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正文 2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股术元从上方飘了下来,那是白衣给黄衣的术元传音。

    宁宇也只是看到了这股能量罢了,他们说啥宁宇并不能知道。

    “走”黄魅听完白衣所说的话,挥出一股术元包裹住杨铸。而后金土双术元涌出,凝聚出了一头巨大的乌龟,将宁宇四人驮起。

    巫雨霏很自觉地退让开来,这四位名誉长老要做什么事,她没有资格过问。

    “那解药?”黄灵急急地问道,杨铸现在虽然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事,但若是不尽快解毒,估计连性命都保不住

    整个大地开始震颤了起来,比起兽群刚来的时候震得还厉害。

    黄魅驾着他的凝形兽玄武,没有理会黄灵的问话,带着宁宇四人向着衍月门的方向奔去。

    “杨铸,感觉怎么样?”宁宇坐到杨铸身旁,神目将杨铸的每一寸身体都看过之后,脸色越发凝重。

    精血损失了这么多,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能补得回来…

    既然黄魅敢在杨铸还未解毒的时候带他走,那就不怕黄魅没有解决的方法。

    “放心…死不了…我还要亲手杀了那伍思…”杨铸的声音虚弱,但坚定

    黄灵本来已经闭上眼睛,静静地为杨铸输入术元,听到杨铸这话再一次睁开了双眼…

    这是…杨铸第一次用“杀”这个字眼要知道,当初杨铸刚刚编入云影军,第一次失手杀了人的时候,吓得整张脸都青了。

    秦宇也有点意外,但从杨铸昏迷后醒来的那一句怒吼之中,秦宇就猜到那伍思必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幻术,这才把杨铸刺激得那么惨。

    宁宇握在腰后的双拳青筋暴起,他不止一次地跟自己说过,他绝不容许自己亲人朋友再受到任何伤害

    他已经失去了父母、哥哥,失去了整个家族,他再也忍受不了失去至亲之人。

    然而现实却是杨铸他们一次次受辱,一次次受到生命威胁,甚至现在的出云国也在风雨飘摇之中。

    宁宇根本没有实力去保护他们…

    血液之中从妖兽那里吸来的精血还在不断地溶解,逸出一丝丝不带丝毫杂质的精纯灵气,融入宁宇的经脉之内。

    宁宇盘膝坐地,不愿再浪费每一个呼吸的时间。运转术元推动血脉运转,炼化那些精血。

    一丝丝淡淡的妖气从宁宇的身上不断地散发出来,皮肤上也渗出了星星点点的杂质。

    妖兽嗜血,整日吞食血肉,自身的精血本就不纯,所以宁宇吸噬妖兽精血的时候,也连带着吸入了许多杂质。

    幸而这些精血没有停留在宁宇的经脉之内,而是被宁宇的血脉所溶解,否则指不定留下什么隐患。

    突然一阵术元传音,那是黄魅的声音。

    宁宇睁开眼望向黄魅,但他却自顾自地目视前方。宁宇舒了一口气,无声地点了点头。

    这一刻,宁宇无比地庆幸自己是神目一族之人,才能有能力帮到杨铸

    黄魅一路将四人带回了四怪居住的小山丘,土元凝形出了一个支架让杨铸端坐了起来,并且让他的两手抬着。

    而后两指划破了杨铸双掌的掌心,让原本就严重缺血的杨铸再次放血。

    宁宇顿时了然,拔出短刀将自己的左掌掌心也划破,坐在杨铸的对面,与他的左掌握在了一起。

    血管阵阵低沉的轰鸣,宁宇小心翼翼地将体内残留着的妖兽精血溶解之后,将不含杂质的至纯精血用术元运至手掌之处,度给杨铸。

    宁宇自身的血液有很强的腐蚀性,这个过程必须要小心翼翼地掌控。否则,宁宇的血对杨铸来说,可能要比那嗜血蜘蛛的毒更毒

    黄魅的那只凝形玄武同样拥有自己的灵性,在驮着几人回来之后,就向着神通山的方向跑去。不一会儿就叼着两头灵兽奔了回来。

    宁宇空闲的右臂长出了几根紫芒刺,直接刺入了灵兽的腹部,迅猛的吸噬着它的精血。

    相比妖兽来说,灵兽的精血蕴含着的能量更加纯正也更加丰富。

    妖兽的精血更多的是邪气和妖气,那也是它们实力的一部分。

    杨铸右掌掌心不断地涌出暗红色的血液,其内夹杂了一丝丝黑色的毒血。

    黄灵坐在杨铸的背后,以水木双术元帮杨铸缓解换血带来的痛楚。

    宁宇和杨铸交叠着的左手都在抽搐着,血液剧烈地涌出和涌入都带来极致的痛苦。但他们两人的脸色除了变得更加苍白之外,并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

