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地主家独生女

正文 第345章,不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新教谕姓刁,四十来岁,眼神显得阴狠刻薄。

    同来的还有几位,甚至几位真正大家族、桐州的豪门都动了。

    实在是小三元不一般。

    看看这地,能一般吗?

    一位皱着眉抱怨“不是说在那徐家吗?”

    刁教谕像似笑非笑“扈公子姓扈,扈家桥和徐家村是一块的。”

    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还比较跳脱“哟这是魏家吗咋地了?”

    黄杨应“魏家要杀扈公子呢。”

    男子更稀奇“不是吧?魏家不是要送扈公子进京?一定是奴才不会办事。”

    哈哈,一想就明白,好好的事办砸了。

    人家扈公子十二岁,少不得年轻气盛、踌躇满志了,当然每个都想压一压,但看别人没压住,还是挺欢乐。

    魏家要丢脸了,能不能圆回还不好说。

    刁教谕向扈公子道喜、似笑非笑。

    扈公子接着。

    刁教谕感慨“县学只怕教不了你什么,而是耽误。国子监是最好的。”

    扈公子少年意气“不去国子监。”

    刁教谕劝“国子监博士、助教,那是、若有机会我还想去读几年,接触的都是不同的,也是很需要的。”

    一脸刻薄说这个,很像是反话,或者什么目的。

    扈伯载自我怀疑了“进士不咋地,贡生不咋地,我留在徐家种地好了。”

    完了,扈公子被打击惨了。

    扈伯载伤心“读书有什么用,一个奴才都可以杀我。”

    刁教谕咋劝?还得劝“读书是为了什么?”

    扈伯载“说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人可以欺负人,那不读书的可以欺负读书人。读书也不过是为功名利禄,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刁教谕没辙了“反正你不在县学。”

    以后都不归我管。

    扈伯载施礼,还是要多谢。

    刁教谕心想,你还年轻。

    有人琢磨过来“不去国子监,不在县学,以后扈公子咋办?”

    自己读书是有,只要过了录科。

    童生通过岁试,就算进学了,称为生员,俗称秀才、相公。

    岁试成绩优良的生员,方可参加科试。科试通过了,才准许参加乡试,叫做录科。

    通常在乡试之年的七月,还要集中举行一次科试的补考,凡因故未能在各府参加科试的人,可乘机来补考,叫做录遗。

    机会是有,但你自己读相当于野学生,不说书院。

    魏家、收拾收拾,还很有气势。

    去了个小厮,这丫鬟也厉害。

    体面的丫鬟媳妇,都不会随便露面,比乡下小地主的小姐还讲究。

    大家欣赏魏家的讲究,这意思扈伯载还得求他们?

    丫鬟娇娇的“这事你们没个交代,都吃罪不起。”

    扈伯载,我不和母乂狗一般见识。

    丫鬟哼“还想读书?”

    扈伯载往地上一坐“不读了。豪门丫鬟小厮都这么嚣张,我还不如去学屠狗。”

    汪汪汪!扈伯载你敢屠狗我们和你没完!

    扈伯载来个磨牙棒,程家去了是魏家,世上多得是这些。

    扈通、扈翔、来招呼客人进去坐,喝酒。

    以后读书不读书、当真不是一个丫鬟说了算,今儿酒喝了再说。

    有人好奇,扈家还喝的下去?

    才好奇了,为何喝不下去?

    刁教谕一群,进屋坐。

    见到徐家良了。来徐家村就是想见见徐家良。

    好比扈伯载现在还小,徐家良才是正。

    徐家良有点方,等我儿子中状元再来喝呗,那时就没屁话了。

    几个在喊“徐小姐没来?那是巾帼不让须眉。”

    扈伯载应“只怕有些须眉不乐意,我姐姐今儿就不破坏人心情了。”

    徐家良怒。

    扈伯载转移话题“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那就上茶!”

    扈伯载做得出,人家脸上都不好看。

    今儿就是为扈公子来的,扈公子书是怎么读的?

    少年、公子问“扈公子下科大比去不?”

    扈伯载“去试试。读书虽然没啥用,我为自己读书。”

    读书无用,今儿魏家留给读书人的,怕是都不太好。

    你辛辛苦苦,愿意被人家说没用吗?还不如女人在哪家做了妾,哪方面都不如,也就是多读了几本书,为自己读?

    扈伯载应酬一番又出来。

    搞事的重要,客人当然重要。

    魏家不走,丫鬟扔过来一个荷包。

    扈伯载唰避的老远。

    荷包掉地上叫狗咬了,咬出两个金元宝、一条手绢。

    扈伯载呀“魏家小姐够银荡,没定亲就随便给男人送手绢,也不知道准备了多少手绢,见狗就送。”

    其他人看金元宝呢,这样说,是有问题。

    你魏家看上扈公子,人家还没同意,手绢说送就送,贱。

    丫鬟气的“你不识抬举、就该命贱!”

    扈伯载挥手。

    几条狗扑上丫鬟,从她胸口又扒拉出手绢。

    别管她自己用的,白,匈口那是白月光?

    狗再扒几爪,丫鬟惨叫,惨了点。

    但一个丫鬟跑来说扈公子命贱,绝对是自找了。

    这到底什么人家?送礼都送的如此贱,一般人也不愿靠近。

    老头靠过去。

    魏家气的揍一顿,老头要被打死了。

    扈伯载只得又出来。

    魏家怒“你等着。”

    老头看着外孙,扈伯载又进去忙,客人多,有的还得应付。

    没有把人都得罪完,只是一般也不这么来,试探一下。

    扈伯载对他侄女孙女妹妹小姨子没兴趣,能交好就不错。

    有些事讲徐徐图之。扈伯载才十二岁,很不急。

    有个姑娘急,跑出来说扈伯载将她咋地了。

    扈伯载将她小叔按倒揍一顿,舒坦了。

    甘耀直摇头,真是个乱。

    白迪酸爽。他进学,与这没法比,其实读书真的不容易,但不如豪门,你还得读。

    若是不读,叫豪门理你的机会都没有。

    姚衡就跟着扈公子,像是茅房都跟着,今儿有点乱,万一有人在茅房下手呢?

    厨房走水了。

    大家赶紧救火,还好,祠堂没波及,不知道哪个怀恨在心,要不要查?

    扈通忙的团团转,心想,难怪徐老爷要甩手,扈伯载还不够厉害,徐小姐若是一出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