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白狐与黑兔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屈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着林墨兔敌视的目光,其实莫芷芯并不在意,施温和木雪绒的生命,只是她很喜欢这种摧残人的意志的事,如果自己不喜欢的人,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对方会不会俯身在自己身前。

    “我是无所谓啦,毕竟那两个人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莫芷芯说着,又看向林墨兔,现在对方是看不到的,所以她只能让自己的语气,多一些挑衅。

    “是啊,施温和你不过萍水相逢,木雪绒你对他也没什么很深的感情吧。”听着莫芷芯的话,林雪狐也在一旁说着,毕竟和旁的相比,带着林墨兔去看大夫才是最重要的。

    “别说是萍水相逢,就算是个陌生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是应该的。”他无法去责怪自己哥哥,对方一向是这样的,只是自己不能因为林雪狐的冷漠,也变的冷漠。

    “然后呢?让他们俩对你感恩戴德吗?先不说施温,木雪绒对你的态度你自己也有感觉吧。”林雪狐的语气又变的冷冰冰的,一旁的莫芷芯听着林雪狐的话,又想着,不会被林雪狐一说,林墨兔就放弃了吧,那自己乐趣不就要消失了。

    “做一个善良的人不是好事么,你这个做哥哥的不支持他就算了,怎么还阻止他呢?”于是莫芷芯又下场了,她可不想林墨兔被林雪狐去劝服,所以她又站在了林墨兔那边。

    “不需要你替我说话。”林墨兔先是沉思了一下,正准备回答的时候,又听到莫芷芯抢答了,于是他先跟莫芷芯说了,然后又跟林雪狐说着。

    “我知道哥的意思,那我就不去了,哥去救他们吧,我会跟木木做个了断的。”林墨兔想了想,选择救人,大概还是有些虚荣在里面的吧,只是结果是好的不就行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喜欢跟着你,可以保护你,这是好事。只是你不能只让他付出,偶尔也该回应一下,而不是想现在这样,做一些触手可及的事。”也就是灵熙阁没人,不然林雪狐这句话,就已经够吸引一大波仇恨了。

    “喂喂喂,我说你也太轻看这里了吧,好歹这里也是一个名门哎,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把他们俩救出来吗?”莫芷芯看着两人似乎要吵架的样子,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又忍不住吐槽。

    “这女人好烦。”林墨兔还在思考林雪狐的话时,又被莫芷芯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于是他又拉着林雪狐,想走远一些,吃了瘪的莫芷芯想发泄,但是她也知道,两个人自己都碰不得,所以只能待在原地。

    只是一个转角之后,两人就停了下来。林墨兔思考了一下,虽然自己表现的很喜欢交朋友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对所有人都是有一个心中的界限的。

    对施温是,对木雪绒是。而林雪狐因为是他哥哥的原因,所以成了父母不在之后,唯一一个在界限内之中的人。可是木雪绒却一次又一次的想走到界限之中。

    林雪狐大概是注意到了这一点,虽然他的目的也只是想更好的利用木雪绒,让木雪绒可以保护现在可能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林墨兔,所以才希望林墨兔回应木雪绒。

    “哥的意思我明白,我会努力的。”林墨兔原本是想质问对方的,但是他也不是小孩子了,就算是无恶不作的莫芷芯,都会想要救左宗门的人,自己也该从童话之中走出去了。

    “好,那你现在去让莫芷芯带我们去找他们吧。”林雪狐点了点头,然后他又牵着林墨兔的手,于是他就发现了,林墨兔好像误会自己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不管怎样,只要林墨兔到最后身边有人就行了。

    “什么!”林墨兔听到林雪狐的话,第一反应自然是不肯的,但是不等林雪狐开口说些什么,林墨兔就自己说服了自己,于是他又表示:“我明白了。”

    莫芷芯还在生气的时候,又看到双生子从转角处走了过来,看着林墨兔的表情,莫芷芯也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了,于是她靠在一旁的机关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林墨兔。

    “请你带我们去找木木和施温。”林墨兔说着,又鞠了一躬。莫芷芯看着这个刚才还不屑自己的力量的人,转眼就屈服了,虽然有一些无聊,但是也不能玩的太过火。

    “位置错了哦,我在这里。”莫芷芯用法力将自己变走了,然后又出声捉弄着林墨兔,虽然不能玩的太过火,但是稍微玩玩是没有问题的吧。她看了一下林雪狐,林雪狐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冷冷的看着两人。

    “拜托了,之前是我不对,不管你想怎么做,请先救人。”林墨兔还是相信自己哥哥的,是自己哥哥将自己带到这个地方的,他不可能捉弄自己,所以肯定是莫芷芯因为之前的事还在赌气了。

    “他们被抓走都是晚上的事了,现在去也只怕已经晚了。”莫芷芯垂下眼眸看了一眼林墨兔,她就喜欢对方这种不爽自己,但是又不得不求着自己的样子,于是莫芷芯又偷偷的笑着。

    “不管怎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莫芷芯的话,其实是有一点吓到林墨兔的,他只知道,两人遇到了危险,却不知道,两人是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就已经被抓走了。

    而且,之所以发生这一切还是因为自己,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松口,让木雪绒做自己的眼睛,他么俩也就不会跑出去了,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妖精死了是没有尸体的,不过施温只是有一些妖化而已,可能还能留个尸体。”莫芷芯不急不慢的说着,只要林雪狐不表态,她能一直玩下去。

