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贵子

正文 第九章 各谋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又是一天的马不停蹄,徐佑亲自接见韩宝庆,对他晓以利害。韩宝庆为人稳健,讷言少语,听了徐佑的话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主动去和鲁伯之、计青禾碰面,开始着手枫营的具体事务。

    得知白天不必再进行劳作,翠羽营的部曲们欢呼雀跃,纷纷赞颂徐佑是个大善人,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即将来临的魔鬼训练将是这个时代从未有过的严苛和系统化,远远超过劳作那点可怜的强度。

    而点卯未到的那四百四十五人也经过了一日夜的禁闭,没有声音,没有阳光,没有水和食物,绝对的黑暗和静寂带来的那种对身体和心理的无止境的鞭挞,是区区杖责二十根本不能比拟的痛苦。等放出来看到太阳的瞬间无不崩溃跪地大哭,引得旁人指指点点,不停嘲笑这群家伙没挨打没挨骂,就关屋子里吓成了这个熊样,简直丢尽了三吴子弟的脸面。

    只是很快他们就明白今日的嘲笑是多么的天真,作为军中最主要的惩戒手段之一,关禁闭直接代替了杖责成为全军最为恐惧的刑罚。再轻悍骄纵的兵油子,关上一周禁闭立刻变得老老实实,关键是禁闭不伤害身体,比如杖责之后,得好生休养,养不好的话致残率很高,而关禁闭只需要睡个觉吃顿饭做下心理疏导,马上可以拉出去训练开战,作为军法之一,经济实惠,简单好用,堪称天才的发明!

    好不容易出了禁闭室,还没来得及庆幸,四百四十五人全部被打入枫营成为羡卒。要知道这些人可是正而八经的战兵,经过了三个多月的军事训练,里面还有近百人是跟随齐啸穿山越水来到钱塘搏一搏富贵的长生盗,顿时群情滔滔,齐聚到中军营帐前叫嚷着找徐佑讨个说法。

    齐啸披甲而出,阴沉着脸,望着眼前几乎要哗变的几百人,只说了四句话一,敢不从命者,禁闭一周;二,进枫营只要好好练,全都可以重新回翠羽营;三,枫营照样有饷银,不会让兄弟们饿肚子;四,点卯不到,依律当斩,军帅仁心,给你们条活路,再喧哗闹事,良心可安?

    晓之以情,动之以利,刑之以法,众卒无不心服口服,随后韩宝庆出现,命列队后前往枫湖畔,积极投入到新营建造当中去,每个人都寻思着好好表现,争取点回到翠羽营。否则的话,到时候打起仗来,别人前面立功受赏,光宗耀祖,自己却在后面洗衣做饭,跟个娘们似的,丢不丢人?

    等到夜深,徐佑刚回明玉山,还没来得及和张玄机、詹文君卿卿我我,清明来报,说严阳叩门求见。对这个从钱塘时就跟在身边的老人,徐佑还是很看重的,换了身衣裳来到外堂,见他跪在地上,疑惑道“怎么?出什么事了?”

    严阳跪着不起,额头触地,鼓足勇气道“郎君,我……我想到翠羽营去当兵!”

    徐佑愣了愣,笑道“先起来,这事不是不能谈。”

    严阳扭扭捏捏的站了起来,低垂着头不敢看徐佑。这群自微末之时和徐佑相依为命的部曲里,吴善机灵,李木沉稳,唯有严阳向来稳重,突然这个样子,倒让徐佑觉得有趣,故意逗他道“要是厌烦了在我身旁,想去军中效力,建功立业也是好的。”

    “没,没有……”严阳猛然涨红了脸,道“能跟在郎君身边是我的福分,只是,只是……”

    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口,徐佑这下真是奇了,还待继续追问,张玄机从后面转出身来,解了严阳的窘迫,笑道“是不是芄兰的意思?”

    严阳头垂得更低。

    徐佑却知道张玄机猜对了,芄兰原是府内的婢女,和严阳不知怎的勾搭上了,既然两情相悦,经冬至禀报后他亲自玉成了这段因缘。只不过偶尔听说芄兰成婚后相当的厉害,别看严阳手下管着数百精锐部曲,可在家里十分惧内,被芄兰管教的服服帖帖。

    想必是芄兰觉得做个看山护院的部曲没有前程,还不如趁乱世风起云涌,到军中求个出身。其实留在徐佑身边,安全系数大大提高,将来的前程也未必就黯淡了,只是小女子的见识总归疏浅,眼瞅着李木前几年外放出去,天南地北的四处办差,颇受徐佑重用,又跟着冬至负责机密事宜,更是风光的很。至于吴善,稳坐明玉山部曲老大的位子,长袖善舞,八面玲珑,重要的是忠心耿耿,别人争不得,也攀咬不得。就连苍处那个南蛮子出身的徐家人也比严阳更得徐佑的宠信,除过清明,就数苍处常伴在徐佑身侧,那是心腹里的心腹。

    如此一来,严阳在明玉山争不过吴善,比不过苍处,还不如学学李木,寻机到外面做事。他也有他的优势,这些年身手最好的李木东奔西跑,略微次之的吴善俗务缠身,只有严阳潜心修行,经过左彣的教导,已是八品上的高手,不仅超过了李木和吴善,和苍处也在五五开之间。

    正是因为修为的突飞猛进,给了芄兰更大的期望,恰好翠羽营初建,她便逼着严阳来找徐佑求情,想到军中谋个职位。严阳拉不下脸,又怕徐佑觉得他好高骛远,甚或起了异心,所以能推则推,直到今日再也推不过去,只好无奈前来。

    徐佑笑道“你自个呢?翠羽营可是要上战场的,上了战场,生死各安天命,你想好了吗?”

