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正文 第7章 第 12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十二章

    所谓召唤术,就是以某种法术招来特定的魂魄,使其附身在特定的人身上,或报仇,或害人。

    “怪不得交手时怎么都抓不到痕迹,但凡附身被攻击时总有不契合脱身的片刻,但她就没有。”孙大师的胳膊受伤了,跟罗大师两人互相处理伤口。

    罗大师点头表示赞同,现在他可不认为这个小姑娘瞎凑热闹了。

    唐晓问李松林“李太太平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用召唤术的肯定是跟李太太有过节的,无缘无故人家不会下这么大的本钱吧。

    李松林思虑后摇头“她脾气还可以,不至于得罪谁吧。”

    “听说她前期发作的时候,是喜欢穿戏服唱昆曲是吗?她平时跟这些有接触?或者认识这方面的什么人吗?”唐晓目光看向了安母,安母果然神色一动。

    李松林摇头表示不知“她平时就不喜欢这种咿咿呀呀的唱腔,我偶尔听一回,她还生气呢。”

    就因为妻子不喜欢这种腔调,所以当她深更半夜用空灵的声音唱出来的时候才更加恐怖。

    安母神色异样,陈一峰看在眼里,问“阿姨,你好像有话要说啊。”

    陈一峰果断指出,所有人目光看向安母,安母眼睛飞快眨了两下,往李松林看了看,然后移开,正要摇头,就听唐晓说

    “你女儿现在被人缠上了,你要隐瞒什么的话,不是帮她,是害她。”

    安母神情复杂的拧眉,似乎在下什么决心似的,最终还是决定说出一切

    “小瑾在跟李松林结婚前谈过一个男朋友,就是唱昆曲的。”

    众人恍然一愣,大刘和李松林对望一眼,似乎在问舅舅知不知道这件事,李松林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晓。

    “那他现在人呢?”唐晓问。

    “死了。”

    安母沉吟良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那个时候小瑾……要和他分手,他不肯,当场从天桥上跳了下去,给路过的车撞死了。”

    众人默。

    事情仿佛开始有点眉目。

    安瑾身上附的会不会就是她死去前男友的魂?一个偏执到丧失理智的人,死了之后定然怨气加身,这个时候再经有心人引导召唤,的确很容易变成厉鬼来纠缠他生前得不到的人。

    根据安母的消息,李太太那个死去的前男友叫苏谦,跟李太太在大学里认识,后来李太太一个成了舞蹈老师,苏谦进了曲艺社,聚少离多,又没什么共同话题,感情很快出现裂缝,在一次争吵后,苏谦不想分手,以死相逼,最后真死了。

    听起来是一个偏执狂自己把自己作死的故事,只是不禁让人疑惑,如果真如安母所说那般,两人是感情出现裂缝之后,才提的分手,那苏谦怎么会以死相逼至自己跳天桥呢?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条线索,李太太近来的反常是不是苏谦魂魄归来,还得进一步确认。

    “可现在李太太身上的魂已经被安魂符给打走了,我们怎么确认?”

    罗大师问。召唤术之所以棘手就是这里,被召唤来的恶鬼厉鬼,威力巨大,足以把人折腾死,可一旦遇到厉害的,鬼被打跑的同时,也同时断了追踪的路。

    如果确认不了,他们别说找出幕后操纵的人了,就连附身问题都解决不了。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抓不到苏谦的魂魄,确实没办法问明情况。

    下意识往旁边的倪思阳看去,倪思阳好整以暇,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收到唐晓目光,才开声对安母问

    “苏谦的生辰八字你们知道吗?”

    唐晓眼前一亮,立刻明白倪思阳的意思。

    召唤术最难的就是请魂,第一次请的时候,需要进行很多方面的试探,排除,才能确定所请的正是自己要请的魂,说的通俗易懂点,就好像是无线连接网络,第一次需要设定密码,反复确认,之后只要输入固定数据就可以了,在召唤术中也一样,通常也是寻魂这部分最耗力气,但只要请过一回的魂,那就好办了,只要知道对方的生辰八字,只要会召唤术的人,谁都能请,并且操作非常简单。

    性命攸关,尽管安母不太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从李太太口中问出了苏谦的生辰八字。

    有了这些,他们就可以进行召唤了。

    孙大师和罗大师自诩正派大师,不屑做这歪门邪道的召唤之术,没办法,只能唐晓亲自出马,天知道她一个怕鬼都怕的不行不行的人,怎么会在这里招鬼。

    李太太是厉鬼攻击的目标,所以是很好的诱饵,唐晓在李太太床周摆好请魂阵,自己坐在阵外,召唤术出,请魂阵启,房间里平地掀起一阵阴风,床上的李太太忽的爆睁双目,四肢僵直,房间里的气压瞬间跌到谷底。

    床上被施了禁咒,因此被附身的李太太并不能起身,这也是唐晓之所以敢此时此刻靠近她的原因。

    “苏谦?”唐晓问。

    李太太喉咙里‘咔咔咔’的声响过后,发出一道男声“是。”

    “你……为什么要害安瑾?”

