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姆世界游记

正文 29 城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要么离开埃德费尔忒家回到尤多拉。

    要么留在埃德费尔忒家但要放弃骑士身份,安安心心做她的公爵太太。

    这是当初贾尔斯公爵留给拉蒂娜丝的选择。

    很显然贾尔斯公爵直到这时还是希望能够拉蒂娜丝远离危险远离战斗,尽管为埃德费尔忒家出这一次头对他尤多拉家百害无一利,但贾尔斯公爵还是欣喜的留下了这样一个要求。

    可这在当初的拉蒂娜丝看来这只是那顽固且不可理喻的父亲又一次的干涉自己的人生,回到尤多拉家就是在向父亲低头认输。

    而放弃骑士身份则是对自己背弃尤多拉家的惩罚,是要她放下荣誉与骄傲。

    这对高傲的拉蒂娜丝来说简直比杀了她更让她难受。

    可是一想到日渐衰弱的丈夫,已经嫁为人妻、为人母的拉蒂娜丝没有再与自己的父亲争吵。

    她只是默默的离开了尤多拉府,然后接下来的三天她停下了所有任务,只是尽可能多的陪伴自己的丈夫和两个儿子。

    三天之后,一切安排妥当的拉蒂娜丝将披散在肩膀的卷发再次束起而后毅然决然地踏入了尤多拉府中同意了贾尔斯的要求。

    高兴不已的贾尔斯并没有发现女儿的异常,他带着拉蒂娜丝力排众议直接从联合仓库中取出了那颗堕落之心并代表尤多拉家为埃德费尔忒家做了担保。

    拉蒂娜丝带着堕落之心走了,贾尔斯公爵则是满心欢喜的回到了尤多拉府。

    然而贾尔斯公爵没有等到拉蒂娜丝放弃骑士的宣言,也没有等到自己女儿回来的身影。

    拉蒂娜丝——跑了。

    她没有选择向贾尔斯低头回到尤多拉。

    也没有放弃骑士的荣誉与骄傲。

    她放弃了——埃德费尔忒。

    跑了。

    可以想见当满心欢喜的贾尔斯公爵听到这个消息时会是如何错愕,紧跟着又是如何暴怒地下达命令让自己的儿子们进行追击。

    ——

    “可实际父亲在让我们出城追击后不久又让人给我们带了话,还记得当初我追你后说的话吗?”

    看着面带笑容的戴维德,拉蒂娜丝失去了往日神采的双眼略有触动,又想起了十几年前兄妹分别时的对话。

    “你告诉我,父、老头子只是想和我谈谈,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没错,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这是父亲的原话,至于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

    没有点头也没有回答,拉蒂娜丝略显空洞的双眼直直的看着自己的二哥,脑中全是十三年前的往事。

    现在的她自然理解,父亲的意思是只要拉蒂娜丝回去,某些事情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比如放弃骑士身份后以神圣公爵夫人的身份,以一名普通的战士身份参加战斗,就如同现在这样。

    可当年的她根本不知道这些,在她看来这句话是何等的可笑,什么回转的余地?在当时的她看来只是那顽固的父亲又一次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并且这一次很成功的剥夺了自己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一切。

    她拉蒂娜丝才不会让这种家伙得逞!

    她绝不认输!

    所以她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从埃德费尔忒家、从自己父亲眼前、离开了。

    而且就连离开,其实也只是仗着自己被兄长们疼爱,在面对追捕自己的队伍时不要命的采取了以命换伤的打法,最后逼得兄长们只能放弃。

    虽然当时的拉蒂娜丝的确是因为愤怒与悲伤而处在崩溃边缘,那股子疯狂地自毁也并非虚假。

    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只能说是被爱的人有恃无恐。

    将该说的全都说完了,戴维德也起身离开了,对于失魂落魄的拉蒂娜丝;少年和庞光也并未打扰。

    休息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毕竟只有一小时。

    之后的行程也的确如同戴维德所说在天黑后赶到了边关,因为天色已经黑了再想守关将领安排人马休息也不现实,所以依旧是找个空旷的地方安营扎寨对付一晚。

    而拉蒂娜丝在这一天里一直都是那样呆愣愣的跟丢了魂似的,而身位弟子的少年也是一直默默陪伴在拉蒂娜丝身边服侍着。

    当晚拉蒂娜丝打发少年回去休息后独自坐在篝火旁看着空无一物的黑夜出神,少年也不知道这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当第二天再见到拉蒂娜丝她已经恢复了。

