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被动恋爱法则[快穿]

53.世界二番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g战队结束了一年的训练, 各自在微博上晒回老家过年的图片。

    邻近大年三十, 年味越来越浓,热情的粉丝们从他们的照片里扒出了不少蛛丝马迹。

    比如蓝檬这位王牌打野小美女,前段时间跟死对头cky家的辅助小哥闹出了绯闻, 还是老乡, 现在回老家坐的高铁都是同一班车, 让人遐想翩翩。

    又比如可怜的许肖肖, 原本订好了回家的火车票,结果因为贪玩打了一盘排位, 晚了五分钟才赶到车站,结果错过了火车,春运改签是难如登天, 最后只能委屈地返回公寓,放弃了回乡的计划。

    而王鸿跟宏子这两个稳重派排着队在微博上@他, 并且附上自己在车上嗑瓜子打牌的照片,并且祝他在基地过年愉快,气得许肖肖大骂他们“不仁义”。

    而最受关注的嘛, 当然是今年秋季赛大出风头,被粉丝们私底下封为“电竞女王”的花绵选手了。作为放到娱乐圈也能大杀四方的神级美少女,同时也是g秋季赛取代了韩珏成为新任“中核”的灵魂人物,花绵圈粉无数, 人气飙升极快, 不仅吸引了无数游戏圈的死宅, 甚至在圈外也有众多追星族般的颜粉,男女通吃,秒杀一众网红明星。

    当然,少女之所以在短短两个赛季下来就被称为“女王”,跟她超凡脱俗的实力有着密切关系。作为s10赛季出道的新人,她帮助g在关键的决胜局夺下了冠军宝座,并且在随后的秋季赛,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斩佛,甚至在正式比赛中达成了数次五杀成就,以一种无人可挡的姿态为g斩获了“五冠王”的称号。

    强势而华丽的打法,毫不退缩阔步向前的姿态,让很多以为她只是花**,或者秉持“女人打不了电竞”的游戏迷不得不承认,强大是不分性别和年龄的。

    而且很大一部分女玩家更是她的死忠迷妹,她们在花绵身上获得了很大的鼓舞,甚至有不少姑娘立下了进入职业圈的志向。

    这一年,她红得发紫,就连最传统的中央报刊也登上了少女的大图和特约访谈,并将她作为近年来电竞产业急速发展、职业水平不断提高的标杆之一。

    在错综复杂的蝴蝶效应下,她隐隐已经成为新一代职业选手效仿的目标。

    而不少没玩过游戏的萌新,在看了铺天盖地的新闻访谈和宣传通稿后,为花绵那张颜值逆天的脸入了王者的巨坑。一时间,各种顶着花绵粉丝称号的玩家在游戏里大摇大摆,小白与坑比横飞,一度激起不少埋怨。

    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一个人气职业选手的号召力之强。

    而曾经与花绵签下主播合同的犬齿直播也趁热打铁,不仅将少女的直播待遇提高到了顶级,首页封推广告位连续循环播放,而且重新续了一份分成更丰厚的职业选手合约。曾经的韩珏一人可以撑起将近一个频道的流量,现在的花绵也不遑多让,声甜貌美技术顶尖,甚至还吸引了不少专门看美女娱乐区的土豪们。

    她就像一颗光芒越来越炽烈的新星,吞噬着周围一切的能量,牵扯着所有人的目光。

    而韩珏则在这个赛季也没有淡离公众的视线,他成为了g的一名战术教练,跟cooper不同的是,他现在专管团队的训练,cooper负责后勤和宣传。

    这对无论是颜值还是实力都十分般配的情侣,一直以来都被称为“电竞圈模范夫妇”,在一起半年没有闹过任何不和,而且每次互动都会被粉丝吐槽“隔着屏幕都能闻到恋爱的酸臭味”。

    而这次过年放假前夕,两人在傍晚双双发了一条新微博,短短五分钟,就炸出了数万条的转发。

    而且这还没完,十分钟的时候,微博的服务器都有点不堪重荷,连搜索界面都被大量涌入的访问堵塞得加载不出来。

    到底是多么爆炸性的消息呢?

