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正文 7.第 7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七章

    唐晓给太辰观留下联系方式,就等着他们联系自己,所以当越青道长打来电话,下午唐晓就去太辰观了。

    与第一次来时的毫无头绪比,这次唐晓就轻车熟路了,跟越青道长约定了时间,他就到门口迎她,把她直接从山下迎到了山上。

    山上的道院是太辰观的私人地方,一般香客是进不来的。

    越青道长请唐晓入座,说他去请师叔和掌门,一会儿后,两个中年道长前后走入。

    唐晓看见他们赶紧放下了正要喝的茶,站起身来,走在前面的道长长须白发,身量较矮较瘦,见人就笑,慈眉善目的。

    走在后面的道长就稍显严肃,短发加道袍,看起来精神矍铄,看起来比前面长须白发的道长更加仙风道骨。这位没有蓄发,也许是俗家道长或者居士吧。

    “小友就是越青所说,恩茂师弟的外孙女?”

    白须道长坐下后就对唐晓问,他说的恩茂师弟肯定是唐晓的外公张恩茂。

    “是。我叫唐晓。”唐晓自我介绍一番后,赶紧从背包里把那本气运符箓册拿了出来,送到那白须道长面前,白须道长也不客气,结果书册翻看两眼就点头确定:

    “越青与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有人寻我们开心,没想到是真的。”

    唐晓抱歉开口:

    “外公说他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盗取这本书册,一辈子耿耿于怀,不得安心,他不敢奢求师门原谅,只希望将这本书物归原主。”

    白须道长遗憾叹息:

    “当初恩茂师弟做出糊涂事,并不是无缘无故,天道法理,人情世故,总有迫不得已之时。”

    唐晓很意外太辰观的道长们居然这么通情达理,按照外公所说,他当年背叛师门,偷了这本书,他师父一气之下就把他逐出师门,外公到死都没敢回师门来请罪,就是怕师门不肯原谅。

    所以,当外公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她在脑中已经想好了到了太辰观,要怎么替外公道歉赎罪,都做好了给太辰观当牛做马的准备,现在的情况真是很意外了。

    “我替外公多谢道长们宽容,他在泉下有知,相比也能瞑目了。”

    白须老道笑眯眯的摆摆手,没有说话,一直坐在旁边没有开口的短发道长对唐晓问:

    “你外公生前可有悟出这气运符箓的用法?他可曾教过你法门?”

    唐晓心上一紧,原以为这事儿能顺便揭过去,道长们能原谅外公的盗书之事,想必也能原谅她学会这件事吧。

    不想对这件事有所隐瞒,道歉就要有个道歉的样子。

    “外公没有悟出,自然不会教我。”唐晓轻声说。

    短发道长面上露出失望之色,刚低下头,又被唐晓接下来的话给吸引了目光,唐晓说:

    “但,我悟出来了。”

    茶室中有片刻的安静,气氛变得有些古怪,两个道长全都讶然的看向唐晓,短发道长剑眉一簇:

    “当真?”

    白须道长也提醒唐晓:“这件事可大可小,姑娘慎言啊。”

    唐晓考虑片刻,昂首道:

    “气运符箓蕴含一万零八千种变化,我自小随外公研习道法,自问比一般人多些天分,这些符箓变化我从小就看在眼中,日日变化,每每不同,到后来在我脑中融会贯通,这些都是做不得假的。”

    “我之所以告诉道长们这些,也是不想让道长们觉得外公有所隐瞒,致歉诚意欠缺。更何况,若非真事,我这么说对我没有半点好处。”

    唐晓把自己当年怎么学的气运符箓,还有心里的一些真实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白须道长和短发道长对望一眼,只见短发道长起身走到唐晓身前,张开五指对着唐晓头顶一阵试探,果真在唐晓身上看见一道普通修道者梦寐以求的灵光,道家修炼法门千千万,唯有一点灵光不可求。

    有了这道灵光,那她学什么道法都事半功倍。

    所以,她说学会气运符箓一万八千种变化,瞬间就变得合理可信了。

    唐晓叹息:

    “我当时学的时候年纪还小,外公不知道我能学会才给我看的,等到我学会之后,他想制止也制止不了了。如果现在道长们想收回,我也接受。”

    这本来就是偷来的东西,学也没有经过人家允许,人家现在如果要收回,唐晓确实无话可说。

    “你既融会贯通,学会了就是你的,更何况这也不是青菜萝卜,我们想收回就能收回的吗?”白须道长捻须一笑。

    短发道长拧眉思虑片刻,对唐晓说:

    “你随我来。”

    唐晓一愣,不知道短发道长什么意思,直到短发道长走到门边,白须道长才出声提醒她:

    “世间万事,都讲究机缘,你既在这时出现,那便是缘,且随长天师弟去,他有事要想请你帮忙。”

    长天师弟……外公让她来太辰观找的,好像就是长天道长。

    唐晓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到他的地方,今天她把书还给他们,他们也不回收自己学的东西,已经相当够意思,于情于理,不管他们要唐晓帮什么忙,她都要力所能及帮一帮的。

    拿上背包,一路小跑跟上了长天道长的脚步,长天道长步伐很快,但也会有意识等一等唐晓,等唐晓追上去之后,他再加快步伐往前走,两边有些扫地的道童看见他都纷纷往两边退让,这种重视礼教的举动,让唐晓仿佛有一种置身于古代王权电视剧中的错觉。

    跟着长天道长绕过好几座院子,来到最深的一处,还没进门就听见一阵咣咣乱撞的声音,唐晓目光很快锁定在院子东南方的一个房间,因为那间房的气场很是不同,仿佛紫气缭绕,又仿佛黑雾罩顶,再加上从房间里传出来那种咣咣砸大墙的声音,怎么看怎么诡异。

    门外守着几个太辰观的弟子,正扎马步做法加固房间门窗外贴的禁制符,唐晓认识那种禁制符,是金光咒的一种,专门用来镇邪去恶,不禁怀疑,难道太辰观后院房间里关了个妖怪?

    长天道长来了之后,几个弟子就退到一边,长天道长对着房门打出一个三清咒,房里的声响暂时安定,长天道长对唐晓招手让她随他入内。

    唐晓一边在心里暗自期盼房里不要有鬼,她最怕鬼了,万一到时候控制不住,神志不清把太辰观给拆了,那外公不得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啊。

    忐忑的跟着进去,只见房里并没有唐晓想象中的恐怖鬼怪,房间里只有一个人,一个苍白俊美,满身邪气的年轻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