    精神是恢复了,但却又有些不一样。

    少年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只是看着柔和了许多。

    不再像以前那样紧绷,气质也不再是凌厉得如同利剑一般,少年也不知道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只是隐约觉得这大概是好事。

    因为拉蒂娜丝老师看起来明显轻松了许多,就好像一直压在她身的什么东西消失了。

    那种轻松的感觉,从她的言行之中就可以感受得到。

    少年很高兴,很为拉蒂娜丝高兴。

    尽管他也不懂为什么要高兴。

    一大早戴维德就率领部队过了边关,加急赶路的军队在未绕路的情况下也依旧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到了泰格尔城外三十里处。

    少年跟着戴维德道了一处小山头遥望着远方泰格尔的情况,与少年预想中那种喊杀震天的情况不同此时的魔族军并未攻城似乎是在修整。

    而且虽说是兵临城下,但也没有少年想象之中那种里三层外三层将泰格尔围个水泄不通的情况,本来还有些疑惑的少年以侧头就看到附件正和部下商量如何进城的戴维德突然有所明悟。

    的确,从之前的情报中就可以得知魔族的先锋军数量并不算太多,在明知敌方陆陆续续会有增援抵达的情况下还把不多的部队全部铺开,到时候援军一到随便挑个方向往里冲,城内再来点人支援下腹背受敌吃亏的还是自己。

    倒不如像现在这样把大军都往一边放,多派些斥候在外面探查情况,你有援军来了要进城就进城,反正在城下我是绝不会没事找事过去挨一顿打。

    “不过这一路魔族居然没有伏击我们,这一点有些奇怪。”

    “嗯?没有伏击不好吗?”

    对于戴维德的疑惑少年有些不解,照理说没被伏击不应该是好事吗,这有什么奇怪的。

    而戴维德则是摇摇头看着远方的泰格尔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开口解释道:“我父亲率领的精锐小队早我们一步抵达了,而在我们之前哥斯拉第三军团也已经到了,这次我们来得匆忙一路也未多加掩藏对方既然有暗之血的人做内应恐怕我们的部队刚出誓约之城对方就已经知道了。

    “在明知我们会来,而且人数也不像第三军团那么难以吃下的情况下如果换做我怎么样也要来碰一碰的,就算不能吃下,了解一下对方精锐军的实力也是好的。”

    被戴维德这么一说,少年才发现这事的确有些古怪,也理解了为什么明明按照之前的速度中午之前就可以轻松抵达的距离居然硬生生走到了现在几乎多花了两三倍的时间。

    而戴维德见自家妹妹的这个弟子似乎真的开始思考起对方为什么没有动手这件事后也是轻笑着摇了摇头。

    虽说蒂娜让对方跟着自己过来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稍微教导一下对方,但老实说戴维德虽然觉得蒂娜的这个弟子天赋不错,但那指的是对方身为神使进行修行的天赋。

    就这呆头呆脑的,想要领军打仗那可就有得学了。

    戴维德自然自己不是什么好老师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教导对方,看在妹妹的面子指点几句还好真要他教肯定是不可能的。

    就好比现在,虽然这事的确有些古怪,但现在主要应该考虑的并不是对方为什么没动手,而是应该把这个疑惑加入到如何进城这个眼下最大的问题来。

    简单来说就是入城的时候要更谨慎一些,因为对方很可能不是不动手而是时机未到。

    但这样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事,如果说手的人再多点戴维德还能考虑在外边扎个营寨与泰格尔遥相呼应互为犄角,但看看手这千余精锐,虽然普遍都有大职业者实力但光是这么点人真被魔族大军袭击了那就算能靠着高端战力撑过去也是损失惨重。