    “因为她该死。她该死!”

    男声听起来似乎有点破音,一会儿尖细似公鸡,一会儿粗犷似鸭公,总之非常难听。这种声音对于一个生前唱戏曲的人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当苏谦开声之后,他就显得越发暴躁,用李太太的身躯挣扎着身上的禁咒,表情十分痛苦。

    苏谦用破哑的声音控诉安瑾的罪行,原来当年两人并不是因为感情破裂分手,而是安瑾移情别恋,喜欢上了一个离了婚的富商,绞尽脑汁,用尽浑身解数终于让富商答应娶她,而苏谦的存在就是障碍,好巧不巧,那个时候她又怀了苏谦的孩子,她在富商面前精心营造出一种清纯可人的形象,决不能让苏谦破坏她的形象。

    但苏谦是个死心眼,认定了她就是她,在得知安瑾有了自己孩子之后,更加不肯放手,安瑾为了甩掉他,明明孩子已经被打掉了,还用孩子做借口骗苏谦,说如果他能喝下一杯刚烧开的热水,她就不分手,这种脑残的要求,一般人搭理都懒得搭理,可要不怎么说苏谦死心眼呢,他真敢喝!一杯沸水毁了他的嗓子,也毁了他的人生,却没能让他挽回女朋友的心,他知道真相去找安瑾理论,没想到又被她好一番羞辱,还拿他的嗓子说事,气得苏谦想不开直接从天桥上跳了下去。

    而苏谦死后,安瑾就再也没有任何阻碍,高高兴兴的做了别人的新娘,成了梦寐以求的富太太,所以苏谦要复仇,他要让安瑾拿命来赔。

    背后的故事让所有人都唏嘘不已,一段看似美满的跨年恋,却隐藏着一段丧心病狂的往事。

    唐晓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接下来的事情,冤有头债有主,于阳间而言,苏谦的死很难给安瑾定罪,但苏谦确实又是因为安瑾而死,所以,苏谦来报仇,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人鬼有别,她们这些人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恶鬼害人,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房间里平地掀起一阵阴风,在这阴风的助力下,原本被禁锢在床铺上的李太太突然冲破了禁制,直挺挺的从床铺上立了起来,床周的招魂阵铃铛响个不停,所有人都感觉情况不太对。

    李太太身体中突然冲出一团黑气,分兵几道,从各个方向攻击过来,唐晓硬着头皮祭出拷鬼杖,默念口诀,将拷鬼杖至于身前,勉强阻挡了几下那些气势凶猛,仿佛千军万马般奔腾而来的黑色雾气,苏谦那鸭公般凄厉的嗓音在整栋别墅里回旋。

    几团黑雾合并成一团,像是憋了个大招,一大团就往唐晓冲过来,唐晓往后稍退一步,撞到倪思阳身上,唐晓没好气的吼道

    “你别干看着,动手帮忙啊。”

    倪思阳淡定自若的摊手“病太久了,还没恢复,帮不了啊。”

    你妹!

    唐晓脑中正寻思着要不要再用倪思阳的功德加持一番,那团雾气却在她周身盘旋一阵后就像突然失去了主心骨,被什么东西无形打散了一般,原本杀气腾腾,可在接触到唐晓手中拷鬼杖时突然就烟消云散了,速度快到房间里还残留着他凄惨狂叫的余音。

    唐晓整个人愣住了,连她也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好对付,她甚至还没出力啊。

    “唐主任,你真是太厉害了。”

    陈一峰蹲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放下抱住脑袋的手,就赶忙给唐晓比了个赞。

    唐晓有些汗颜,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拿着拷鬼杖在那儿干笑。

    楼下传来声响,是孙大师和罗大师从外面回来了。

    他们刚才的分工是,唐晓招魂,两位大师出去追寻根源,也就是那个率先用召唤术把苏谦召唤回来做厉鬼的根源。

    苏谦的魂魄就是魂引,通过他的生辰八字可以把他召唤过来,也可以通过召唤时的轨迹,找到那个控制他的人。

    楼下似乎有呼和之声,看来孙大师和罗大师不负重任,抓到了源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