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彻骨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骨舟航使出位面矩阵,柳依依面色才住进从惊惶中沉静下来。接着她便转向宝儿,此时宝儿正在船舱内盘膝打坐,他现在状况,很让柳依依心中不安。尤其是看到他那张忽而翻红,忽而泛起青色面孔翻到忧虑不已。

    柳依依着急将目光转向魂将:“前辈,宝儿他究竟怎么样了?有危险吗?”。

    对于宝儿,柳依依从一开始讨厌,又之后,无奈依附在他身上。再到现在她内心已经彻底接受这个男人做自己丈夫,这种心理转变,便是柳依依对于宝儿情愫变化。

    也正是如此,柳依依才心中更加忧心忡忡。一个女人一旦对于男子动心,便时时刻刻挂念着他的安危。

    魂将一如既往平静,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让他动容,他冷漠目光扫了一眼宝儿,沉声道:“小主正在运用灵宝诀和混元鼎内太虚之炎做斗争,这一次太虚之炎太多了,即便小主已经将混元鼎境界提升到四层,可是却还是难以降服这太虚之炎”

    。

    柳依依凝眉,打断魂将话,急迫道:“我想知道他现在有危险吗?我们该如何帮助宝儿”。

    魂将沉默半晌才道:“有危险!还很严重”。魂将原本受过宝奴叮嘱,自然不敢说出真相。可是眼下,他似乎无法去欺骗一个如此关系小主的女子。

    柳依依闻言,眼泪邹然落下,她纵身冲进船舱内,一把抱住了宝儿,失声哭泣起来。

    宝儿闻声,立刻睁开眼睛,盯着面前这张梨花带雨的面孔,他用虚弱沙哑语气道:“依依师姐,别哭,我没事的”。

    柳依依瞪着赤红眼眸,怒斥道:你还骗人,魂将都告诉我了。

    宝儿此时也只能无奈瞥了一眼魂将,他早该想到的,魂将这人不善于说谎的。

    有时魂将耿直,让他觉着有些可笑。设想一个杀人如麻的魔,竟然像个孩子般真诚。

    或许这就是天地造物时,给与每一个灵族根植于灵魂中执念吧。

    宝儿收敛目光,微笑着冲柳依依安抚说:“师姐别哭,我没事的,小事情的,很快便会解决的”。

    柳依依却瞪大眼睛道:“快说,我要怎么做才可以帮你”。

    宝儿闻言,颇为感动,却依旧摇头道:“我行的,只要再运转一会,太虚之炎便会被慑服”。

    柳依依岂能信他,凤眸朝着魂将瞥去。

    魂将干咳了一声,便转过身躯,不过临走前,丢下一句:“小主,你就别再隐瞒了”。

    看着魂将背影,宝儿恨不得破口大骂起来,暗寸,这是魔,什么魔,没义气。

    可是魂将已经将他出卖了干净,宝儿也只能承认事实。

    宝儿盯着柳依依道:“我不像你们母子有事情,你现在很关键的,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冒险的”。