    韩珏的那条微博上,配着两张图,第一张是正儿八经的结婚登记照,红色背景下,穿着常服的美丽少女和俊美男人肩并肩,一个浅笑含羞,一个眉眼柔和,看上去简直是天作之合。第二张则是两人的红色小本本,象征着一生之约。

    “我的余生,都属于你。”

    微博上只配了这么简单的一行字,然后@了花绵的微博。

    而少女的回应更简洁:“我也是。”

    两人很少在微博上公开秀恩爱,因为都不擅长说情话,这也是他们唯一一次最大胆直白的互动。

    可就算这样,作为电竞圈人气最高的两位职业大神,他们的粉丝也快激动得炸成烟花了。

    “我我我我我男神跟女神终于结婚了!甜蜜暴击!”

    “喜大普奔,昭告天下qaq”

    “这一天,我终于失去了我的男神,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_(:3)∠)_”这显然是韩珏以前的女友粉了。

    “祝女神幸福,要是被欺负了还有我们,一定会帮你揍死那个小白脸的!”这是花绵的犬齿直播间贵宾席经常占据第一的土豪大佬。

    ……总之,消息虽然劲爆,但是两人关系早已公开,所以收获的全都是温暖的祝福。

    g的官微送上喜气洋洋的恭贺时还表示结婚的时候会给他们一个大红包,其他战队也纷纷跟着点赞和转发,还有那些关系比较近的职业选手,也接二连三地凑热闹,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跟风,总之热度炒得杠杠的。

    而且一传十,十传百,这样一来,几乎整个游戏圈都兴起了为这对金童玉女恭祝新婚的风潮。

    而处在话题中心的两位当事人,现在已经不在w市了,他们来到了大雪纷飞的纽城——这是韩珏出生的地方。

    冬夜,鹅毛般的大雪纷飞,室外的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以下,裹着驼色羊绒大衣的少女捂着自己的围巾,遮住了被吹得发红的鼻子,看着自己身后提着一大袋食材的黑发青年,招了招手:“韩珏,你快点呀!”

    “小傻子,你买这么多东西是打算学仓鼠囤货冬眠吗?”男人看着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的女孩,冷冰冰的眸子在这一刻溢满了无奈与纵容。

    小姑娘略凶地瞪了他一眼:“我才不是傻子!这个不是买给你的,是要给阿姨做中餐的材料!”她口里的“阿姨”,就是韩珏的母亲。

    “哦,原来不是为了我啊……”男人凤眸一眯,耸了耸肩,“这么不划算,突然有点不想拿了——”

    少女鼓了鼓嘴,她又不是真傻:“再开玩笑就不煮你的份了,你明明知道的,阿姨这么多年没回国,吃一次正宗的中式年夜饭是她的心愿……”

    “错了。”男人走到她面前,摇了摇头。

    “哪里错了……”小姑娘抬头盯着他,满心疑惑,“这是阿姨亲口说的——”

    韩珏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身高差让他不得不低头,单手捏了捏他家小姑娘的脸蛋:“称呼错了啊,绵绵。”

    被他冰凉的手指钳制着双颊,有点懵懵呆呆的女孩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顿时涨红了脸:“哎呀……”她明白他的意思了,现在他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不能再叫“阿姨”了。

    男人薄唇轻勾:“要跟我一起叫‘母亲’才行,记住了吗?”

