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代天骄

正文 第二千九百九十八章 壮士一去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千九百九十八章壮士一去兮

    夜凉如水,乔家大院,

    当西门庆从自小熟悉的卧室走出来时,华西的苍茫已经降临,冷风如酥,月圆似轮,清辉万里光洁无尘,想起明日就要离开这里远赴俄罗斯了,虽然心中是万丈豪情,但也有着一丝留恋之意。

    西门庆抬腿向乔不死居住的小院走去,强壮双脚卷起了纷飞的尘屑,他没有太多的告别惆怅,也没有壮士一去兮的豪情,他只是想要看看渐渐衰老的老人,想要再望一眼宠爱自己一生的外公。

    随着岁月的流逝年纪的增大,乔不死居住的卧室越来越偏僻,也不知是衰老让他选择孤独,还是孤独让他习惯僻静,总之他现在住在乔家大院西侧角落,一个罕有人至却清晰眺望夕阳的地方。

    西门庆缓步走过了两个抄手游廊,绕过了三层乔家守卫,穿过了四进院落,又绕过了一片凋零的花树,他才远远看见一灯如豆的小院,同时还听见惊天动地咳嗽声,西门庆一听就知道是老人。

    想起乔不死,西门庆想起小时候的轶事,说实话乔不死曾经是西门庆最想打倒和超越的人,因为每次他去乔家大院度假,乔不死都恨铁不成钢要他习武,见他没有半点进步更是抽了他无数顿。

    在最开始修习武道的时候,他有很多次做梦都是乔不死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像一团烂泥般地躺在地上,而自己则气冲斗牛的站在那里,神情嚣张跟二五八万似的喊叫道:“起来啊!你起来啊!”

    “意志!你不天天跟我喊意志么?你的意志又到哪里去了?”

    可以这么说,西门庆十多年扮猪吃虎的练习武艺,除了需要有主动掌控的自保能力之外,还有就是自己要证明给乔不死看,后者曾经感慨他不是一个练武料子,最终归宿就是一个华西大商人。

    但随着他年纪的增大武道的增强,随着乔不死病体的日渐虚弱,打倒和超越早已经变成了现实,只是西门庆对外公再无怨言,明白外公是想要自己活久点之余,也对乔不死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如今,两人即将告别,这一去关山万里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重新相见,西门庆通过院子的守卫推门而入,只见乔不死坐在宽大的黑色摇椅,旁边放着一小罐竹叶青,传闻有两百年历史的竹叶青。

    乔不死脸上流露出珍爱非常的神情,那小罐因为长年累月的摩挲,罐壁四周光润内敛,在灯光下就如闪烁的黑色珍珠,乔不死不时把鼻子凑到坛边深吸上一口气,脸上流露出未饮已醉的醺然。

    在乔不死的不远处,还生着一个小火炉,上面温着一壶中药,旁边站立着红衣老妇,后者神情专注的监控着火候,偶尔才会望乔不死两眼,但见到西门庆出现时,她还是微微僵直了手上动作。

    不过她很快又恢复平静,目光平和看着火焰跳跃。

    西门庆悠悠一笑:“外公!”

    对于西门庆深夜出现在自己院子,乔不死脸上没有太多的意外,相反带着一抹淡淡欣慰:“你小子在临走前还知道来看,也不枉我疼你一场啊,还以为你会扛着不让我担心的幌子偷偷跑掉。”

    西门庆脸上扬起一抹笑意,走到老人身边给他盖上一张毯子,随即悠悠一笑:“我把晓丽都送到乔家大院,拜托乔家子侄好好照顾,又哪会偷偷跑掉啊?何况我去俄救恒哥,你又不会阻拦!”

    话音落下,旁边的红衣妇人神情微微一怔,目光锐利的看着西门庆,不受控制的流露一股关怀,想要说什么却死死咬着嘴唇,乔不死掠过她一眼,眼神带着一抹意味深长,渐渐平息她的激动。

    “我想阻拦!”

    乔不死继而转头看着西门庆:“赵恒被老毛子杀得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数俄国势力想要他的性命,虽然华国官方全力周旋,东方雄也大兵压境,可赵恒活着回来的希望,依然是虚无缥缈。”

    “一个好外孙已经生死难料。”

    乔不死轻轻咳嗽一声:“再搭上另一个,你说我心里会好受不?不过我也清楚你的性格,不知道赵恒的踪迹还好,知道了,你怎么也要做点事情,所以不管我是否阻拦,你都会去帮他一把。”

    他呼出一口长气,又低声补充上一句:“不过你去归去,但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自己!”他用一根指头点点自己,又点点低头熬药的红人妇人:“我担心,她担心,整个乔家大家都担心你们!”

    “所以你们要明白,活着回来对我们有何等意义!”

    西门庆笑着点点头,走到老人背后按着他的双肩:“外公,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恒哥也会好端端活着,他能够从近万俄军包围的山林杀出去,还有什么势力还有什么陷阱可以难住他?”

    他宽慰老人的心:“当很多人都以为他会被扼杀时,他却留下数百名俄军尸体,还轰了红色谍王一枪从容离林,更牛偪的是,他悄无声息过了十几道关卡,出现在距离边境数百公里的酒馆。”

    “在酒馆被余霖铃识破,近百人前仆后继攻击、、”

    西门庆俯下身贴着老人耳朵:“结果还不是被他打的满地找牙?余霖铃也只剩半条命,外公,恒哥就是一个混世魔王,一向只有他让人头疼,从来不会被人头疼,所以你不用担心他的安全!”

