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破晓

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 手可摘星辰 五十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神都安喜门向北百里,有一段山地,是邙山余脉,山峰不高,但植被密集,都是松柏之类,四季常青,与邙山的埋骨地名号遥相呼应。

    冯怀巳等人安排的伏兵,都聚在此地。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打上门挑衅诱敌,引蛇出洞,是个凶险差事,不留意便会有死伤,冯怀巳等人自是不肯做的。

    这里有左玉钤卫左豹韬卫和虞山军的四千余精兵,有几乎所有的将领,尽都是自己人,以逸待劳,还埋伏着占据有利地形,再稳妥不过。

    冯怀巳等。

    夜色渐深,过了城门关闭的时辰,口袋阵开口处,仍是没有猎物的踪迹,冯怀巳有些焦躁不安,连连派探马前去查探。

    不久,有哨探来回报,城门已经关闭,右玉钤卫的人马和虞山军的叛逆已经合流,穷追不舍,我方诱饵死伤颇重,两部人马加在一起,也只余下近百人,几乎个个挂彩。

    “如此便好……嘶……”冯怀巳放下心,才兴起的一点兴奋,又被这个数字打消,倒抽了一口寒气。

    要知道,他们派出去的诱饵,虽说是小股,但那是相对着四千精锐而言的,足有三百号人,引了人出来,死了三分之二,也太惨烈了些。

    心中不免有几分庆幸,幸好,幸好没有亲自上阵诱敌,要不然,定也是要负伤的。

    不只是他,旁边的左玉钤卫大将军和虞山军中郎将,也都是一副心有余悸,劫后余生的模样。

    三人视线偶然相遇,各自尴尬不已。

    “咳咳……”冯怀巳轻咳了两声,“殉难的儿郎,定要禀奏与相王殿下,予以厚葬抚恤”

    “正该如此”另两人连忙附和,算是揭过这篇不提。

    “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三人一同侧目。

    却是口袋阵尾巴上的一名中郎将,惊惶失色,脸都白了,“大将军,西边儿官道上,有大队人马,分成两段,交替向我军伏击地行进,不知来历”

    “可有旗号?可有车马?可有骆驼?”冯怀巳大惊失色,朝天鼻里呼出的粗气几乎要化为实质,一叠声询问,似是努力要确认,来者只是寻常行路商队,而不是意图不明的兵马。

    那中郎将却是让他失望了,连连摇头,“都不曾有,对方很是小心谨慎,沿途都要撒出人手侦察,荒草密林都不放过,人手都是骑马的,孔武有力,随身佩戴着兵器”

    冯怀巳惊惧交加,鹰隼一样的眼睛,盯住另外两人,“是谁,走露了风声?”

    “休要疑神疑鬼,保不齐只是巧合,西边儿来的,可能是长安来的胆小鬼,怕走夜路罢了”左玉钤卫大将军勉强镇定,脑子尚且清楚,“你且想想,要真是有人知道了消息,要么远远避开,要么在咱们后头作坏,哪里会大模大样地走官道,还搜山?”

    冯怀巳琢磨了下,心神稍稍安稳,“道理虽是如此,但咱们的猎物还没到,若是让人给撞破,掀了开来,又当如何?”

    三人沉默了片刻,冯怀巳望着报信的中郎将,狠声问道,“对方有多少人?”

    “两段大概各有两百多人”

    三人交换了视线,左玉钤卫大将军到底还有几分担当,咬了咬牙,“我去瞧瞧,若是没有熟面孔,先将他们料理了,免得坏了大事”

    冯怀巳自是点头不迭,左右不是他去犯险。

    左玉钤卫大将军瞥了他一眼,自认不算个好东西,更不算好将军,但跟眼前这厮相比,人格魅力熠熠生辉,胜出不止一筹。

    官道上,张易之在奉宸府武士们中间,催马前行,为安全计,他的穿着,与旁边的武士们无异,御赐的枣红色高头大马,让一个体型与他相当的武士骑着,他自己骑着一匹普通的杂色马。

    整个白日,没有再出现异常情形,心下稍松,但仍不敢掉以轻心,速度虽慢下来许多,好在顺遂,顺利出了新安县境,到了洛阳都畿之地。

    张易之勒住马,仰头望了望前头的路,一边是山地,一边是密林,入口狭窄,瞧着就瘆人。

    手下人办事倒是得力,不待他开口,便加派了数十人,奔到两边的山林里,扩大了侦察搜索范围。

    行进速度更慢了,几乎是一步一步向前犁,探子没有踩过的地界儿,大队绝不过去。

    “哇呀呀……”

    “嗖嗖嗖……”

    惨叫声才起,羽箭破空声紧随而来,箭如飞蝗,密密麻麻。

    前头一段的奉宸府武士,像是稻草个子一般,呼啦啦自马上扑倒,马匹中了箭,吃痛地人立而起,嘶鸣哀嚎,胡乱奔逃,到处冲撞。

    整整齐齐的队伍,一个照面,便已经乱成一团,七零八落。

    “快,快后退”张易之打了个哆嗦,自从被权竺在飞霜殿前射了一箭,他对这东西有阴影,骤然见了这么多,哪里还稳得住,二话不说,调转马头,便是一阵狂奔。

    手下的武士本还想着殿后,为主子争取一些时间,见了黑压压一大片官兵自山林中涌出,山林深处也有人影闪动,似是有意包抄,登时吓破了胆子,哪里还顾得上忠心护主,且逃命为上。

    骑马到底比脚力要强许多,官兵的包抄没有成功,但却拉近了与张易之等人的距离,短兵相接,厮杀声四起。

    奉宸府的武士手底下的功夫不弱,收拾三五个官兵不在话下,可惜,好虎架不住群狼,官兵像是蚂蚁一般,无穷无尽,没用多久,他们便丢下一地的尸体和马匹,仓皇败退。

    官兵仍旧穷追不舍,用上了他们的马匹,距离愈发迫近。

    “官兵?竟然是官兵?”张易之一边亡命奔逃,一边念叨,脸色狰狞可怖,他的胳膊上插着一支流矢,鲜血殷红。

    前头突地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骑士人影,张易之亡魂大冒,心凉了半截。

    “我命绝矣”

    “张侍郎,何故如此狼狈?”一声清冽的问话,让张易之眼睛大亮。

    张易之隐约瞧见了骑士中间的一辆马车,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扬声呼喊,“谢娘子救我,有官兵谋反,意图截杀我”

    马车中,谢瑶环眯着眼,绽开个灿烂的笑容。

    等的,就是这句话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