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正文 第270章 娘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云平在街上听到这消息,差点没把肺气炸了。

    这什么情况呀?

    那于名渊的家伙是个猪头吗?外面传这种对他们家郡主如此不利的话,他也能听得下去?

    他们家小郡主那么温柔,那么善良,平时跟人说话都细声细气的,生怕吓着人家,外面的人怎可如此污秽她?

    白云平忍了一下,只忍了一个咽吐沫的时间,便又暴了起来。

    不行,他得去一趟侯府,他得去见见于渊,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那两个孩子,哼,于渊护不住他们家小郡主,还指望他护住他们的皇子吗?

    做梦的吧?

    于是,一个秋高气爽的白天,白云平穿一身京城人惯常的夹衣,混在人群里,看似悠闲散步,其实直奔于家而去。

    还未走到,就在半路与到两个珠光宝气的,奇怪的又臭屁的人。

    先说两人的衣着,女的一身大红,上面金丝绣线,缀着一颗颗珠子,头上金色宝玉珠钗,恍的人眼花,连脚上的绣花鞋上,都缀着两个硕大的珍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似的。

    男的一身大紫红的宽衣长袍,骚包的要命。

    关键是腰间竟然挂着一块金制的禁步(腰带上挂的玉配,一般用来压住衣摆,最早用于古代女子,后来男子也常用)。

    白云平几乎想捂眼。

    他只见过别人用玉做的禁步,第一次见有人用金子做,看不出丝毫矜持君子样,反而透着土里土气的土样。

    这两人坐在马车里,但是马车的车帘卷起,让外面的人充分见识到,他们的财大气粗,还有俗不可耐。

    最不幸的是,这两个人还认识他。

    正当白云平想折身走开时,却觉得自己袖管一动,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到了上面。

    他用一只袖子轻轻抚了,退往无人处。

    这才看到上面粘着一颗小小的泥球,将泥球捏开,里面是一个纸条,上面写:“广济寺见。”

    白云平一点也不想见他。

    但看这两个人的方向,应该也是去侯府的,他要这个时候过去,就不太合适了。

    暂等一等,也误不了他教训于渊。

    白云平折身去了广济寺后面的树林里。

    不过半支香的功夫,一个身着深蓝布长衫的人便也窜了进来。

    看到他,勾手就要去搂他的肩,被白云平一下摔了下来。

    十分嫌弃地拍了拍被他碰过的地方:“怎么舍得把你那身骚包衣服脱下来了?你应该穿着好好游一游街,这样今天京城的老百姓都不用吃饭了,想想都吐。”

    沈鸿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毒舌,反而“嘻嘻”笑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豪,很有钱的样子?”

    白云平对这家伙的审美已然绝望,连话也不想应了。

    然后,他听到沈二说:“这样做为大嫂的娘家人,不会给她丢脸吧?”

    白云平把头转了过来。

    “你要做我家郡主的娘家人?”

    沈鸿把身子一正,脸上带上自认为帅气无敌的笑:“怎样,合格吧?”

    白云平当下就弯腰吐了。

    这是什么鬼娘家人,是要把他家郡主往坑里拖吗?就这品位,就这穿搭,以后他们家郡主还不被人笑死?

    他吐过之后,一把拉住沈鸿,恶狠狠地说:“我警告你,别在京城说认识我们家郡主。”

    沈二公子很乖的点点头:“嗯,我确实不认识你们家郡主,我只认识我们大嫂。”

    白云平:“……”

    两人在树林里,像个三岁半孩童似地吵了一架。

    最后为了不影响于渊和项希音的大婚,两人很有爱的各退一步。

    沈鸿可以做南梁郡主项希音的娘家人,但必须把那种骚包的打扮改了。

    至于如何显出配上于渊,两人决定,从宅子上开始。

    于夫人买的那处宅子太小,根本显不出他们的富贵来。

    沈二公子当天回去,就花了一大笔钱,在京城买了处堪比侯府的宅子。

    且堂而皇之地在门头上挂了个匾额“项宅”。

    又花重金备了一份大礼,带着他已经成功订婚的,未过门的媳妇儿白姑娘,登了侯府的门。

    沈家和于家从前就认识,大家同在京城,一个朝中重臣,一个是天下富豪,难免会听说。

    至于于渊和沈鸿的友谊,两家大人知道一些,但知道的也并不十分多。

    现在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表涩少年,早就长成了翩翩公子,样子已然大变。

    沈鸿带带着白苏上门,说自己是项希音的弟弟,于夫人半点也没怀疑有假。

    只是有些不解:“音音不是说她只有一个哥哥吗?怎么变成了弟弟?”

