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女配重生之凰逆仙途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沉渊择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开始,风扬的声线虽然低但依旧还能辨得清,可到后来,那嗓音越压越低,最后近乎喃呢,而方才两人又是那样的站位,所以,到了后来,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外人根本没能听得清。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风扬被澎湃翻滚的岩浆漩涡吞没,而锦凰则是双臂抗拒的姿态。众目睽睽之下,即便事实并非如江心月所说,然锦凰依旧有口难辩。

    江心月的一句话,像是将她一记重锤锤死在“故意谋害同道”的罪孽架之上。

    “胡说!主人根本没有推他,她在污蔑!太可恶了!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鬼鼎又在识海中气得大骂。

    自从锦凰的身份大白之后,幽冥鬼鼎已经彻彻底底地倒戈了。

    以前的时候,只要锦凰心怀怨忿,意图报复,它总免不了要出声唠叨个几句,劝着她。现如今,却是完完全全地反了过来。

    “闭嘴!”

    锦凰冷喝一声。

    鬼鼎在识海中叽叽喳喳个没完,她被吵得头都大了。

    “阿锦……”

    阿鼎委屈地闭上嘴,再不敢多说,怕惹得人不快,可又实在气得不行,转身偷偷和阴阳轮回諓嘀嘀咕咕去了。

    锦凰无视周围的打量,看向苻璃,分辨着他脸上的神情。

    如果说,其他人或许会误解她,但以苻璃的修为,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法眼,他心里应该无比清楚。

    只要他开口澄清,江心月的脏水便泼不成。

    锦凰的双目透出希冀的光,心也跟着吊了起来,忐忑地悬在半空。

    如她所见,苻璃挺拔的眉峰打了个小小的褶皱,同时,素来寡淡的面皮上浮起一丝不赞同,薄唇掀了掀,声音醇厚,“与锦儿无关。”

    江心月在他开口的刹那,就知道不好了。

    锦凰的把柄太少,所以,当有一个机会砸下来的时候,她想也不想就脱口说出了那番话。尽管事实可能并非如她所说,可那又如何,将事情从白的描成黑的,不正是她擅长的么?

    可她心急了点,忘了苻璃就在身侧。

    他是中了雌雄双蛊,却不是变成了傻子。

    他还是沧阆的尊者。

    纵然江心月将此事颠倒得能生出花来,只要他一句话,锦凰便是清白的。

    因为他是尊者,是沧阆派最正义不过的信仰。他的话,无人会质疑,更无人敢反驳。

    “是风扬他……”苻璃接下去道。

    他还未说完,江心月便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苻璃替锦凰澄清,不恰恰说明了方才她污蔑锦凰了么?

    已经有几道视线隐晦地朝她看过来了,目光古怪中暗藏探究。

    这一局,她操之过急了!

    江心月心底暗恨,却不料下一吸峰回路转。

    苻璃的话未尽,一道赤光从中央翻滚着的岩浆漩涡中飞出,昂着高高的头颅,尖喙张开,伴着高亢嘹亮的凤鸣啸声冲上半空。满目红光中,火焰缠身、以火为翅以焰为尾,在空中呼啸盘旋,竟是一只火凤飞鸾!

    神力震荡之下,所有人手中的法器不约而同地振动起来,发出此起彼伏的嗡鸣声。

    同为神器的坤吾剑,剑身周遭荡漾出不相上下的蓝色神力,这些力量迅速化作一条透明的蓝色苍龙。龙须微抖,发出一声清润的龙吟,似是与凤鸣相呼,下一吸便自剑身雌伏而出,直冲上空。

    一龙一凤在空中首尾呼应,呼啸盘旋。一声龙吟和着一声凤鸣,二者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友,此刻一见,分外激动,难以自抑。

    众人都被笼罩在赤光蓝芒中,像是被定身术禁锢了动作,只除了锦凰,以及化神期的苻璃。

    到了坤吾和沉渊这样级别的神器,绝大多数时候,不是人去选它们,而是它们来择主。

    只见火凤的赤色焰火中,一柄弯弓浮荡其中。弓身是极为鲜亮的赤色,却红得既不艳丽也不媚俗,是一种非常特别且少见的颜色,像是涤荡了一切污秽,从火中涅槃而来,又像是从火中走出的绝世妖魅,能勾出人心底最深的yu念。

    亦正亦邪。

    曾经在天机峰藏书阁,锦凰阅览过上古十大神器榜,里面记载,上古凶器“沉渊”出于混沌,凶煞悍然,其音邪而魅惑,后束于幽冥。

    幽冥鬼鼎方才说,这本就是她之物。先前时候,在“妤菀”的记忆中,沉渊也是一直陪在“她”身边。所以,“束于幽冥”,是后来“妤菀”收服了它?

    那如今,它可还会认她?毕竟,她已经不是“妤菀”了。

    “认的!认的!”阿鼎忙不迭出声,“方才便是您的血启动了这里的禁锢法阵,除了您,沉渊不会服任何人。”

    话音刚落,就见火凤高昂凤首、仰天一啸,周身火焰大炽似要浴火涅槃,直冲穹顶疾飞掠上。速度之快,眨眼之间便幻化成一条耀目的赤火。在穹顶划了一圈,火团越烧越小,色彩却越发红亮,最后化作拳头般一团,冲着锦凰的门面迎击而来。

    锦凰右手五指微拢,目视着火团变成赤红一点飞进自己的眉心。

    一瞬间,仿佛又打开了一段沉睡的、属于曾经的“妤菀”的记忆。

    识海中,画面如同雪花片纷至沓来。

    锦凰垂下羽睫,右手张开朝半空一抬,浮荡在空中的沉渊像是得了指令,欢快地旋转了数周,而后如离弦的羽箭,钻入她的掌心。

    她忍不住低头端详起来。

    沉渊的纹理清透,触手微温,两端有羽状雕纹,并不复杂。她手抚触过弓身,肉里仿佛有一根蜉蝣模样的红丝,跟着在里头游移穿梭。

    锦凰能感觉到它的亲近和欢喜。

    不久前,她还对幽冥鬼鼎说,她不会是“妤菀”,以后只会是“锦凰”。

    可此刻,她心底却涌起一股强烈的欣慰来。

    又一段“妤菀”记忆的苏醒,让锦凰仿佛也变得像“妤菀”一些了。这些都曾是冥界之物,在“妤菀”神魂湮灭之后,一个个都想方设法地要找到“她”。

    先是幽冥鬼鼎,之后是阴阳轮回諓,最后是沉渊。

    甚至于,在感应不到任何“妤菀”气息的情况下,沉渊分裂出自己的弓魂,于六界之中寻找“她”。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