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德

正文 第十五章 大义呼豪杰 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身披明光铠,腰系百炼刀。

    这样的日子是偶然穿越的刘嵩心中一直憧憬的生活,只不过,当他真正得到的时候,受人摆布的滋味还是令这个来自所谓平等社会的年轻人有些迷茫,忠义是如此,主从是如此,重诺轻死更是如此。

    饶是这样,刘嵩也为自己身为现代人对环境的适应感到惊讶。自己分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人抓了壮丁,在李密面前却没有半点不自然,卑躬屈膝是如此,学着别人称呼“主公”也是如此,仿佛习惯很容易便成了自然,即便在古代人眼中这个过程也实在太快了些。

    “头儿,快看什么东西杵在门口了?”一声满带讥讽的呼哨,随着夜风灌入了刘嵩的耳朵。十几个巡逻兵挑衅似的举着火把大踏步走过,一道道鄙夷的目光,立时将穿着远比他们精良华丽铠甲的刘嵩笼罩其间。

    “妈的,这是第三次了!再来一次,我可真忍不住了!”刘嵩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抖落着甲裙上并不存在的尘土,自言自语道。

    “忍不住也要忍,要不前面不是白忍了?!”一听这话,刘嵩也吓了一跳,循声看去,只见李密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一只手也拍在了自己肩膀上。

    李密见刘嵩依旧浑噩,不禁轻叹了口气,用力拍了几下,袍袖一甩,手指前方说道:“惟中,走!陪我出去走走!”

    刘嵩点头应命,稍稍错开一步的距离,按刀跟在了李密的后面。闷了半晌,忽听李密开口问道:“惟中可知我为何留你做个亲卫?”

    “主公宅心仁厚,不忍属下如蝼蚁般……”只稍一失神,刘嵩便恢复了冷静,深抿的嘴唇中吐出的字句也带着几番斟酌。

    “罢……罢……我知惟中谨慎,但大丈夫处世自当潇洒如意,岂能终日畏首畏尾?”李密袍袖一甩,堪堪扫过二人之间,仿佛要以此清除心中的隔膜一般,看他神情严肃,颌下几缕长髯无风自动,一身肥阔的袍服随意地罩在身上,倒确实有几分魏晋名士的风流。

    看着李密的模样,饶是刘嵩对古人装束的繁琐一直颇有微词,也不得不赞一个帅字,而那宽袍大袖、峨冠博带的自在风流更不是他在现代时常得见的中性帅男可以比拟的。不过,刘嵩也不是被人虎躯一震发出王霸之气便能喷倒的人物,他自有自己的念头。

    你李密是谁?堂堂的西魏八柱国家,隋文帝钦封的蒲山郡公,自然有回转如意,万事由己的资本。我一个人物哪敢和你这天下有数的太子党相比?想到这儿,刘嵩也只能是尴尬一笑。

    仿佛看穿了刘嵩心中的想法,李密轻捻了下颌下的长须,脸上挂上了了然的微笑,主动转了话头:“惟中当日对那崔光图之际遇可是颇为艳羡?”

    不意李密突然提起崔建来,刘嵩顿时一愣,急忙躬身辩解,“主公何出此言?属下绝无此意!”

    “呵呵……”李密闻言一笑,也不理他如何剖白,继续说道:“听说崔光图在杨公幕中也很有失意之感啊。”

    “哦?”

    刘嵩听李密说到此处,两只耳朵立时竖得老高,生怕漏下一个字。李密显然也看穿了他对功名的热心,缓缓言道:“彼辈出身高门,心高气傲,总觉得天下事不过在其覆掌之间,浑不知当今天下已不是他博崔赵李可以恣意纵横的了!”

    “博崔赵李?可是博陵崔氏和赵郡李氏?”

    刘嵩猛然想起了当年《》到的一点点士族信息,急忙问道,“他们不是天下一等一的高门吗?”

    “呵呵,惟中果然对天下门第所知不多,博崔赵李不过借齐国之势而起的一二暴发户罢了。所谓博崔赵李,乃昔日清河崔对范阳卢元明所言:‘天下盛门唯我与尔,博崔、赵李何事者哉!’若论一等一的门阀,还在所谓清河崔、陇西李、范阳卢、荥阳郑这‘太和四姓’身上。”

    “原来如此,主公果然博学!”

    刘嵩从李密这里学到了知识,心说李密对自己还真是不错,要搁自己前世的时候,哪有领导给你讲课,人家有那功夫还打两圈麻将呢。因此,刘嵩对于救过自己命,又待自己很是亲厚的李密好感立刻猛增了好几十个百分点,随口就送上了一记马屁。

    “哦?”李密闻言应了一声,双目微睁望着刘嵩的眸子停留了半刻,若有实质的凌厉眼神竟似贯穿了刘嵩看似圆滑的灵魂外壳,直到被看得发毛的刘嵩开始闪躲,李密方才微微一笑,背过身漫不经心地说道:“李密在惟中心中便如此不堪,需以谄媚事之?”

    刘嵩见马屁拍在马腿上,哪里敢随意应声,只好垂手肃立一旁,噤若寒蝉地等待李密的训斥,不料李密根本没有后世芝麻绿豆官那么大的官威,只是自顾自地举步前行,随口说了一句:

    “似此等门第事,但凡士大夫岂有不知之理。密知蝼蚁尚有自保之心,但也觉得为人当有自重之理,惟中且慎之。”

    望着李密飘然远去的身影,刘嵩一时竟呆住了,咀嚼着这两句话,分明感到了推心置腹的意味,心中顿时百味杂陈。殊不知,在古人看来,部曲、亲兵都是自家的核心力量,予取予夺者并非没有,但若是有大志向的人物,这些部下终归是要派大用场的忠犬,岂能像后代官吏一般用得一时是一时的过客心态?

    “惟中?!”

    李密行得远了,见刘嵩尚待在原地,看在眼里,嘴角竟泛出了几缕浅笑,连唤了两声,才见刘嵩如梦初醒般唯唯跟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