    这种问题对沈二公子来说,根本不叫问题。

    他张口就是一套说词:“我姐自小温柔善良,在村子里总是被人欺负,我做为弟弟肯定要是保护她的,保护的多了,村子里都认为我才是哥哥,她是妹妹。”

    于渊瞪他的眼里都快生出一堆火了。

    但沈二公子选择看不见,继续吹:“我小时候在我们村里可厉害了,谁敢动动我姐,我能叫他三天下不来床……”

    这次连白苏也看不下去了,硬着声音道:“还是先去看姐姐吧。”

    于夫人早已经让人去内院里唤傻妮来。

    姐弟相见,场面有一刹那的尴尬。

    好在沈二公子热情不减,很快就把这事掀了过去。

    之后就是商量傻妮回娘家住的事。

    离婚期也没剩多少天了,傻妮确实该搬出侯府了,但于渊不放心。

    于夫人也不放心。

    音音这个弟弟看上去怪热情的,可总给于夫人一种不太靠谱的感觉,她怕自家到手的儿媳妇儿,万一跟他出去几天,再起什么变故。

    所以以傻妮要收拾衣物行李为由,让他们次日再来接人。

    把沈鸿他们一送走,于夫人马上就找于渊打听,问他以前认不认认音音的弟弟,人到底怎样等。

    于渊只敷衍几句,便找了个借口出来。

    说实话,他也不放心。

    最近太后那这虽然没再有所行动,后宫里相对来说也很安静,但是前朝却出了很多事。

    这些事接与后宫是相连的。

    于渊都说不好,是他们在伺机而动,还是又在筹谋别的事情。

    无论如何,他不能大意。

    他去了项宅。

    宅子是新买的,虽然花了高价,里面大致的东西也都有,可再怎么说也是新宅,里面很是凌乱。

    于渊去的时候,沈鸿正一边嘟囔一边收拾,白苏手里端着一盘果子,站在廊沿下的荫凉处指挥。

    二公子看到他来,立马扔了手里的抹布,跳了过去往他身后看:“爷,你来了,大嫂呢,没跟你一起来。”

    于渊瞟了一眼地下:“你让你大嫂过来,是想让她帮你打扫的吧?”

    沈二公子被看穿心思,半点也不尴尬,反而笑着道:“大嫂擅长这些呀……”

    话还说完,一颗果核就飞了过来:“沈雁之,你还有脸说,大嫂过来是要做新娘子,要出嫁的,你让她帮你打扫院子,你是怎么想的?”

    她自己也把果盘放下,走过来给于渊行礼。

    在于家,因为扮的是傻妮的弟弟和弟媳,所以她对于渊并未行什么大礼,这会儿才拱身道:“于爷。”

    于渊本就不在乎这些,直接让她起来,话入正题。

    “大婚的所有东西,侯府都准备妥当,这边不必忙什么,现在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你大嫂在京城里并不安全。”

    他的目光扫过沈鸿,沉声道:“有人已经向她下过两次杀手了?”