    秦宇见这架势,也知道没有自己的事,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术士换血他在一本书上见过,那对术士的修为损伤很大

    但杨铸的换血又跟书上所说的不同他换掉毒血,却换来了蕴含着大量元气的精纯精血,这是一般的医疗术士给不了的。

    轰死亡峡谷的方向还在不断地传来巨响和喊杀声。有术王和术帅那一批生力军的加入,剿灭这批初潮不过是时间的事。

    秦宇满心忧虑…对于血剑宗的威胁他略有耳闻,他不敢想象若是衍月门崩塌了的话,四大国和混乱之地会乱成什么样子…

    黄魅放玄武龟在这里给宁宇他们护法,防止又出现什么岔子,而后向着衍月门外疾速飞去。

    神通山上的灵兽早上被白衣搅和那一阵,就已经死伤了大半。而且那些是驯服过的灵兽,更加珍贵,黄魅也不好意思把衍月门坑的太惨,只好自己去抓。

    杨铸的脸色渐渐有了起色,不再是死人一般苍白的脸色,但浑身依然有些枯瘦。原本强壮的肌肉也因为失血过多,线条变得不太明显。

    两头灵兽被吸干之后,秦宇也回到寒月峰,去将宁宇早些时候交给他的十几头灵兽尸体扛了过来。

    虽然已死的灵兽会逸散很大部分的灵气,但这时候有总比没有要好

    杨铸感受着自己体内新来的血液,它们在不断地逸散出灵气,滋润着他的脏腑,充盈着他的经脉,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度血的痛楚,和灵器滋润的快感交织,搞得杨铸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

    黄魅很快就不知道从哪里猎来了十几头灵兽,还全都是活蹦乱跳的。

    “毒血放尽,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杨铸明显感觉到这样换血对自己的修为大有裨益。

    看那黄魅拉来十几头灵兽之后又离去,觉得这么多的精血,不能自己一个人享用。

    宁宇突然眼前一亮,刚刚只顾着给杨铸疗伤,却没曾想到自己的祭神神术竟然还有这个功用

    这样一来,那条通向强者之路的康庄大道,就可以四人并排走了

    “对来”宁宇说不出的兴奋,鲸吸掌将旁边一头已经被捆缚起来的灵兽吸了过来,祭神刺猛地插入它的腹部。

    黄灵和秦宇听言也都坐了下来,划破了自己的双掌掌心,黄灵的左手与杨铸原本在放血的那只手掌握在了一起,右手再握住秦宇的手。

    而秦宇的另一只手则放在一旁,准备放掉自己体内的凡血,从而能够接受宁宇那边传来的精血。

    宁宇紫色的双瞳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神目一族拥有这样的能力,至强的称号绝不会是吹嘘出来的

    死亡峡谷,衍月门弟子不再依托阵法进行攻击,而是奋起反击。战线开始慢慢地向着死亡峡谷深处推进。

    百里朝煌飘在半空,并没有参与战斗。但只要他在,衍月门弟子就不会输

    大量受伤的弟子都退到了大后方,医疗术士慌乱地诊治着伤员,尽量让他们能够再次上阵线。

    虽然这里的衍月门弟子也有数万之众,但这里面有将近两万人的修为都在术尉之境,一上阵,放不了几个神通就得回来休息,根本不顶什么用。

    术校之境的术士稍好一些,但同样也没有办法战斗太久。

    而妖兽,一般能够挨好几下同级术士的神通而不死,它们皮甲的防御力不是一般的高

    巫雨霏、执法长老等众位术皇也都各自放出了一头凝形兽参与战斗。

    现在抵御初潮已经进入了尾声,术皇们并不会过多插手。

    血腥厮杀虽然不符合衍月门的风气,但真正的兽潮来袭已经提上日程,这些八年未见过血腥的衍月门弟子,是时候好好磨练一番了。

    在巫雨霏的干涉下,那伍思并没有被执法长老抓去审问。因为黄魅发话了,这个人要留给杨铸亲自杀

    已经见识过四怪之一白衣的威风,执法长老也只能板着一张树皮脸,沉默不语。

    “萧长老…”

    “在…”百里朝煌一出声,他身后的十几位长老就有一位飘到了他的身旁。

    “今年的少年英杰榜大比…地点定在…死亡峡谷”

    百里朝煌语出惊人,虽说这个大比是选拔出各国各族的少年精英,但这些人都不过十五六岁,而且还都是各族各国大力培养出来的未来家国支柱,将他们放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实在是…

    “可…真正的兽潮来袭最多不会超过半个月的时间…若是他们正好遇上,那不是全军覆没?”