    “知……知道了。”少女发出了细若蚊呐的声音,显然是害羞了。

    纽城的冬季很冷,经常伴有暴风雪,厚厚的一层白色堆积在地面上,有时候还会没过脚踝,夹杂着雪花的冰凉和湿意,令人瑟瑟发抖。

    少女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雪路上,一不小心踢到了结块的冰,还踉跄了两步,差点摔一跤。

    还好身后的韩珏一直盯着自己的小妻子,直接伸手一拖,把人扯回来。

    “这路好难走啊——”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尖,围巾都被这一拽弄得松开了,一短一长挂在脖子两边,滑稽又可爱。

    “叫你乱跑。”韩珏耸了耸肩,把人夹在自己怀里往前带,“我小时候还在这条路磕掉了门牙。”

    缩在男人臂弯里的小姑娘这下真乐了:“不是吧,韩珏?给我看看,你的牙齿最后怎么了?”她还好奇地凑上前去盯着爱人紧抿的嘴唇。

    这家伙平时就像一只总是高昂着头的冷傲天鹅,难得抓到他一次小辫子,她整个人都闹腾起来了。

    看在横亘在自己身前,完全被激起了兴趣的恋人,他狭长的墨眸弯了弯,知道鱼儿已经上钩了:“再凑近点,我给你看。”

    “你该不会害羞了吧?”少女踮起脚尖,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腮帮子,眼睛比夜空的星辰更加明亮,“好啦,这么近可以了吧?”

    然后她就听到对方轻笑了一声,温热的气息覆了上来。

    “我就知道!”花绵把头往后一仰,惊险地避开了对方的亲热,“你这个居心不良的家伙!”

    义正言辞的指责完全没用,男人毫无愧疚感,反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反应挺快的啊。”

    “那还不是因为你……”少女抬眸瞪他,“每次都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玩,都不知道被别人偷拍了多少次!”

    “那还是要怪你自己啊,绵绵。”韩珏声音轻描淡写,“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

    “我讨厌镜头,讨厌人群,讨厌成为众人八卦的对象。”

    “但是你在我身旁的时候,”他又笑了,所有的冷淡都在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情难自控,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小姑娘怔忪片刻,就清醒过来:“你还有理了?”

    “亲吻是恋人的特权,你看……”韩珏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对在一起拥吻的情侣,“我从小受到的文化影响就是这样的,喜欢就要表达出来。

    “好,”花绵眸光一转,一个捉弄他的大胆想法突然冒了出来,“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我就表达给你看——”

    小姑娘一把揪住了韩珏的衣领,踮起脚,主动逼近了他的脸庞。

    男人挑了挑眉,有些讶异。

    他这位脸皮比纸薄的小妻子,被人掉包了?

    因为身高差有点大,少女不得不用双手捧着他的脸,努力地往下掰。

    韩珏顺从地低头,心头一簇暗火已经燃烧起来了。

    他还真的很好奇花绵这会儿到底想干什么。

    然后,小姑娘犹豫地,飘忽不定地,踮脚,将唇轻轻地贴在了他的嘴角。

    温热柔软,醇香玉暖,她的唇犹如羽毛一般拂过他的,撩起一阵令人心悸的战栗。

    这一刻,仿佛冬夜悄然融化,万物复苏,春暖花开。

    韩珏的眸光里有火焰摇曳。

    然而,这个安静的吻只维持了不到一秒。

    “怎么样?”小姑娘眼尾微微翘起,带了点小得意的味道,“韩珏,你喜欢这种表达吗?”

    男人盯着她片刻,说了一句答非所问的话。

    “这次是你先招惹我的。”

    话音刚落,那个沉重的装着食材的环保袋也无声地砸在了雪地上。

    韩珏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掐着她的下颌,低头,不容抗拒地咬了上去。

    如同野兽般热情而奔放的,冰原下涌动的岩浆,汩汩的热情和爱意从他的唇舌间传递到她的心里。

    在别人眼里,韩珏是一座积雪难化的万年冰山。

    可在她面前,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陷入情网的男人而已。

    雪还在下,风还在吹,可是在夜色中亲吻的恋人,却无法感受到一丝冷意。

    就连飘落的雪花,献上了最美好的祝福——

    愿此生携手共白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