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超次元卡牌对决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无法拒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请。”

    一如既往,圣徒对众人发出邀请,然后淡笑不语。

    基路伯这个时候已经飞到了刃心和耀光的面前,耀光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圣徒,当下再度开口质问:“为什么……”

    却是这一瞬间,他的行为被刃心制止,将愤怒的声音取而代之,刃心平淡笑道:“也没有很久。”

    刃心说的话和耀光差距很大,可在刃心开口之后,耀光没有在说下去。

    “请跟我来。”

    这个时候的圣徒和以往也是不同的,不只是高高在上,还是因为,他的立场已经完全不同。

    如果是说以前是中立的话,那么现在就基本上是站在刃心和耀光的对立面了。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不能够以敌人的态度来对待这两人。

    哪怕对于圣徒而言,朋友和敌人本来没有太多区别,但眼下是不同的。

    当圣徒的视线再度对上刃心时,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都察觉到什么。

    那种目光,即使是圣徒,依然似曾相识。

    他,一定见过了吧。

    还是说,她已经来了?

    刃心瞬间错愕,圣徒面上则始终没有变化,直到刃心的眼中中消失了那道视线。

    “哼!”

    耀光闻言再度表示不悦:“来就来,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不怕你!”

    耀光说着,对于刃心同样没有好脸色:“还有你!”

    “说就说嘛,动手动脚干什么!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厚颜……”

    这原本是应该引起误会的话,但刃心闻言也只是将抓住耀光的手放开而已。

    刃心现在的心思只在前方。

    随着基路伯的转身,圣徒也转过身去,等到刃心只能看到圣徒的背影时,他和耀光也上了各自的基路伯,两人脚下的基路伯飞起来,圣徒的基路伯在前面引路,刃心和耀光的基路伯紧接着跟上去。

    两个基路伯上,刃心身边是吕玲绮,耀光的身旁则是上杉谦信。

    其实刃心和耀光的距离并不远,但这个时候,耀光还是感到一下子距离刃心很远很远。

    天空中三个基路伯在非常快,但具体又不知道有多快的速度前进,然而针对此次行程的目的地,却没多少人知道。

    现在的刃心很反常,当然也可能是正常的,在这种疑惑之下,耀光的话语中失了一些把握:“谦信,刃心这是怎么了?”

    上杉谦信无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可他此刻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要耀光。

    “我觉得,圣徒也很奇怪吧。”

    上杉谦信突然这么说,耀光反而显得很吃惊:“哈?”

    也许上杉谦信并不如何了解圣徒,但他不是第一次见圣徒,如今的圣徒虽然是变得更强,且几乎是达到了一种定点的状态,然而即便是这样,作为上杉谦信从圣徒眼中看到的,竟然是和天罪眼中有些相同的东西。

    毫无疑问,圣徒并没有能够逃脱,也就是刃心,天罪,圣徒,这个时候,这三个男人好像被某个核心的共同关键点连接在一起,而这个关键点,显然才是上杉谦信感兴趣的地方。

    圣徒和天罪,以及刃心,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出现异常谦信都不会很吃惊,但三人同时这样,那就不一样。

    要知道这三个男人,除了辉夜之外,是几乎可以代表整个世界之树的强势存在,然而三人在同一个地方折戟的话,这是不是说明,其实还有更加可怕的人物存在?

    耀光被谦信的话语所引导着,以他的聪慧自然很快也发现端倪:“说起来也是呢,不只是刃心了,就连圣徒,今天也感觉有点怪怪的。”

    耀光正说着,两人间的谈话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听到,远处再度响起刃心的声音。

    “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作为已经上船这么久之后才问去哪,刃心这一次的反应可是有些慢,却是这个慢并没有令圣徒显得多惊讶。

    “去我们该去的地方。”

    这话说着说着就不对了起来,刃心闻言也是笑了:“我们应该去哪里?”

    按理说这话不应该由刃心来问,可刃心问了。

    前方正在载着圣徒飞行的基路伯停了下来。

    “我们应该去哪里?”

    圣徒反问,刃心这才缓道:“去该去的地方。”

    刃心并非是在打哑谜,因而他说完后,便是接着缓笑道:“你难道没什么想对我们说的?”

    刃心的再反问,圣徒的面上这时终于有了颜色。

    圣徒不由冷笑道:“我非常感谢刃心先生和耀光先生的援助。”

    圣徒没有面对着刃心,但这个时候他的眼中却依然清晰的出现了刃心的面孔。

    圣徒本以为他已经摆脱,可实际上,当刃心帮他击败了辉夜,这个时候他才发现。

    他没有赢了很多,反而胜负参半,至少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他的麻烦并没有彻底解决。

    圣徒突然觉得,其实若能和刃心以及耀光这样的人站在同一阵营也挺不错的,但现在看来,不可能。

    圣徒不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但他现在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光鲜?

    刃心听着圣徒的话语,直到他最终说出刃心想要听到的。

    “感谢之后,大概就是我需要对刃心先生和耀光先生致以的歉意了。”

    嘶嘶嘶!

    次元力量间的摩擦产生了震荡,这种波动很快被众人所感知,巨大的裂缝,无限光辉的裂缝出现在众人面前。

    仿佛前方就是天堂,是通往光明的大道。

    但在此前,刃心还有他没有听到的话。

    刃心不吝啬的在这次元裂缝面前当先冷笑道:“我们最终还是有缘无分。”

    刃心知道圣徒在指什么,他的话语显得有些暧昧,可圣徒听到刃心当先说出口,他接下来的话也就容易出来许多。

    圣徒面上少有的浮现一丝无可奈何:“刃心先生和耀光先生有自己的选择。”

    “我则有自己的命。”

    圣徒说着,他的面上多了一丝玩味儿:“那是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女人。”

    当圣徒裸的说出来的时候,刃心不可能没有触动,圣徒这时显得颇为感慨:“我想这一点刃心先生的体会同样深刻。”

    令人无法拒绝?

    刃心不知道圣徒在指什么,但仔细想想的话,她也许是那样的女人?

    不,刃心其实根本已经不知道了。

    刃心极力的想要回忆起什么,但已经太晚,太晚了,连记忆的痕迹都已经模糊的话。

    根本没什么体会可言,何来深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