    完全是得不偿失。

    所以这个城还是要进的,而且不仅要进还得早进。

    先前一路为了预防魔族玩什么围点打援的套路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再拖下去等天黑了变数就更多了。

    “你们去安排一下,原地再修整一刻钟,时间一到全体马。”

    吩咐手下去传令后戴维德转头看向少年,见对方还在深思的样子不禁莞尔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只需要考虑如何进城就好了去跟蒂娜他们说一下吧等下进城时可能还需要你们帮忙呢。”

    “好。”

    点头应下后少年转身也下了小山头,只是看他满脸忧心丝毫未减的模样这家伙应该还在考虑之前说的问题。

    “蒂娜这个弟子天赋不说这较真的性格倒是不错。”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稍微教导教导对方?

    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戴维德脑中突然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然后自己却是先笑了出来。

    “罢了罢了,看看他之后的表现吧,有些东西不是光靠勤奋就足够的。”

    言罢戴维德又将目光落向了泰格尔,对于接下来的行动心中也有了计较。而转身下了山头的少年因为满心都在考虑刚刚的问题倒也没察觉到临走时戴维德那饶有兴致的眼神。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再加他作为神眼拥有者对命运因果的预知力,他总绝对对方不在路打击拦截己方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却是迟迟得不到答案。

    在向拉蒂娜丝和庞光转达了戴维德的话后少年又将拿着那问题向拉蒂娜丝请教了起来。

    而拉蒂娜丝在听到少年的问题后面色不禁有些怪异,打量了一眼满脸认真的少年好笑道:“你怎么琢磨起这个来了,而且这种问题比起问我为什么不去问问戴维德那家伙?”

    “嗯?可这个问题就是戴维德阁下提出来的,而且老师不就是用来请教的吗?”

    给了想事情想到话都不会说的少年一个脑瓜崩,拉蒂娜丝撇撇嘴道:“你既然想预测敌人的动作那自然不能空想,而这一路行军途中收到的各种情报戴维德可没和我们说,再者提问的人心中真的就没有答案吗?”

    提问之人心中是否有答案?

    “我好像明白了。”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少年转身就要回去找戴维德。许久未曾见过少年这种呆样的拉蒂娜丝有些好笑的阻止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聊天的具体过程,不过既然戴维德没有主动跟你提起那就代表他心中有数,而且别忘了他让你传的话。”

    “传话?修整一刻钟后入城,原来如此,当下最重要的是入城之事,有什么问题等之后再去找他的意思吗。”

    “好了,既然想明白了那就好好准备一下,等进了城你有的是时间去找他,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尽管去问他,他要是糊弄你你就来找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啊这,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瞪了少年一眼,拉蒂娜丝咧嘴狞笑道:“这些年我行走大陆这家伙一直监视我就算了还给我找了一大堆麻烦,我早就想收拾他了。”

    嘶——

    少年倒吸一口凉气地后退了一步,看来让自己打小报告只是想找个由头啊。

    不过也是,依照少年对戴维德的了解这家伙行事偏理智很重逻辑,既然一直在关注拉蒂娜丝行程的话在对方路过的时候顺便把一些事情丢给她去处理也很正常,甚至少年怀疑戴维德还可能主动把拉蒂娜丝往麻烦的事情引。

    毕竟拉蒂娜丝当初虽说卡在了大职业者的等级,但加那身装备和精悍的武艺普通圣阶都没她能打,这样好用的工具人依照戴维德的性格必然不可能放过。

    而且不说工具人,拉蒂娜丝在外行走总是会遇到许多危险这是无法避免的,既然无法避免那主动挑选一些危险程度不高的事情让她去做显然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或许这就是独属于戴维德的宠溺方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