    沈鸿也收起了刚才嘻笑,回道:“已经知道了。”

    于渊微骈了一下眉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刚一入城,就遇到了白云平,从他那里知道的。”

    侯府未来少夫人遇刺,在京城里并不是什么秘密,白云平又时常在大街小巷里走动,知道这些倒不足为奇。

    于渊也没再多说什么。

    他只是担心:“所以,她如果搬到这里,你们两个是护不住她的。”

    这次沈鸿倒是有了信心:“爷你放心吧,不只我们两个人。”

    于渊目光看向他,示意他往下说。

    沈鸿道:“大牛他们已经在来京城的路上了,大概就这两天就会到。”

    他顿了一下,还是说:“还有管一和萧柔茵,今天如果不到,明天应该也差不多。”

    于渊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沈鸿道:“刚得到的消息,南梁已立新帝,是原靖亲王嫡子萧然。”

    这个消息于渊倒没那么意外。

    凭着萧然的聪明才智,他若想争,那位置早晚都是他的。

    他这么早动手,其实对于渊来说是好事,至少相对于萧然来说,与他们这边的关系,要比萧峥好太多。

    既然南梁帝都成了萧然,萧柔茵能来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了。

    自家亲哥是皇帝,她的兵权怎么也跑不到别人的手里。

    如此,于渊倒是放心不少。

    “那等他们都到了,再接她过来吧。”

    之后看了一眼仍然有些乱的院子,一边往外走,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可以请人过来打扫一下,反正也不缺那点银子。”

    沈鸿没有激动,而是把眸光转到了白苏身上。

    很有些可怜巴巴的:“大嫂没两天就回来了,照我这个速度,实在打扫不完,要不还是听爷的,请人吧?”

    白苏瞪他一眼:“就知道偷懒。”

    但最后还是同意了,让他请人来收拾。

    其实沈家在京城的生意不计其数,沈家的产业在这里也有许多。

    就沈鸿买的这处宅子,他们自家都有不知多少,在那儿空置着。

    但他此次来京,主要是为了正事。

    这正事牵涉皇权,牵涉势力,牵涉京城之中的各方力量,有很大的风险。

    他不想让家人跟着他一起冒险。

    所以人虽然回来了,但到现在都没回家去,也没跟家里说他回来了。

    所以,也就不能动用家里的东西。

    不过,手里只要有银子,在哪儿都是好办事的。

    第二天,沈鸿就领着一队临时雇用来的仆从,开始收拾院子。

    也是当天,萧柔茵和管一进了京城。

    他们到后不久,牛林五人也来了。

    有这么多人在,院子里的事也就好办多了。

    傻妮是在隔天,这边全部安置妥当,才把她接回来。

    相对来说,她还是觉得跟沈鸿他们一起在这边,更舒服一些,因为大家彼此了解,不用藏着掖着。

    不过,傻妮过来,还带了两个人,小双和小路。

    两个小姑娘刚开始来,看到这么大一栋宅子,里面的花草树木,虽是新栽的,可也不逊色于侯府。

    再有前面沈鸿去侯府那一趟的造势,以为这里是个比侯府还要严格,还要有规矩的地方。

    所以她们小心翼翼,紧跟在少夫人身边。

    到了她们住的院子后,也不太敢出去走动,尤其是看到院子里安安静静,几乎没有下人们走动,就更不敢动了。

    直到傻妮与“娘家人”寒暄以后,转头去看她们的时候,两个丫头才小声问:“少夫人,这……宅子里的下人都住在哪里?”

    傻妮笑着摇头:“这里没有下人。”

    是了,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这里一个下人也没有。

    自己屋里的小事,都自己完成,院子若有什么事,就大家一起完成。

    唯一有分派的就是牛林,担任着整个宅子的吃饭工作。

    傻妮说:“你们到这里,也不必像在侯府那样,只管去忙自己的,不用管我。”

    两个小姑娘互看一眼,十分局促:“少夫人,我们的事就是伺候您啊。”

    傻妮想了想,突然就笑起来:“那就跟我一起制药吧。”

    小路的脸“唰”一下就白了。

    小双也有些不自在。

    在旁边看着的萧柔茵不明所以,问她:“音音,这是怎么回事?她们听说跟你一起制药,怎么会吓成这样?”

    白苏也奇怪地看着他们家大嫂。

    两个月不见,大嫂都学会吓人了吗?瞧把两个小姑娘吓的,话都不敢说,直往后退。

    直到傻妮告诉她们,她用在西域毒山上得到的药方,学会制他们的毒后。

    一个从小神医,一个南梁将军才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

    表情竟然跟小双小路神似。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