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正文 3.第 3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三章

    唐晓现在还没有能力修缮宅子,最多也就拔一拔院子里半人高的杂草吧,还好她在乡下长大,动手能力还是有的,放下背包就开动了。

    她拔下院子里第一把草的时候,稍稍感觉宅子的气场有点波动,就好像是原本平静无波的镜子睡眠突然被一只蜻蜓点了点,水面泛起圈圈涟漪的感觉。唐晓停了停动作,静待了片刻,发现宅子里除了气场有点波动,并没有生出其他的变化,这才继续拔下去。

    杂草不知道长了多少个年头,盘根错节,拔起来并不是很顺畅,唐晓用了近一个小时,也不过清理出了东边一小块,蹲在那里擦汗的时候,目光被杂草后面的一座小庙吸引。

    真的是一座很小的庙,掩藏在半人高的杂草丛后面,大约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孩童那么高的小土庙,方方正正,屋檐飞宇,虽然是土庙,但凡是庙宇该有的这小庙似乎都有,小庙正中间开了一个小门,唐晓弯腰往里看,小门后有一尊泥塑像,看着有些年头,身上灰扑扑的,泥塑像面前也像是一般神佛像前,摆放着个小香炉,只是年代就了,那小香炉里也分不清是泥土还是香灰了。

    唐晓没想到,在这宅子的院里居然还有一座土地庙。

    古人对土地十分尊敬,一方土地一方庙,有的乡里出资建庙,供老百姓供奉参拜,有的更虔诚点的,则在家中做庙,看来这就是当年的主人在家里做的庙了。

    唐晓从小跟着外公做法事,对这些神佛都很尊敬,见庙拜庙,当即从背包里取了三支香点燃,跪下磕头参拜,口中念念有词:

    “信女唐晓乃张家外姓孙女,初入此宅,今后便要朝夕相对,信女当日奉清香,祈求土地爷爷庇佑。”

    说完后,唐晓就把香插进土地泥塑像前的香炉里,香火很快在那小小的土地庙中缭绕开,说来也挺神奇,在受了唐晓的香之后,原本灰扑扑的土地庙上居然生出一点极其微弱的紫气,这种紫气普通人看不见,但天生天眼的唐晓却看见了,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奇怪,毕竟土地爷爷是神,神就是要受人香火,她也时常能看见那些香火鼎盛的庙宇上方紫气蒸腾的景象。

    大庙宇有信众万千,不缺香火,但这宅子里的土地庙无人供奉,几十年凄风苦雨,也是不易。

    今后她一定要早晚三柱清香把土地爷爷供奉起来,不求紫气蒸腾,但求神来气旺。

    院子里的杂草凭她一己之力也不知道要忙到猴年马月,唐晓只能暂时先把土地庙周围稍微收拾干净,剩下的留待以后想办法。

    唐晓在前院找了一间相对干净的房间,把行李放进去,这间房里有一张古旧的千工拔步床,不知道什么材质,但就雕工而言,应该价值不菲,这里的陈设还像是几十年前那样,唐晓对这座宅院知之甚少,所以也不知道现在她所在的房间原本是谁住的。

    外公当年接下这宅子之后,大概过来拾掇过,宅子通了电和自来水,有单独的卫生间和浴房,看起来都是全新没用过的,只蒙了点灰尘,也不知道是不是外公当年专门为她安装的。水龙头长久不用有点生锈,好不容易拧开后,出乎唐晓意料的居然真的有水出来。

    接了水,把她要住的房间里里外外擦洗清扫一遍,不至于焕然一新,但好歹能住人。

    忙完了这些之后,天上的日头也渐渐偏西了,她早就跟赵大妈和孙大妈说了,她今天是提前过来,原本预定上任的日期是三天之后,她想着早点过来把一切都安排好。

    因为外公除了让她看守住进这间宅子之外,还有另一个遗愿。

    唐晓晚上随便吃了点东西,洗了个澡,盘腿坐在床头念了一段清凉咒,闷热的房间就顷刻凉爽下来。从背包里拿出一本古书册子。

    这是记载了一万零八千种变化的气运符箓册,外公说,从古至今把这气运符箓悟出来的人屈指可数,她算一个。然而有点不光彩的是,这本书册并不是属于外公,而是他当年从自己的师门偷出来自学的,宁愿被逐出师门也不愿将这书册交还出去。

    外公临死前说,一次做贼,一辈子是贼,他这一辈子都因为偷盗师门密箓而悔恨不已,临死前躺在医院病床上才告知唐晓真相,他的第二个遗愿就是让唐晓把这本气运符箓册还给他的师门,不图师门原谅,只图死后心安。

    “太辰观……”

    唐晓默念出这个地名,也就是外公的师门,至今仍然香火鼎盛,已经成为s市旅游坐标,国家4a级风景区,位处川静区仙霞路1号的太辰山,太辰观。

    当年外公的师父估计不会在了吧,也不知道太辰观里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件事,要是她把书拿过去了,人家却来一句‘查无此人’再拒收,那她该怎么办呢?

