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正文 1.32 洁身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蓟西郡,长安县。

    城中西域五十五国邸。

    北上游历的罗马皇后鲁琪拉一行,亦从《朝闻日报》上,悉知送嫁船队及二宫太皇北巡诸事。对罗马皇后而言,蓟国造纸术,足可与营城术、机关术、航海术、造船术等,诸多先进技艺并列。左伯纸的出现,正迅速取代书简及帛书。其书写性,更远超二者。同样“读书破万卷”。破竹简一万卷,与破纸书一万卷。“下笔”当不可同日而语。

    稍后又发现。每期一日一报,版面、字迹,皆如出一辙。问过方知,此乃“活字印刷术”排版。于是参观门下报馆。

    终在印字坊内,见到实物。

    活字印报机。由畜力驱动“左伯纸卷”与“油墨滚筒”,可不间断印刷。各城报亭林立及国人读报风潮,助推《朝闻日报》不断破发。今已日印万份。

    窥一斑而知全豹。

    日报如此,蓟书又当如何。

    蓟国适龄儿童的读书率,几近完满。甚是偏远的蛮荒之地,亦有蓟国船校,随海市停驻。最近各港船坞,又在力造医船。船上分设太医寺良医,寻医问药,治病救人,接生分娩,除虫防疫。不一而足。另设各科病舍百余间。

    读书育人,恩同再造。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再加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可想而知,蓟王威天下,因何不以兵革之利。然,蓟国兵戈之无往不利。兵锋所指,所向披靡。

    蓟国正焚尽蛮荒,薪尽火传。

    自入绿洲,一路东行。罗马皇后鲁琪拉,心中震撼,可谓天翻地覆。最近忽生忧扰,整日患得患失。大汉之强盛,远超心理承受。

    尤其蓟国自由民到爵民的身份蜕变。让曾经治政罗马的鲁琪拉,深受震动。乃至恐惧。

    爵民这个新兴阶层,是封建时代发展到顶峰的高级产物。

    一个爵民家庭,拥有编户齐民不可企及的:权力、地位、财富、知识、人口、技艺、乃至情操,远见卓识,及政治抱负。其子嗣,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亦远超同龄人。

    已家庭为单位的层级蜕变。古往今来,绝无仅有。蓟国,或许成功避免了大家族盘根错节,垄断江山的门阀危机。

    分户不析产的《圩田制》,及与之相匹配的一切新政。居功至伟。

    “蓟国众千里沃土,然终归有分完的一天。”圣火女祭阿奇丽娅,心中存疑:“那时,又当如何?”

    不等鲁琪拉开口。黑夜女王英妮娜已先答:“焚尽蛮荒,辟土开疆。”

    “原来如此。”阿奇丽娅幡然醒悟:“蓟王立江表十港,辟海外荒洲。便是为长远打算。”

    鲁琪拉忽笑:“蓟王素来洁身守道,从不纵欲滥情。却不做区分,独与三百东迁亚马逊,诞下众多子嗣。何也?”

    阿奇丽娅言道:“亚马逊万里东迁,历经百战。族中勇士,十不存一。能够平安抵达绿洲,皆是‘天选之女’。蓟王应运而生,麒麟天降。善辨物识人。曾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可想而知,与亚马逊所诞子嗣,必然不凡。待长成,率蓟国无敌舰队,纵横七海。待子再有子,如此代代相传。当真‘江河所至,皆为汉土。日月所照,皆为汉民’。”

    黑夜女王英妮娜又补充道:“蓟王令,凡王子满五岁,必入王子馆。学满十年。”

    “血脉相连,学识相通。即便数代之后,亲疏不同,然还有同窗之谊,挚友之情。蓟王深谋远虑,当真可怕。”鲁琪拉的惊慌,溢于言表。

    “不能分庭抗礼,便同舟共济。”英妮娜言简意赅。

    “如何共济?”鲁琪拉心结在此。

    “先同舟。”英妮娜一语惊醒梦中人。

    鲁琪拉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与蓟王南下!”

    阿奇丽娅不禁慨叹:“先同舟,再共济。汉人成语,当真精辟至极。”

    事不宜迟。鲁琪拉即刻照会守邸丞,呈递国书。言,欲同下日南,一览徼外风情。

    有道是“添客不添菜,加人加双筷”。

    不过分船宫一间华室栖身,而已。料想,蓟王当不会拒绝。

    蓟王宫,北宫瑞阁。

    宋贵人,士贵人,领蓟王宫妃,整理往来书报。马贵人即将分娩,不宜操劳。不然,亦是合适之选。南宫少府已与北宫瑞麟阁,职能完全分离。朝政府政,由少府女官先做区分。无需蓟王亲阅,则分门别类,呈送各个署寺,并督促办理。

    若兹事体大,需蓟王亲定。则由中书令赵娥,早中晚,三次往来瑞阁呈送。少府女官,除中书令赵娥,并中书仆射荀采。无人可擅离职守。尤其北宫,太妃更下严令。不得擅入。

    太妃更多年未募采女入宫。宫人多出随嫁媵妾。饶是如此,宋贵人亦精挑细选,精益求精。更多则安居长安行宫。勤学苦练汉宫仪,已求早日选中。

    妃嫔宫官,媵妾婢女,总计竟不满千人。比起蓟国大汉一藩,千里国土,千万国民,孝弟力田千余,大小吏员二万余,实不值一提。

    故有军师祭酒戏志才,趁酒兴,说门下督郑泰,将西域大使馆中滞留丝路公主,悉数带回。以充后宫。

    门下督郑泰,亦言听计从。足见人心向背。

    话说,军师祭酒,位列六大谋主。岂会放浪形骸,只为取悦主公。只因丝路公主背后沿线诸国,对蓟王西征,作用重大。

    一言蔽之。结亲如结盟,“歃血而定从”;破壁或生子,早晚要见红。

    一旦血脉相连,盟约自成。

    罗马太远。先定三南。

    宋贵人遂将五十五国邸呈报,大秦皇后国书,转呈蓟王当面。

    “大秦皇后欲同往。”刘备略作思量这便言道:“可也。”

    将夫君并未多想,宋贵人于是谏言:“大秦皇后此来,绝非纵情山水。夫君需早做决断。”

    “不急。”刘备已会其意:“大秦远在海西。待平定三南,开辟南下丝路。与沿岸诸国,签订通商条约,互设大使馆,租赁贸易港津。如此水陆并进,何愁不能纵马西陆。”

    见夫君神采飞扬,指点江山。宋贵人一时目眩神迷。

    得夫如此,妇亦何求。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