    “我想他们肯定还活着,你要是不想去,只要告诉我们怎么去就行了。”林雪狐感受到,莫芷芯时不时的看着自己,看来,对方还是很看重自己的。

    最重要的是,他感觉到林墨兔的情绪已经有一些不对了,如果是愤怒还好,偏偏是自责,他大概是觉得那两人会遭遇到这种事都是因为自己了吧,还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还是我带你们去吧。”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林雪狐,莫芷芯有一些被吓到了,然后她又快速和林雪狐隔开了一段距离,看着莫芷芯要带路了,林雪狐又扶住了林墨兔。

    只见莫芷芯抛出来了一个球,在球落地的时候,又变成了一个机关人,机关人第一眼就看到了莫芷芯,紧接着,他又表现出了服从,莫芷芯说明了,自己要找人之后,那个机关人又在前方带着路。

    “怎么会多出来了一个人的脚步声?”由于看不见,其他感官就变的敏感了,林墨兔并没有嗅到机关人身上的味道,但是他听到了机关人的脚步声。

    “那是一个机关人,不知道莫芷芯用了什么法子,但是现在看来,她是那个机关人的主人了。”林雪狐说着,又看了一下莫芷芯,看来莫芷芯很喜欢主仆游戏呢。

    “你想要吗?我也可以改造一个送给你。”听着林雪狐的话,莫芷芯又笑了笑,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被识破了,她也确实是想试验一下这个机关人的能力。

    “不必了。”林雪狐果断就拒绝了,要是现在施温在的话,估计又会说莫芷芯做这种事是不符合道义的,但是兄弟两人并不在意这一点,毕竟在林墨兔看来,莫芷芯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对方做出这种事,也正常。

    机关人带着三人走着走着,就消失了,这让莫芷芯有一些意外,看着眼前的迷宫,她四处试探着,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地方有特殊之处。

    “怎么了?”感觉到停下脚步之后,林墨兔也注意到了,好像那个机关人不见了,虽然有林雪狐在旁,但是对于发生的未知状况,林墨兔还是有一些不安。

    “那个机关人不见了,凭空消失了。”林雪狐解释着,看来莫芷芯这一次受的仆从不够听话啊,居然还会自己逃走。不过当务之急,是确定机关人带他们到的地方没有危险。

    在林雪狐检查有没有危险的时候,莫芷芯也搞清楚了,原本不是机关人‘叛变’了,而是因为前面,只有机关人和妖精可以去,所以三人就被留在这里。

    察觉到这一点的莫芷芯,又看了一下身后的两人,她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两人,剩下的,就不该自己管了。莫芷芯说完之后,又朝着一个放下伸出了手,又有一个球落在了她的手上。

    “哥,这下怎么办?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林墨兔想着,要是自己还看得见就好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了,他想一定还有办法的,只是现在的自己,只能依附与其他人。

    “她不是说了吗?只要成为了妖精,就可以进去了。”林雪狐看了一下离开的莫芷芯,还真的是,一点犹豫都没有,要是自己交代在这里了,就有趣了,可惜那是不存在的。

    “可是我们是人啊,而且变成妖精的话,我们也会出不来吧。”虽然自己哥哥说的好像有道理的样子,但是那是莫芷芯的话,可信度可不高。

    “拿着这个,等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会扯三下,到时候你再拉我们出来。”林墨兔只感觉到一阵冰冷的触感,还没有习惯,那东西就像是有生命一样,缠在了林墨兔手上。

    “这是什么?”林墨兔感觉到一阵恐惧,而且林雪狐现在也不知道还在不在自己身边,于是林墨兔连忙问着,好在现在的林雪狐还能回答他的问题。

    “吸血荆棘,你我是双生子,我想它不会伤害你的,不过你还是尽量不要出血的好。”虽然林雪狐跟林墨兔讲过这段故事,但是他并没有给林墨兔看过吸血荆棘。

    “这就是吸血荆棘吗?它一直都在哥的体内?”听到这个名字,林墨兔就想起来了,于是他又摸了一下吸血荆棘,与它想象的不同,虽然是藤蔓的触感,但是并没有荆棘。

    “是的,我先去找他们,要是还有什么疑问,等我回来再说吧。”林雪狐原本是想不打声招呼就走的,但是现在的林墨兔可不能看到自己消失,所以还是打个招呼吧。

    “好的,我会等哥回来的。”这下林墨兔的话已经没有人回应了,他想,自己哥哥应该是已经去找施温和木雪绒了吧。他站在原地想了想,又决定找一个建筑物。

    毕竟那是三个人,自己一个人未必拖得动,还是找个建筑物,先绑着,一来可以省力,二来也保险一点,想到这里,林墨兔又在四处摸索着。

    只是这里是迷宫,所有的建筑都是一体的,并没有合适林墨兔绑的地方。不过这里原本也不是固定的迷宫,在林墨兔不知道的时候,又触发了一些机关。

    林雪狐找到两人的时候,木雪绒正跪在施温的面前,看起来,施温大概是为了保护木雪绒,所以变成这样的吧,也不是第一次了,林雪狐又摇了摇头。

    “一点都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这种人,就算善良又有什么用呢。”林雪狐说着,又蹲下身子,这个样子施温都没有死,也是奇迹了。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他的善良不是没用,要不是他我现在已经死了。你这种没有感情的人,根本不配说这种话。”木雪绒听着林雪狐的话,又生气的推开了林雪狐。他对林雪狐也算是积怨已久了。

    “抱歉,是我错了。”因为蹲着,所以木雪绒一推,林雪狐就倒了。但是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站了起来,又说了那些话,木雪绒听着,又愣了一下。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一点了,所有的伤害,打在林雪狐身上,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不仅不会让人解气,反而会让人更加生气。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