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赤阳墨帜玄武歌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尘埃落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蜀公面对着蜀国文武及数万禁军的面,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郑重道出,而樗里骅闻言后也不多话,立刻抱拳施礼后就接过了蜀国相邦印信和司马兵符。

    在他的眼里,与蜀公相约演的这场戏本就不必追求完美而只是要个过程罢了。

    既然蜀公将他的戏份演完了,那就该轮到樗里骅自己上场了。

    望着满脸血污,被人第一个押到白虎殿前的严叔段,腰挎印信兵符的樗里骅抬手一指那抖得如同筛糠般的蜀国司马,冷笑一声后大喝道

    “严贼,昔日剑阁关上,坐视我抗戎秦军与戎人死战,坐视王敏将军绝望自刎之时,可曾想到过今日你会被我秦国人抓住”

    樗里骅话音刚落,他身旁一人立刻大喝一声,冲向了严叔段。

    “今日老子才知道当初剑阁关上的守将是你这老贼,若是昨夜就知道了此事,你安能活到今日。还我弟兄们的命来。”

    大喝间,众人只见一道黑影风也似的跑向了严叔段,定睛看去,只见那人不是当初带领蜀北郡残兵一路顺着汉水南逃的谢韫又会是谁。

    其实直到昨夜,谢韫才知道了樗里骅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官爵不高,但能独当一面的青年将军。

    而且,当他知道樗里骅已经做到了秦国左更的位置时,他虽然吃惊但也终于明白,为何樗里骅能够带领那么多的秦军进入了蜀国意图鸠占鹊巢,图谋一国了。

    快意恩仇本就是谢愠豪爽的性格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当初蜀国兵马不让王敏将军率领秦国败军南入剑阁,导致大军全军覆灭的画面从来都没有从谢韫的脑海中消除。

    自然而然,他也就对谋取蜀国的行为兴致颇高。

    但当他这时从樗里骅的口中获知那剑阁守将就跪在自己面前时,他哪里还有耐心等待樗里骅的审判。

    怒发冲冠的谢韫连同他身旁的十数名王敏麾下部将冲到了严叔段的面前,丝毫不理那满脸血渍的大司马苦苦哀嚎,二话不说就是一通胖揍。

    而樗里骅则用他冰冷的面孔望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幕,丝毫没有出手阻拦的念头。

    只是他用余光看到,自己身后那蜀国的君臣们看到如此惨无人道的一幕,纷纷吓得站也站不稳了。

    别说是他们,就连殿前空地上那八万蜀国禁军看到昔日司马被殴打的惨叫连连,也都纷纷面色苍白,默然无语。

    因为昨夜,当他们去往相邦府外平戕司马与相邦府的火拼时,就亲眼看到了突然出现的秦军将士们那强悍到极致的战斗力。

    只是短短半个时辰,被视为精锐的司马亲兵三千余众就被突然出现的秦军击溃并击杀殆尽,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

    八万禁军眼看着两军相斗,却始终不敢出手,直到蜀公的军令传来,他们才颇有些“兴高采烈”的

    放下了武器,做了那些北境杀神们的俘虏。

    如今又看到那在昨夜战场上如同死神一般的秦军统帅谢韫赤手空拳殴打严叔段,这些兵士们除了心有余悸之外,又哪里会生起反抗之心呢。

    短短数十息的时间,被殴打的严叔段就没有了气息,那像是杀猪般的惨叫突然停下来时,所有人都明白,这昔日权倾朝野的司马大人是彻底归天了。

    “相邦大人,您看首逆刘执与严叔段均已伏诛,我们还是进殿商议国事去吧。”

    因为严叔段被人活活打死而突然变得寂静的白虎殿前,蜀公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在樗里骅的身后向自己新任的相邦开口恳求道。

    对于这位老人来说,杀人虽然从来都只是自己上下嘴唇闭合之间的简单事情,但亲眼看到一个人被活活打死在自己眼前时,还是让他惊吓不已。

    所以能亲口向樗里骅提出如此理智的建议对于内心充满恐惧的蜀公来说已然是十分不易的事情了。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樗里骅却闻言后只是冷笑了一声,随即头也不回的向他说道

    “君上莫急,首逆虽死,但从逆仍众。

    食君之禄,替君分忧。

    虽然本相还没有领到蜀国的国俸,但我也该替君上分忧,将乱臣贼子尽数杀尽,还君上一个朗朗乾坤再说。”

