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救世主她睚眦必报

正文 一百零七章 山河热血同仇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尧京西北,雄浑的山峦守护着浅阔的尧河向东流去,河偶有鱼筏如柳叶般轻飘飘顺流而下。

    红褐色的乱石堆满滩涂,向山脚不断伸展,滩涂之伫立着稀疏粗矮的黄叶胡杨。

    清晨,露气未散。囚车摇摇晃晃停在乱石滩边。西塞军中尉杜恒、左路指挥使姚琛、中路军检点卓无敌被推推搡搡带下囚车。

    刽子手举着巨大的砍刀跟随在后。

    赐死的结局已经预知,三人面朝大河站立,眼神中流露出对人世的冷漠与疏离。

    宣旨内侍前,轻慢地扫了三人一眼,读道:

    “西塞军中尉杜恒、左路指挥使姚琛、中路军检点卓无敌,常年俯首叛将叶谦,为虎作伥,意图裂土祸国。朕意,立斩不赦,夷三族!”

    内侍“嚓”一声合圣旨,塞到杜恒手中,道:“三位将军,准备路吧。”

    杜恒紧紧抓着圣旨,五指青筋暴起,喉中挤出一串颤抖的悲笑。

    姚琛绝望向着苍天,自嘲地摇着头。

    卓无敌则木然望着滚滚大河,似乎已经灵魂出窍。

    “我杜恒,一生守疆,何曾惜身?苍天可鉴,叶谦叛国之事,与我等绝无半分关系,陛下,你怎可如此黑白不分!”

    他极力嘶吼,要将生命中最后的愤怒发泄殆尽。

    姚琛悲切长叹一声,道:“叶谦害我!今不明啊!”

    内侍冷哼一声,嗔道:“死到临头,还敢指责陛下,快把他们砍了!”

    三人被强行按下,跪对苍山大河,凄凉大笑。

    刽子手喷酒于锋刃,厚重的大刀狠辣劈下……

    一柄长剑破空而过,“哐当”一声,将三柄大刀全数砸落在地。

    众人惊讶回头:

    倒伏在地的古老树干,有一人静坐观河。黑色斗篷遮住他一半容颜,仅仅露出一双修长凤眼。

    他微抬眼睑,缓步走到三人面前,摘下斗篷。

    “陛下……”

    “参见陛下……”

    众人慌乱俯身,沈稷云淡风轻地向勾勾手指,示意众人起来。

    他刻意地扶着杜恒和姚琛的手臂向一提,那二人受宠若惊,又将卓无敌一并拎了起来。

    “你们都退下吧。”沈稷挥手示意那内侍带着刀斧手和押送兵离开。

    “陛下,可……”

    那内侍警惕地看了一眼杜恒三人,觉得将皇帝留在他们身边十分危险。

    沈稷微微蹙眉,向一侧扬首,再次向内侍强调了自己旨意。

    待闲杂人等走远,沈稷开始带着三人慢慢向河边踱步。

    “知道这是哪里吗?”他望着滚滚流淌的大河,低沉发问。

    杜恒和卓无敌极少进京,举目四望,心中茫然。

    只有姚琛答道:“这里背靠尧京,面向大河,山外与代郡相接。若是尧京告急,此处当是决战之地!”

    沈稷欣赏地看了姚琛一眼,带着沧桑追索的神色道:

    “这片滩涂叫做红石滩,百年之前,鬼方曾经在此与我的先祖决战,那一战流血漂橹、死伤无数,以至于河滩的石头全部都变成了红色。”

    “是……庆平之役吗?”杜恒压抑着嗓音低声发问。

    “对,庆平之役,是北徽的荣光,也是北徽的彻骨之伤。

    当年鬼方洗劫代郡后,直捣尧京。我方守将长久未经实战,节节败退。

    以致立国二百年的都城被洗劫一空,整个北方全部沦陷,百姓被奸淫掳掠,惨状横生。”

    沈稷说完,又面色凝重,转向卓无敌道:

    “无敌的家乡就在代郡,想必在你小时,还对鬼方蛮兵杀婴**的恶行有所耳闻。”

    卓无敌紧皱双眉,神情愤慨:“我就是因为恨那些畜牲,才参的军!”