    柳依依却执拗道:“我们夫妻本为一体,又何必分彼此,你说,我究竟要怎么做才可以帮你,不然魂将也不会主动将事情透露给我,他这么做肯定是有所意图的”。

    柳依依很清楚魂将不是那种嘴碎的人,他之所以如此跟自己坦白,其目的,便是拯救宝儿事情,或者和她有着莫大关联。

    柳依依眼神执拗盯着宝儿眼睛,逐渐地,宝儿目光变得闪烁,最终他长叹一口气道:“依依师姐,这事情真的很危险的,我绝不会让你冒险的”。

    什么!柳依依怒了,伸手玉指狠狠再宝儿伸手掐了一指。之后便怒视着宝儿道:“你你好啊,你若不说,我便带着独自宝宝一起跳下去”,说着柳依依竟然真的要作势欲跳。

    看到这一幕宝儿急忙拽住她的手腕,妥协道:“好吧,我告诉便是,只是你一定要克制,你不可以伤及宝宝和你自己性命”。

    此时柳依依脸上才流露出满足微笑说:“放心吧,我们娘俩还要陪你一生一世的,怎会这么轻易寻死的”。

    宝儿无法判断现在柳依依是说谎,还是之前的是,他不敢赌,只能默认了。

    宝儿盯着柳依依肚皮道:“为了你和宝宝,我也不会有事的”。说道这,宝儿额头青筋绷起,接着眼睛里面全都是赤红色血丝。

    柳依依盯着宝儿眼睛,吃惊道:“怎么?你快说,我改怎么做”。

    宝儿面容扭曲着,良久之后才长吁一口气道:“这方法是魂将想出来的,需要我们做呃呃事情将借助于你体内阴灵之气,或许可以中和一部分混元鼎内那太虚之炎的气势”。

    宝儿一连吞吐了十几次才把这句话说完整的。接着他便羞红着脸颊低下脑袋。其实宝儿和柳依依虽然早有了夫妻之实,可是再那之后他们还是禁守着本分的,没有僭越雷池。因此宝儿才会表现如此难以启齿,可是柳依依却比预想中的大方多了,她脸颊俏红,一把揪住宝儿衣领道:“这么简单为何不早点说”。

    宝儿被这话梗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他表情纠结着解释说:“其实也不仅如此,这事情本身也极度危险,尤其你现在还有宝宝,若是被太虚之炎伤及,我真的不敢想象”。

    柳依依却怒视着宝儿道:“说什么胡话,我们怎么会有事呢,即便真有什么事情,我们也愿意陪你一起,如果你被太虚之炎烧死了,我们娘俩还怎么活下去呢”。

    一句话说得宝儿眼圈泪光茵茵的,差点就流下泪水。宝儿强忍着鼻头酸涩,冲着柳依依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吧,要生一起,要死也一起,说道这,他便伸出手臂,将柳依依那纤细蛮腰搂在怀中。二人彼此拥抱着,久久无法分开。

    也就在此时,宝儿浑身一颤,周身似乎有腾腾热力冒出来。

    柳依依急忙挣扎起来,用力甩动着手臂,震惊道:你的血肉好烫人啊。

    此时宝儿整人都变得赤红无比,就像是一个烧红烙铁。

    “依依师姐,太虚之炎已经突破了,我无法控制了,你还是走吧不然都会一起死在这里的”宝儿事到临头,还是胆怯了,他可不想让柳依依和宝宝一起陪着自己送死。

    “宝儿,别说傻话,你不会死,我们也不会”说道这,柳依依便纵身跳上床榻,准备宽接带。可是却被宝儿一把按住,宝儿脸颊更殷红了:“依依,不需要这样的,魂将说,只要我们以灵体进入那种状态便可”。

    啊?柳依依一怔,心中充满困惑,她不明白宝儿所指是什么。

    宝儿吞吐解释说:“魂将说,灵维融和超过物质融和,那才是让我们可以抵达一种天人和一境界,到了那时,我们才可以战胜太虚之炎”。

    柳依依似懂非懂的,又反问:“我改怎么做呢?”。

    宝儿强忍着嘴里几乎要喷火冲动,接着凑到她面前,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她眉心处。

    接着宝儿道,“用心冥想着,努力展现你的灵维,接着我会引导你进入我的灵维的”。

    柳依依闻言,便开始盘膝冥想,随着那宝儿手指尖,微微泛起光旋,接着柳依依眉心处展现出一道墨绿色灵维。再之后便沿着宝儿指尖和他灵识沟通。

    此时宝儿眉心处也展现出一个混元鼎,只是此时它不是透明的,而是犹如火焰般赤红。

    随着宝儿手指一点点刻画,最终柳依依身躯开始变得透明,模糊,最后她整个人竟然都变成了一道超灵维。

    而宝儿手指也在蜕变,随着他身躯变成火红色,最终它也变成一条灵维。此时两条灵维便环绕着那混沌方鼎旋转,看起来就像是双龙戏珠一般。

    此时骨舟上,彩光大盛,整个骨舟都仿佛笼罩在一种仙灵气息之内。

    这五彩霞光,最终射进了一处内舱,照射在一张完美俏丽面孔上面。

    她精致五官几乎都是玉雕一般洁白无瑕,还有那修长睫毛,宛如灵动仙子翅膀,不停地剪切霞光。

    当她樱桃小嘴吐出一口浊气,便缓慢睁开眼睛,一丝丝微弱光线,透过她那双剪水瞳仁反射出来四周陌生光影,就像是水中倒影般,让她感知迷离,她用力一挺身,便觉着头晕目眩的,又侧卧下。她双眉紧蹙,唇齿轻轻喘息着,她极力想要心绪平静下来,想清楚自己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为何会在这里。