    在老人下意识点点头露出一抹欣赏时,西门庆又轻声补充一句:“我之所以去俄国找他,不是想要平安无事把他救回来,而是想要跟他并肩作战,他一个人,玩得再大再壮观,也是寂寞的!”

    他还看了红衣妇人一眼:“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你小子,果然具备商人的能说会算!”

    乔不死感受着西门庆身上的气息,带着一抹恋恋不舍:“你也不用宽慰我,我心里清楚什么样的情况,再有能耐终究是人家的地盘,红色谍王手里还有五十万特工,赵恒处境很难宽松起来。”

    老人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不过你去也算是好事,剑走偏锋,现在华国官方党政军已在为赵恒生死运作,再搭上你这个西系独苗,考虑到华西的稳定和发展,官方一定会全力以赴保全你们。”

    西门庆淡淡一笑:“官方怎么运作,不在我的考虑之内,我只是想要在恒哥需要的时候出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从华海结拜兄弟到现在,走过的路可谓风风雨雨,一声兄弟一世兄弟!”

    乔不死笑了起来:“听到你这话,我就欣慰了!”

    西门庆拍拍老人的肩膀,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开口:“再说了,还有舅舅在莫斯科周旋,有他跟俄国官方的交涉,恒哥的危险会下降很多!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现在我们是舅甥三人行。”

    “还怕他干什么?”

    听到乔不死提起乔平庸,老人脸上多了一抹复杂,咧咧嘴苦笑一声:“你舅的确有才华,可是不见得老毛子会妥协,而且他跟俄国有着不解渊源,这次去莫斯科对话也不知会带回什么结果!”

    西门庆悠悠一笑:“外公,相信舅舅会带回好结果,他可是出了名的算死草,虽然他在莫斯科留过学,但他的心还是华国心,再说了,恒哥也是他的外甥啊,他就是拼了命也会争取好结果。”

    在老人还想要说什么时,西门庆已经话锋偏转,指着那罐陈年竹叶青道:“外公,你这酒究竟藏在什么地方?我小时候就见到它存在,我曾经为了砸掉它,在乔家大院可是搜索不下一百遍。”

    他毫不掩饰自己小时候干过的事情:“为了防止你把这坛酒埋在地下,除了我自己嗅闻之外,还找来鼻子最为灵敏的猎犬,一寸一寸嗅过好几次呢,可每次都是一无所获,让我纠结十多年。”

    原本神情闷闷不乐的红衣妇人,听到这一番话掠过一丝笑容,似乎想起了昔日无忧无虑的时光,也似乎记起西门庆小时候的大智若愚,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加入一块木炭让炉中火烧得更旺。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乔不死伸出残存的一根指头,戳一戳西门庆后笑道:“你小时候对外公虽然毕恭毕敬,还笑容旺盛,但我一看就知道是笑里藏刀,这竹叶青是我宝贝,你一直想砸掉它来发泄我对你的严厉!”

    “如果让你找到,我也不配当你外公了。”

    乔不死的脸上很是得意,不过在西门庆目光灼灼的盯视下,还是下意识用手指把酒罐勾到怀里,又往自己怀中搂了搂:“告诉你吧,我没有把它藏在地下,我直接把它放到乔家大院的湖里。”

    “每年提上来看一次!”

    西门庆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还是外公狡猾!”接着他又绽放一抹笑容:“外公,我明天早上就要去俄国了,听说那边更加天寒地冻,离别,天寒,今晚咱们爷孙是不是该喝上一口?”

    “想喝这罐酒?”

    乔不死的脸上涌现一丝笑容,毫不客气的拒绝外孙建议:“可以,但要等你和赵恒回来,我一定打开请你们两个喝,或者等我死了以后再说,也许,我在临死前会给你留下那么一口半口的。”

    说着说着,乔不死又开始咳嗽起来,他拿起放在桌边的纸巾紧捂干瘪嘴巴,在西门庆轻捶背部的担忧神情中,他发出沉闷低郁的咳嗽声,肩膀猛烈的抖动着,把头顶的灯光都摇动得光影迷离。

    这时候,西门庆在乔不死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流淌而过的杀气,作为当年华西一霸的乔不死,身上最不缺乏的就是杀气,不过随着岁月累积,身上杀气渐渐内敛就如寒冽无比的白雪,端凝深邃。

    但在这时,西门庆感觉到的这股杀气却有着无比锋锐的激烈,还有不可名状的跳跃,虽然杀气只是一闪而逝,但那一闪之间,已经让西门庆感到整条脊柱寒风飕飕:外公要杀人?要杀什么人?

    “运财,去了俄国,必要时,可以找阿布斯基!”

    乔不死淡淡开口:“告诉他,赵恒死,普大林死!”

    ps:更新砸上,谢谢大家支持!前两天不小心摔伤了左腿,虽然不影响双手码字,但已经无法长时间坐立,所以最近更新很是煎熬,无法承诺更新多少,只能说尽力而为,努力保持不断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