    萧长老大概能够猜得出百里朝煌的用意,是想吸引各国各族,将目光放到此处,最好是能派出人手来协同抵御兽潮。

    衍月门已经失去了方圆千里最强的名头,现在面临着危机。

    百里朝煌要释放着一个信号,昔日受衍月门保护的各国各族,衍月门或许没有能力再保护他们了。

    “不能在厮杀中更进一步,就只能在强敌的践踏下更为一具尸体…”

    百里朝煌已经下定决心,这一次衍月门的危难,他要跟衍月门弟子共存亡

    如果衍月门不在了,他也不会苟活…

    “是…”萧长老听言离去,准备去张罗大比改地点的事情。以前一般来说都是在龙武国的仙庭山脉举行的。

    “天工长老,接下来由你指挥战局吧…”

    百里朝煌丢下一句话之后,径自向着死亡峡谷深处飞去,他跟白衣的感觉一样,总觉得今天有些奇怪。

    虽然兽群的攻击依然如从前一般没什么章法,但实力似乎…低了很多

    以前兽潮的初潮,是会零星出现皇级妖兽的,王级妖兽的数量也绝对不少

    但今天,似乎连王级妖兽都少见…

    守月山脉之上,一位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书生对着吴丹青四人微微鞠了一躬。

    “四位前辈,前些日子神炎一族那位竟然出没在出云国的神皇死了。我也查清了他游荡混乱之地的目的,他似乎是在监视一位少年,名叫宁宇”

    那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腰间佩着一块血玉,上刻了一个古怪的符号。但四怪都认识这个符号,那是神族文字的“炎”字

    “宁宇?”白衣眉梢一挑,实际上在听说宁宇来自混乱之地之后,他就大概知道那位神皇出没出云国的目的了。

    在不到两年前,这位书生就前来禀告过,说有一位神炎一族的神皇出现。

    而当年追杀四怪的人之中,正有神炎一族之人

    原本四怪还以为那人是奔着他们来的,但现在已经明了,那人是来监视宁宇的。

    “没错。这个宁宇是一年多前出现在出云国西山的,当时已经重伤将死,被以为术王带回出云国术府救活,但却已经失忆了…”

    这位书生似乎并不知道宁宇已经进入了衍月门,而且宁宇已经跟四怪认识了。

    “你的家族知道这件事了吗?”吴丹青沉吟着说道,那名神皇死了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若是因此惊动神炎一族出动更强的人物,他们说不定就会被发现。

    “不知他被何方神圣所杀,家族内属于他的神魂玉牌似乎并没有碎裂…”

    说话这人竟然也是神炎一族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人又为何,会跟神炎一族带头追杀的四怪扯上关系

    神族之人都会在家族之内留下一丝精魂,锁于一种特制玉牌之中,一旦有人在外死亡,家族也可以通过神魂玉牌得知消息。这种神魂玉牌的手段是从神魂一族中流出来的。

    “嗯…你的耳目如果再传来什么消息,你再来禀报吧…”洪炎点了点头,对于那名神皇的陨落,他也有点意外。

    他们四人躲在衍月门多年,虽然之前有人施展秘术帮他们屏蔽掉那些杀手的追踪,但算一算时日,秘术也将要失效,那些杀手应该也快要找上门了…

    原本他们是想着,时间一到,就躲进大陆极南的无尽之海。但现在却已经改变了想法。

    “是…”那名书生恭敬地抱拳作揖,准备离去。

    他与四怪有一个协定,所以他才帮四怪做事。他所谋之事太大,而他不过只是化凡境的术士,不靠四怪的力量,他根本不可能完成自己的目标。

    “对了…那出云国不能灭,你要守好”黄魅突然出声,他跟杨铸聊过,发现他对出云国寄托的感情甚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