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众生之狼之大狼王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总有新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院中蹲着的几个只觉得自己吃了一个年度大瓜,一个个聚精会神地支着耳朵,眼睛瞪得比铜铃大,听的津津有味。

    “我原本想着,死便死吧,只要阿奚能跟着你坐享这魔界的天下便好。至于我,便算是还了你当初收养我们、教导我们的养育之恩,为你而死怎么也不算亏了。”

    “可你呢?你太让我失望了!”

    “阿奚死了,我要去为他报仇,你却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明明以我在人界的身份轻轻松松就能弄死她一个小小散修,更何况她的真实身份还是妖族。然而你给我的指令,事事都要以你所谓的大业为先!”

    “那寻铃明明就在我眼前,可我不能杀她,因为还要靠她作证来挑起三界间的战事。后来我发现她不是人族,可我还是不能杀她,因为我要靠她的身份来拖延两界间的战争。”

    “可为什么?为什么她与人帝合谋断了我的双手,逼得我不得不放弃我在人界苦心经营起来的身份地位,狼狈逃离,我还是不能杀她?”

    “为什么?因为那时想杀她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听听,你自己听听!这像是作为一个父亲该说的话吗?她害了你的两个儿子啊!两个从小到大都最忠于你、最信任你的儿子啊!”

    “我真怀疑你的心到底是不是肉做的,便是石头也能有被焐热的一天,你的心却比石头还冰冷坚硬!”

    “就算如此,我还是想相信你是真心关心我们兄弟俩的,你对我们是有感情的。你说不杀她,我相信你,我理解你有你的苦衷,你的不得已。”

    “可我只是求你耗费一成功力将阿奚的诅咒过到我身上你都不肯!你是魔界的大长老,坐拥西南十二城,掌控着魔界最为丰饶的修炼资源,区区一成功力,最多不过百年便能恢复回来。你的大业都等了多少个百年了,再多这一个你就等不起了吗?而且你权倾魔界,什么灵丹妙药找不到,还会怕少了这区区一成功力?”

    “更何况,这诅咒本该就是由你来承担的!当年你为了吞并四长老的西平三城,不顾阿奚的劝阻,执意派他去谋杀四长老全家,他才落得了这个死后受尽折磨不如轮回的诅咒。而今都没有要你把诅咒自行承担,只是求你出一点力而已,你却再三推脱!”

    “你说,你还有哪里配得上我们唤你这一声父亲!你把我们捡回来,美其名曰是养子,其实不过是把我们当你手里最好用最放心的两颗棋子罢了!”

    “我们早就不欠你的了!今日你走到现在这步田地,是你咎由自取!是你对不起我和阿奚!”

    骂到这里,苏清的嗓子已然沙哑,因为不停声嘶力竭的大喊而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细细听来,竟还能听出混杂于其中的啜泣声。

    祝鹿也急了,拖了这么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的卫队队员还是没有出现,看来苏清说的都是真的了。

    院中蹲着的几个只觉得自己吃了一个年度大瓜,一个个聚精会神地支着耳朵,眼睛瞪得比铜铃大,听的津津有味。

    “我原本想着,死便死吧,只要阿奚能跟着你坐享这魔界的天下便好。至于我,便算是还了你当初收养我们、教导我们的养育之恩,为你而死怎么也不算亏了。”

    “可你呢?你太让我失望了!”

    “阿奚死了,我要去为他报仇,你却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明明以我在人界的身份轻轻松松就能弄死她一个小小散修,更何况她的真实身份还是妖族。然而你给我的指令,事事都要以你所谓的大业为先!”

    “那寻铃明明就在我眼前,可我不能杀她,因为还要靠她作证来挑起三界间的战事。后来我发现她不是人族,可我还是不能杀她,因为我要靠她的身份来拖延两界间的战争。”

    “可为什么?为什么她与人帝合谋断了我的双手,逼得我不得不放弃我在人界苦心经营起来的身份地位,狼狈逃离,我还是不能杀她?”