    严阳抬起头,道“郎君是知道我的,我不怕死,如果能去军中效力,死也无憾!”

    “既然你想清楚了,那就这么定了!”徐佑不介意给手下人安排出路,窝在明玉山守着这一亩三分地,等着郞主得道鸡犬升天,那是没出息的人的思路,严阳愿意到军中以命相搏,自然要成全他这份勇气。

    “拿我的手谕,去找左彣,你先进拔山都当个屯长,能管好五十人,再提拔你做百将,能管好一百人,就让你做拔山都的幢主。不过,我明白告诉你,拔山都的五百步卒要披步人甲、执山刀去陷阵,是我最倚重也最得力的精锐,训练比别的部曲辛苦百倍,战时伤亡也大……”

    严阳屈膝下跪,一字字道“我是府里出来的人,可以百战而死,但是绝不会给郎君抹黑!”

    目送严阳离开,徐佑站在院门叹了口气,张玄机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俏脸贴着后背,低声道“心疼了?”

    徐佑的大手覆上张玄机如玉光滑的手背,轻轻摩挲着。摇曳霜寒,吹不尽春意料峭的落寞,明月浮上山巅,照亮着多少不归人的夜行之路。

    “只是略有点感慨,看着这些跟随我多年的人要一个个走向各自的战场,将来未必还有再活命相见的机会,或许当年不遇到我,他们还能安然终老……”

    张玄机将身子贴的更紧了些,仿佛要融入到徐佑的灵魂里去,柔声道“男儿自横行,壮士轻死生,他们都是这世间一等一的骁勇之辈,岂肯终老乡间籍籍无名?夫君仁心固然是好,可也别阻了别人上进之路”

    徐佑转过身,低头看着张玄机璨若星辰的眸子,那里光华流动,倒影着他的鬓角和眉梢,忍不住吻了吻,脸颊微触,呢喃道“有你在,真好!”

    “那我呢?”

    话音未落,詹文君踏过院门,素衣如霜,巧笑倩兮,歪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亲热。徐佑哈哈大笑,张开手将她拉了过来,左拥右抱,软玉温香,真是给个神仙也不换,笑道“你也跑不了!”

    雨疏风骤之后,徐佑看了眼熟睡的两女,披衣起身,到外间倒了杯茶。入了四品后,他的精力越来越充沛,几乎感觉不到疲倦和困顿的睡意,坐定一个时辰,比之前睡足四个时辰还要神清气爽,道心玄微的神妙,正在逐渐改变他的所有习惯。

    “睡不着吗?”

    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詹文君,她穿着小衣,玉骨冰肌若隐若现,青丝洒在肩头,赤足踏着斜斜越过窗楹的月光,仿佛梦里走出来的仙子。

    詹文君猫一样蜷缩在徐佑的腿上,听着如意郎君的充满了节奏感和生命力的心跳声,道“辗转反侧,寤寐求之,可是又喜欢哪家的女郎了么?”

    徐佑刮了刮她的琼鼻,道“有你们两个红颜知己,此生足矣,怎敢得陇望蜀,贪心无尽呢?只是突然想起临川王,他麾下人才济济,若日后来钱塘立霸府,如何让左彣齐啸王士弼鲁伯之他们和对方好生相处,这倒是个头疼的难题!”

    詹文君直起身子,衣襟的小口透着光,全是勾心夺魄的诱惑,徐佑的眼睛往下方瞟过来,忙用手捂着,佯嗔道“登徒子!”

    “登徒子好色,谁人不知?”徐佑从衣襟探手进去,片刻后詹文君几乎不能自抑,隔着衣服死死按住他的手,哀求道“好夫君,且饶了我,人家还想给你聊聊临川王的事……”

    徐佑笑着答应,詹文君娇媚的白了他一眼,整理好衣服,却不敢再坐到大腿上,起身挪到对面的蒲团,道“夫君,其实你想的差了,你是明玉山、翠羽营和枫营以及其他所有从属们的天,只有你想好该怎么面对临川王,左彣齐啸他们自然明白该怎么面对临川王的部下。你若恭谨,对临川王侍奉如主,左齐等人又岂敢放肆?”

    她顿了顿,美眸涟漪乍起,盯着徐佑的眼睛,道“夫君……可是真心奉临川王为主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