    沈稷轻轻拍拍卓无敌的肩膀,道:“我记得,当年我为太子,第一次带兵,你还是个新兵蛋子,那时你给我说过这话。”

    卓无敌眼神微惊,先前的绝望以至漠然,瞬间被融化。

    沈稷神情有些悲怆,又看了看杜恒和姚琛,道:

    “鬼方入侵三年后,先祖景宗皇帝于阵前继位,率军收复了大片失地。

    最后,双方主力集结红石滩,徽国战将、士兵和玄术修士损失十余万,景宗皇帝也以身殉国。

    但鬼方损失更加惨重,不得不退回戈壁以北,五十年间未再袭扰边境。

    今日想来,如果庆平之役失败,你我皆是蛮族奴隶,我们的子子孙孙也将重复地狱般命运。”

    沈稷将目光转向杜恒,道:

    “你家中有三子、三女。为人父母者,更知为子女计。

    与异族之战,没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之说。那些投靠鬼方的将领,即使打了胜仗,在自大的蛮族心中,他们也不过是奴隶与狗。

    也许你们自己可以忍耐,但子女被人轻贱踩踏你们也能忍吗?”

    杜恒眸光微沉,似是思及自己的儿女,肃穆摇头。

    沈稷的目光越过大河与高山,默默望向旷远的长天,叹道:

    “所以,当我第一时间知晓叶谦叛国,真是无法相信。

    这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个家族的事,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命运。

    就算今日鬼方军队再临尧京,我也会与都城共存亡,绝不向那些禽畜无心之辈低头。”

    三人立于沈稷身侧,望着大皇帝决绝而坚定的表情,皆是同仇敌忾:

    “陛下,我们都是堂堂七尺男儿,保家守土是我等天责。引外族入侵,便是我们敌人,我姚琛请以死战!”

    “杜恒请以死战!”

    “卓无敌请以死战!”

    沈稷用眼角余光瞟了下这三人,对他们的表态感到满意。这才跟他们透露了叶谦被人易容顶替的猜测。

    三人见自己被处斩时无人来救,对叶谦已丧失信心。心中也逐渐明白,叶谦在尧京搞出的失踪案不过就是要留下他们与紫霄纠缠,这样他一人回军中呼风唤雨更加容易。

    也就是说,如果叛变的叶谦是真,那他根本没有当他们三人是自己的心腹;如果叛变的叶谦是假,那么他们扫除奸恶更是责无旁贷。

    因此,沈稷再谈起叶谦时,他们也只是默默倾听而已,没有做更多表示。

    沈稷由此更加放心,道:“现在,西塞军还有十余万兵士不受叶谦控制,多为你们的部属。朕也需要你们帮我收起军心,共同御敌。”

    三人随后辞别沈稷,准备奔赴兵部领命。

    沈稷长久目送,三人走出百步,又向他叩首再拜,直到渐行渐远。

    ……

    “出来吧。”

    沈稷收敛了情绪,一脸阴沉地望着现身的四郎,道:

    “虽然他们的家眷都在尧京,但我还是不放心,我要你在他们身边各布几名暗修,这三人如有异动,格杀勿论。”

    四郎默不作声,低垂的眼睑下却掠过一丝鄙夷。

    沈稷眼角一挑,侧目叹道:

    “不要做出那种表情,我是个帝王,不是侠士,不讲究一诺千金,我要的是万无一失。”

    四郎嘴角勾起一丝微嘲,依然不发一言。

    沈稷咬着嘴唇,重重地喷了口鼻息,不满地瞅了四郎一眼,道:“不可教也!”

    四郎一脸漠然:“我要去一趟南策军,尧京这边,我兄长已经安排好了。

    叶谦这事未查清之前,陛下和各位官员最好少出门。”

    “你真有把握招降南策军?”

    四郎并不看沈稷一眼,语气淡淡道:“我没有,但是,我恩师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