    “为什么?因为那时想杀她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听听,你自己听听!这像是作为一个父亲该说的话吗?她害了你的两个儿子啊!两个从小到大都最忠于你、最信任你的儿子啊!”

    “我真怀疑你的心到底是不是肉做的,便是石头也能有被焐热的一天,你的心却比石头还冰冷坚硬!”

    “就算如此,我还是想相信你是真心关心我们兄弟俩的,你对我们是有感情的。你说不杀她,我相信你,我理解你有你的苦衷,你的不得已。”

    “可我只是求你耗费一成功力将阿奚的诅咒过到我身上你都不肯!你是魔界的大长老,坐拥西南十二城,掌控着魔界最为丰饶的修炼资源,区区一成功力,最多不过百年便能恢复回来。你的大业都等了多少个百年了,再多这一个你就等不起了吗?而且你权倾魔界,什么灵丹妙药找不到,还会怕少了这区区一成功力?”

    “更何况,这诅咒本该就是由你来承担的!当年你为了吞并四长老的西平三城,不顾阿奚的劝阻,执意派他去谋杀四长老全家,他才落得了这个死后受尽折磨不如轮回的诅咒。而今都没有要你把诅咒自行承担,只是求你出一点力而已,你却再三推脱!”

    “你说,你还有哪里配得上我们唤你这一声父亲!你把我们捡回来,美其名曰是养子,其实不过是把我们当你手里最好用最放心的两颗棋子罢了!”

    “我们早就不欠你的了!今日你走到现在这步田地,是你咎由自取!是你对不起我和阿奚!”

    骂到这里,苏清的嗓子已然沙哑,因为不停声嘶力竭的大喊而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细细听来,竟还能听出混杂于其中的啜泣声。

    祝鹿也急了,拖了这么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的卫队队员还是没有出现,看来苏清说的都是真的了。

    院中蹲着的几个只觉得自己吃了一个年度大瓜,一个个聚精会神地支着耳朵,眼睛瞪得比铜铃大,听的津津有味。

    “我原本想着,死便死吧,只要阿奚能跟着你坐享这魔界的天下便好。至于我,便算是还了你当初收养我们、教导我们的养育之恩,为你而死怎么也不算亏了。”

    “可你呢?你太让我失望了!”

    “阿奚死了,我要去为他报仇,你却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明明以我在人界的身份轻轻松松就能弄死她一个小小散修,更何况她的真实身份还是妖族。然而你给我的指令,事事都要以你所谓的大业为先!”

    “那寻铃明明就在我眼前,可我不能杀她,因为还要靠她作证来挑起三界间的战事。后来我发现她不是人族,可我还是不能杀她,因为我要靠她的身份来拖延两界间的战争。”

    “可为什么?为什么她与人帝合谋断了我的双手,逼得我不得不放弃我在人界苦心经营起来的身份地位,狼狈逃离,我还是不能杀她?”

    “为什么?因为那时想杀她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听听,你自己听听!这像是作为一个父亲该说的话吗?她害了你的两个儿子啊!两个从小到大都最忠于你、最信任你的儿子啊!”

    “我真怀疑你的心到底是不是肉做的,便是石头也能有被焐热的一天,你的心却比石头还冰冷坚硬!”

    “就算如此,我还是想相信你是真心关心我们兄弟俩的,你对我们是有感情的。你说不杀她,我相信你,我理解你有你的苦衷,你的不得已。”

    “可我只是求你耗费一成功力将阿奚的诅咒过到我身上你都不肯!你是魔界的大长老,坐拥西南十二城,掌控着魔界最为丰饶的修炼资源,区区一成功力,最多不过百年便能恢复回来。你的大业都等了多少个百年了,再多这一个你就等不起了吗?而且你权倾魔界,什么灵丹妙药找不到,还会怕少了这区区一成功力?”

