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五重梦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早说嘛,给老子三千逍遥金,你便可以进去”那青年嘴角咧开,满脸贪恋表盯着闽祖。

    “无耻”闽祖心中暗骂,可是嘴上却还要客气说:“先付你一千金,剩下的,等到见了人才可以结算”。

    那任飞扭扭捏捏走上前,竟然伸手在闽祖脸上捏了一下道:“看你小子还有点识相,便便宜你了,说吧,你要找什么人”。

    闽祖无奈继续叹气,良久之后,才不甘的说:“我要找银龙特使”。

    “什么”闻言,任飞面具不住抽动一下、看到这一幕,闽祖已经确定,他是知道银龙特使再逍遥宗内的。

    可是,任飞却一改刚才,反而板着脸冷漠的说:“什么银龙特使,我们这里可是逍遥宗,你找错地方了,人本少爷找不到,一千金不退了,剩下两千金,少爷也不收取了”。说着他转便要离开,可是就在此时,闽祖眼眸内红光一闪,接着萧黑山占据了主识,一个健步冲过去,伸出五指按住了那壬飞顶门,接着用力一发劲,这个富家少爷便顷刻倒地,昏厥过去。

    萧黑山重新接管了躯,将任飞拖拽着飞上一处山坡,找了一处隐蔽所在,将其弄醒。

    之后萧黑山便召唤出杀奴吩咐道:“撬开他的嘴巴”。

    是!杀奴狠目光盯着任飞,立刻便让他感觉到一种死亡威慑力。

    任飞哪里受过这样委屈,急忙挣扎着想要逃跑,却被杀奴一下子按住了脖颈,接着一根尖刺贯穿了他的腮帮子。接着杀奴便一下又一下,展开酷刑,那可是源自杀神低层炼狱的磨砺手段,连神都无法熬过去的。

    这个怂包任飞只是熬了不足三十息,便彻底屈服了,他屎尿横流着哀求说:“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什么都肯说,你们问吧”。

    此时萧黑山才重新转向他,冷目光盯着任飞眼睛道:“告诉我,银龙特使下落”。

    任飞这一次没有任何迟疑,便招了。

    “银龙特使是闽骅邀请来的,他是闽骅上宾,我只是再一次聚会中见过他,置于他的下落,你去找闽骅问啊,我怎么知道”此时任飞哭了,哭得无比伤心,就像是一个失去娘亲孩子。

    看到这一幕,识海内闽祖哀叹一声,再感慨后辈不屑之外,也自心中升起一丝莫名悲哀来,毕竟他是自己后辈子孙。也不忍心见他如此被虐。于是闽祖便劝说道:“他已经没有作用了,饶他一命吧”。

    萧黑山也不是一个弑杀无度的人,闻声也懒得去理睬任飞,只是一招手便唤回杀奴,绕着青峰,直冲向逍遥。哪里可正是闽骅,当代宗主所居住的地方。

    到了现在,萧黑山已经不需要闽祖引路,也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只是闽祖还是让他尽量克制,他不想萧黑山和逍遥宗产生剧烈冲突,若是真如此,他便是逍遥宗罪人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减少杀神和逍遥宗冲突,然后现在他才知道,一切都不以自己意志而转移。

    当他们踏步上峰顶,立刻便有逍遥宗弟子冲他们呵斥,你是什么人?为何擅闯,还未等那人话说全,便被萧黑山一下子扭断了脖颈,接着无数黑压压杀奴冲上逍遥,眨眼间便将那些守卫吞没。

    看到这一幕,闽祖不忍心闭上眼睛,他知道伤亡已经难以避免了,但愿这杀星可以再逍遥内找到银龙特使,不然逍遥宗一场血劫便不可避免了。

    一时间风声飕飕,没有预想到的惨叫厮杀,那些逍遥宗弟子便无声无息的栽倒地面,接着便被拖进了血色地狱内。

    当萧黑山踏步走上那逍遥石阶上面之后,整个门前所有侍卫都已经消失。只有一圈黑漆漆杀奴,凶神恶煞一般盯着四周。萧黑山跨步走上去,直到站在大门前,他缓缓抬手,顿时一道血光闪烁,门轰然崩塌,接着无数血影便蹿入内。