    “相邦大人,还要杀人吗”

    蜀公听到樗里骅的话后,急得都快要哭了出来,但樗里骅哪里还会等他再次开口说话,立刻派人将严叔段麾下未死而俘虏者三百多人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随着一声令下,三百多面如死灰的俘虏全部被斩首示众。

    接下来,樗里骅又将其尸首绑在了早就准备好的木架上立杆示众。

    这番作为让蜀公和其他蜀国文武官员也不禁大为恐惧,更有甚至竟然当众失禁,屎尿横流。

    当然,做这些事情的都是当初从蜀北郡逃到落樱山中为寇的秦军,他们可丝毫不觉得亲手为自己死去的袍泽报仇雪恨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这还不算完,樗里骅随后又命人将禁军和蜀公身旁官员中那些刘执余党以及严叔段麾下的官员们尽数抓捕斩首后,白虎殿外的屠杀才得以宣告结束。

    当然,这份关于余党的名单是南侯府的,当陆询果真退出了益都的各方势力争夺,不插手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樗里骅自然有义务也乐得去帮助自己的盟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樗里骅再一次回头看着白虎殿外树立起的尸林血海一眼后,这才满意的吩咐了下去,命人将昏厥的蜀公抬回了白虎殿中。

    因为按照当初与陆询约定好的计划,落樱山的刘执大军将由陆询派兵整编,而龙岭一线的关隘防务则将由樗里骅自己派人接管。

    所以,昏迷的蜀公还不能停止内心的折磨,他还要被救醒,来给自己写上一些诏令,用来收拢整编龙岭一线蜀国的军队。

    虽然这些事情也是极为棘手的,一个不好就会遭遇到那些人数甚众的边防军士们的反噬,但当刘执和严叔段死后,所有的困难也都将迎刃而解。

    况且对于樗里骅和陆询这样的枭雄来讲,大不了到时候再杀些人就是了。

    派新封副将许小羊和新封裨将军谢韫分别率领一万秦军和四万蜀国禁军带着蜀公亲笔书写的联秦抗戎诏令北上后,樗里骅在益都城中也只剩下了毛彪的千名亲卫与谢韫留下的两千秦军。

    但身为蜀国相邦和司马的樗里骅却已经在蜀国政坛一手遮天,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安危的问题。

    而益都城中被迁出白虎殿的蜀公一家才是真正需要祈祷自己能够活下来的人。

    大权独握之后,樗里骅先是将手下的亲兵分派到四万禁军中担任大小将官,以期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将秦军的严苛训练带到蜀军当中来大幅提高他们的战斗力。

    就如同他曾经命令北去许小羊和谢韫在接管龙岭防线后,对二十万蜀军做出同样的事情一样。

    其后,樗里骅又安排两千秦军去往蜀国各地,收拢地方兵马进行整编。

    他希望在半年后,蜀国国内能够产生一支十万上下的可战力量,随他北上进入河东郡。

    对此樗里骅满怀希望而且深信不疑,毕竟王河大帅当年率领五十万蜀军横扫北境,赶走戎狄的往事不仅是樗里骅,更是这天下间的每个人都记忆犹新的。

    樗里骅认为,蜀国绝不是出弱兵的地方,只要有强悍的将领,强悍的将令,勇武的精神,严格的训练,那么蜀国雄兵将会再次决定天下的命运。

    兵事安排妥当之余,樗里骅对政事又做了一番安排。他命顾道远不必回到河东,而是要求他带领蜀国百官,为数十万大军征集可用的粮草。

    樗里骅决定,早则半年,多则一年,自己要和兵锋抵达神京,被楚军牵制在那里的萧锦行决战一场。

    这是第一次,不由戎人决定的主动决战,

    这是第一次,神州大军吹响全面反攻的号角。

    但在此之前,樗里骅还要渡过一道危险重重的难关。

    所以当樗里骅安排好了蜀国一切的事情后,就等候在白虎殿中,等待着不久前与之约定的人来与自己做那个约定好的事情。

    单机一年一个月,实在是心力交瘁。写书也没有了当初那股冲劲。

    暂时休息一下吧,多想有人能一直看书与我讨论书中的故事,可惜这一年多每天只有我一个人对着电脑默默码字。

    对不起了,每天订阅的三位兄弟,十分感谢你们的陪伴。但你们能不能说句话。

    哈哈,再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