    小琅支着下巴想想倒也是,秦邱枫她不熟,但就依着沈泠晴那个脾气,还有她六界和平的宏大愿望,祝鹿要是敢打到人界去,沈泠晴拼了命也非揍得他哭爹喊娘不可!

    不过须夷此言一出,皇侍却有些不高兴了。

    “看来须夷卫长很是看不上我魔界的军方实力啊!”

    涉及到外交问题,须夷一点也不敢怠慢,既不能得罪皇侍,又不能打自己的脸,可以说是麻烦得很。

    “不敢,我只是说祝鹿,若说到魔皇那是另一回事。”

    “哦?另一回事?”

    “首先魔皇念及魔界子民,根本就不会轻易与人界开战。”

    皇侍语气不善地轻笑一声:“呵,须夷卫长怕不是忘了,我们魔修向来没有好脾气的!”

    “我们人界皇室对外交涉时,倒也从未把希望寄托在对方有个好脾气上!”

    “须夷卫长作为二位人帝的心腹,想来说话做事都是能代表人帝的。如今这么说,看来人帝的确是不惧魔界开战的啊!”

    须夷:“……”

    他是看出来魔修的确是脾气都不大好了!

    须夷点头:“是不惧,但更是不必!再说,就算当真要开战,魔皇也定不会提出像他们两个这般过家家似的休战条件,如此小家子气!”

    皇侍脸色稍霁:“这点你说的倒不错,这祝鹿,要么是眼界太狭隘,要么刚才说的那些他根本就不当真,纯粹是说给苏清听着玩的!”

    小琅翻了个白眼,脸上微微露出嘲讽之意。

    “这祝鹿,看来就算对他明面上最为信任的儿子们,心中也是怕得很啊!”

    安敬也笑:“谁说不是呢,你看这苏清一提他兄弟这祝鹿就跟忽然打了个机灵似的连说话都不敢大声了。这老子当的,也还真是憋屈!”

    须夷摇摇头:“苏清若反,他便无人可用,更何况苏清作为他最信赖的儿子之一,想必知道他的一切弱点!”

    是的,太信赖,所以弱点暴露无遗。都说越忠心的狗咬起主人来越疼,祝鹿也必定害怕会被狠狠咬上这么一口!

    这时似是苏清犹豫许久终于考虑清楚了,安静下来有一会儿的书房再次传来了交谈的声音。

    “好,孩儿相信父亲!但能不能请父亲告诉孩儿,何时才能为阿奚重办丧事?阿奚生前为父亲杀了许多不能杀之魔,身负诅咒,只有父亲在他的丧事上以一成修为为代价将诅咒过到孩儿身上,他才能好生入轮回去。这丧事晚办一日,阿奚便要多受一日苦啊!”

    安敬点头“啧”了一声。

    “以身代诅咒啊,看不出来这苏清还挺疼他弟弟的。”

    祝鹿还是用那种关切和劝慰的语气跟苏清说话,但话语中的感情瞬间冷淡了许多。

    “清儿啊,不是我不心疼奚儿,实在是现下的情况容不得我在散去一成修为啊!你也知道最近不利于我的传言满天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和北面打起来了,这时候我若是散去了修为,岂不是要成为那刀俎间的鱼肉!”

    “可是阿奚……”

    “清儿!你和奚儿是我从小一直养到大的,你不忍心见他在冥界受诅咒之苦,难道我就忍心了吗?可这时候我这一成修为是绝对不能散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清儿,你该明白,若是灾祸当真降在咱们西南,那不光是我,你也逃不掉!”

    书房中又是一阵静默,沉默良久后,苏清才再次出声。

    “是,父亲。”

    祝鹿冲苏清挥挥手,慢慢踱步回到椅子前坐下。

    “没什么事就快去准备吧,一会儿就要到出发去祝九城的时间了,别误了时辰。至于那些琐事,你且放心。再等几日,只消再等几日,我的修为就可以突破到化神境了。到那时,一切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皇侍恍然大悟,原来是快要破阶到化神了,所以才不用再在每月此时调息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