    杀神精灵如鬼魅般席卷进逍遥,此时闽祖已经从彻底绝望了。他无法亲眼看着自己祖师雕像被这群鬼物肆虐而无动于衷。他想要悲戚,想要愤怒去撕咬萧黑山,然而他却强忍下来,毕竟他还要借助此人去阻挡虚神印被破。这是他的使命,为了这件事,他付出亿万载,还有这具躯。此时他必须要做完这件事。

    置于这些鬼魅以及被摧毁逍遥,他也只能熟视无睹了。

    萧黑山一步步走进大内,眼眸自每一个角落扫过,期待可以找到银龙特使下落。然而令他无比失望的是,不仅银龙使不再这里,就连闽骅也不再,此时从大内找出来的,只有一些杂役门徒。

    看到他们,萧黑山愤怒几乎要喷火,他拿手指着逍遥,怒吼一声:“给我反过来,也要把人抓出来”。

    一句话之后,整个大内便陷入一片混沌,无数器皿被焚毁,无数珍宝被砸碎,无数经历数千年雕刻被从岩壁上翘下来。当萧黑山脚步踏出逍遥那一刻,后整个大檩柱轰然崩塌,顿时整个屋顶都塌陷下来。

    此时一座屹立近乎万载的古老堂,便付之一炬。

    萧黑山站在这片废墟之上,眼眸中怒火,依旧难以消弭。

    闽祖见状生怕他再造杀戮,急忙冲出来说:“我有办法召唤闽骅,你跟我来”。

    此时闽祖已经顾不得什么份了,直接为萧黑山充当起向导来。

    他飘忽着虚幻影子,直冲向一座山头,再哪里有各个家族召集令。

    闽祖进入一个房间内,指着其中一枚灵符说:“把它丢出去,闽骅以及闽祖长老都会来此,到时你便可以追问银龙特使下落了”。

    闽祖是很不愿意这么做的,毕竟这召唤令可是闽族的。可惜他为了整个逍遥宗,迫不得已只能牺牲一些闽祖利益了。

    每一个家族召唤令都有各自秘钥,因此即便是闽祖先要借用别人的也做不到。

    家族召唤令一向是家族最高份者拥有,他们再遭遇到家族大事时,才会动用的。

    见家族召唤令者,无论是有何事,都必须放下,敢来此地汇合。

    不过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家族召唤令只对那些长老以及家族地位崇高者有效。

    因此当闽祖召唤令传递出去之后,整个闽祖所有份地位的人都开始行动起来,他们齐聚在逍遥峰下,准备朝着这边赶赴。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闽骅,他虽然份已经是逍遥宗主,却也不能违逆闽祖召唤令。不他会被家族唾弃的。

    于是闽骅便丢下手中正在忙碌事务,转回逍遥峰。只是他刚刚返回,便听到侍卫禀告说,逍遥宫被人摧毁,闻听之下,闽骅勃然大怒,立刻又颁布了宗族令,封锁整个逍遥峰,全力追击凶徒。

    再之后,他便汇集了几十个闽祖长老一起朝着召集令发动位置前进。

    “闽长老,这一次究竟为何发布家族召唤令”闽骅还是有些想不明白,现在闽族上下在他宗主余荫庇佑下都生活的很平静惬意,根本没有任何事发生过。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据长老们统计,几乎所有可以开启召唤令的人都来了,他们都没有发布过召唤令的”那长老也很困惑,眼眸盯着闽骅疑惑不解的说。