    良久之后,白衣女子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失忆了,不仅忘记了自己为何在这里,甚至连自己身份也忘记了。她身世就像是一张白纸,没有过去,没有记忆。

    白衣女子努力想要想起什么,可是最终她却被脑袋里面强烈刺痛感阻止,接着她便又再次昏厥下去。当她重新苏醒时,那五彩霞光已经近乎褪去,只残留再船窗处一点点光影。

    白衣女子无比好奇昂起头,朝着窗缝外面凝视着。她现在虽然没有记忆,可是对于现实感知经验,完全没有丧失,甚至她思维方式,也都保持着一个成年人。只是唯独忘记了自己身份身世,还有之前曾经存在过人生经历。

    但是除了这一部分,她修为,功法,甚至一些地点资料都完整没有缺失保存下来。这就像是有人刻意从她记忆中扣除了有关她身份证明的记忆外,其它一切都保存完好。

    白衣女子习惯冷漠面孔盯着窗外,看到那五彩霞光竟然是源自对面那个船舱内。此时透过那微弱光影内,白衣女子可以感知到三种截然不同的灵维存在,其中一个炽热无比,让她感觉到一种恐怖威慑力,另外两道是何这道灵维对抗,他们正在融和,一道为阳灵维,一道为阴灵维。

    白衣女子也算是清水宫一名嫡传门徒,自然清楚这是什么状态,也知道他们做么做目的。

    只可惜那阴灵维似乎遭受其本身一些事情影响,根本无法做到彻底融和再阳灵维内,这就让二人无法达到天人合一境界,也就无法彻底抵抗那道炎力灵维。如此下去,迟早他们都会被火焰吞噬,到时他们便彻底飞灰湮灭了。

    白衣女子原本不想管闲事的,可是她依稀感觉到那阴灵维内似乎有个幼小生命力。一种发自于母性光辉,使得白衣女子对其生出怜悯之心。接着她便从推开窗,纵身朝着那个船舱走去。

    也就在此时,一个模糊人影从天降落,目光阴狠盯着她威胁道:再敢踏前一步,杀无赦。

    一句话,便让白衣女子感受到一种彻骨杀意,她可以感知到,对面这人并不是虚张声势,这种杀意是曾经杀戮过无数人之后形成的,绝非是善类。

    白衣女子平静眼神盯着对方道:“你不让我过去,他们便很快会被那道赤炎灵维吞噬,你也不想见到吧”。

    白衣女子通过这道黑影如此在乎船舱内二人分析,他肯定是在保护他们。

    那魂魄一般人影闻言,眼眸犀利扫视着白衣女子,良久之后,才冷漠道:“你有本事克制太虚之炎?”。

    白衣女子一怔,她这才明白,那道赤色灵维,竟然是传说中太虚之炎。

    她很真诚摇头道:我不能,但,我可以帮助他们形成一道水界防盾,至少可以帮助他们争取到更多时间融和。

    魂魄人闻言,眼神明显有些飘忽,又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转身,朝着船舱内指了指。

    白衣女子也不需要对方语言解释,也清楚他答应了自己。于是便踏步从哪影子人身旁走过去。

    只是那股彻骨阴寒杀意,却始终凝聚在她身上。

    当白衣女子走进船舱内时,便立刻感受到来自于半空那股恐怖热力。

    此时那赤色灵维几乎要占据整个船舱,迟早它会吞噬这里所有一切。包裹时空和维度。

    白衣女子不敢耽搁,立刻双膝盘地,接着便双手朝天,开启了功法运转。

    清水宫诀,这可是天然克制火灵力的。

    因此在白衣女子展开清水诀之后,顿时整个船舱内温度骤然降低,但是她也只是隔绝了属于两道灵维那一部分,置于属于赤炎灵维的时空,她也无法靠近一步,只要清水决一旦冲进去,便会被蒸发,形成一片水气茵茵。6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