    要是人家知道她学会了,要她吐出来,又该怎么办?

    带着种种担忧,唐晓在这个陌生宅子的古床上度过了第一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去外面吃了早饭,就心情忐忑的往传说中的太辰观赶去。

    太辰观作为国家4a级旅游区,从山下开始景色就相当宜人了,生态环境非常好,观宇的建造自然是按照五行八卦分布的,使人一靠近便有种心灵浊气涤荡的感觉。

    作为风景区,太辰观不要门票这一点可以说相当良心了,唐晓很顺利就进去,找到号房的小道士,说了自己有心愿要找道长解惑,小道士以为她是普通香客,想求缘问卦,就把她领到了云水堂,接待唐晓的是个年轻道长,长脸粗眉,看起来挺可靠的样子。

    “贫道越青,请问姑娘是想算卦还是起课?”

    唐晓摇头,直言不讳:“不算卦,不起课。我想找长天道长。”

    长天道长据说是外公的师弟,今年至少也有六七十岁了吧,也不知还在不在太辰观。

    越青道长意外抬头看着唐晓,又问:“姑娘找长天道长何事?”

    “我的外公叫张恩茂,算是长天道长的师兄,他告诉我这本书乃贵观所有,他为当年偷盗此书后悔不已,想让我替他把这本书还给贵观,不敢求贵观原谅,只求物归原主。”唐晓从背包里拿出那本‘气运符箓册’,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越青道长听了这些,又看见唐晓拿出来的书,当即震惊,神色一凛,请她稍坐片刻,他去请其他道长过来。

    可是,越青道长这一去竟然再也没有回来,唐晓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人来搭理她,只能出去寻找,大殿里好些道士都急匆匆的往山上去,好像受到了什么传召,唐晓抬眼看向太辰观山顶,见那里微有紫气缭绕,忽强忽弱,不太稳定的样子。

    拉住一个小道士问他越青道长去哪儿了,小道士以为她是普通问卦的香客,只告诉她今天观里有事,越青道长现在可能走不开了,让她换个时间再来。

    说完这些,小道士就跟着他的师兄弟们急急忙忙跑上山去了,在他们奔走间,唐晓还听见几个落后的道士说话:

    “真的醒了吗?”

    “听说是真的,昨天夜里就有迹象了。”

    观里的客人只能在山下大殿中游览祈福,山上是太辰观的私人地方,游客香客止步,所以如果越青道长不下来,唐晓是上不去的,更何况他们山上好像是真的有事,她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纠缠人家,想了想以后,回到待客的云水堂,给越青道长留了张字条,把她的地址和电话写在上面,然后就下山去了。

    心里纳闷太辰观发生了什么大事,那些小道士说是什么人醒了。道家有修炼闭关的说法,有的道长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会进入虚空闭关,难道是什么道长今天出关?不知道要他们要忙多久。

    唐晓带着疑惑回去了,想着自己反正留了电话和地址,太辰观的人要找她的话,很快就能找到,他们找来了,唐晓把书一交,也就完事儿了。

    原本空出三天时间来处理这件事情,现在有突发状况,是唐晓没法预估和解决的。干脆利用这段时间,去买点生活用品,把房间略微布置一下,剩下的时间,就戴上凉帽,专心拔草。

    一天三餐加宵夜,自己吃饭的时候,就去给土地爷爷上柱香,土地爷爷受了她三天香火,倒像是越来越精神了,周围原本丝丝淡淡的紫气,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浓。

    三天之后,就是唐晓正式上任期,这天她早上八点准时到了居委会,终于见到了她那两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在早上九点前出现的两个同事,小陈和小丽。

    小陈叫陈一峰,穿着新潮时尚,不像个公务人员,倒像是街上的二流子,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小丽叫王欣丽,全身上下都洋溢着跟陈一峰相同的气场——不靠谱。这两人不仅仅是气场相同,就连身份、背景、来历全都差不多,家里都有点资产,三流学校毕业以后没地儿去,家里托关系到一个不怎么忙的单位上班混日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