    “这怎么可能,不是只有你们四大长老才有机会获取家族召唤令开启秘钥吗?就连我都不够资格拥有吗?”闽骅眼眸变得更加铎铎b人,很有兴师问罪的意味。

    闻言,那闽祖长老也是苦涩撇嘴道:“我们也很困惑啊,我敢发誓,我们任何一人都没有泄露过秘钥”。

    看着四大长老那一脸笃信表,闽骅终于收敛目光,脸上困惑之色却更加浓重起来。

    “或许不是来自我们家族内部呢”就在几个人一脸迷茫时,忽得又有一人站出来解释说。

    “族外,那不可能,我们绝对没有泄露任何消息,你这话是何居心”几个大长老几乎同仇敌忾盯着那个人。

    被几个大长老盯着,那人额头冷汗都流下来了。他急忙辩解说:几位大长老别误会,我说的不是你们泄露秘钥,而是祖师们,他们也拥有秘钥的。

    闻言,四大长老彼此面面相觑,半晌,其中一人才摇头道:“不可能的,首先祖师大都仙逝,即便活着的也隐世不出,怎会出来发bsn么家族召集令啊”。

    那人也是颇感词穷,他其实也不敢确定,只是说出一个可能而已。

    不过为了主张自己观点,他又补充一句:“或许是他们新收的弟子,或是借他人之手呢”。

    他的猜测已经接近真相,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不是祖师借别人之手,而是被人胁迫。

    这一点,他们为后辈,自然不会妄自揣测。

    于是很多人便开始沉默下来,良久之后,闽骅才沉声道:“现在去讨论这些无任何实质意义,道不如做好应变的准备,毕竟这可是祖令召集,或许真的有大事发生了”。

    说道此处。闽骅又不自朝着逍遥方向凝视过去。他总觉着这一次召集令,似乎和大被摧毁有着某种联系。

    面具人无比庆幸自己明智,胖少年不出意外的,便再几个回合内,被那黑色斗篷人擒获,并且还将其捆绑起来,揣进一个口袋内,带着离开现场。当所有人群都从梦术空间撤出之后,面具人才悻悻转,准备离开,此时却别一个毛球盯着,那双凶狠眼眸,似乎在向他示威。

    “你要做什么?”面具人冷冷反驳道。

    毛球吱吱几声,便冲他出一道灵识,还未等面具人闪避,便钻进他的识海内。

    面具人自识海内听到一个清冷声音道:“我们体内都被小子下了梦术降头,若我们不去找他,便会毒发亡”。

    闻言,面具人才意识到自己躯似乎有些异样,细细查看之后,不有着暗骂一句,好个狠厉的小子,竟然在梦术中做了手脚。

    面具人神色顺间萎靡下来,他没想到自己活了几百年,尽然被一个孩子三番五次戏耍,这实在是太失败了。

    也就在面具人失落沮丧时,那毛球却跳到他的面前,狠狠眸子盯着他。那眼神中竟然带着一丝鄙夷之色。

    面具人立刻翻起来,一把抓起毛球狠狠道:“连你也瞧不起老子吗?”。

    毛球吱吱几声,接着传音“现在,我们必须追上去,不然我们就永远失去了p降头机会”。

    面具人闻言,神色立刻萎靡下来。便冲着毛球点了点头,之后便一把抱住毛球,一起加速朝着正前方追逐上去。

    暮色下,斗篷人背对着那些黑衣黑袍人,冷冷吩咐道:“别再这里和他们纠缠了,快去逍遥宗,哪里要有大事发生了”。

    几个黑衣斗篷人立刻跪地应声,接着他们便踏步虚空,离开天外天。

    当人群n之后,斗篷人才转,伸手自背后口袋,将那胖小子拽出来。

    他微微压低段,目光冷冷盯着胖少年眼眸问:“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我可以传授你比梦术更强大功法”。

    胖少年先是眼神迷离,之后便开始变得犀利,愤怒盯着斗篷人道:“你有什么资格收我?你只是仗着法速度,才降服了小爷,若是真得比斗起来,小爷未必会输”。

    闻言,斗篷人忍俊不住,嘿嘿诡笑了起来:“很好,你若要比,那么我就再陪你玩玩,直到你心服口服为止”。

    说道这,斗篷人一甩手,便揭开了胖少年封印。

    此时获得自由胖少年,做得第一件事,便是拔腿就跑。可惜他的速度快,斗篷人更快,一个健步便挡在他面前。

    “小子,你最好老老实实比赛,不然你会很惨的”斗篷人恻恻眼神,让胖少年感受到一丝恐惧。他急忙收敛气势,返回原地,然后盯着斗篷人道:“我们再比拼一下梦术,你若再胜了,我便拜你为师”。

    一句话说完,胖少年也不管对方是否同意,立刻展现出梦术规则,便将斗篷人困进来。他一口气凝聚了五重梦境,这可是他现在所能领悟梦术极限了。6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