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届魔妃不好当

正文 第2章 断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谢绾在剧情中搜到的。

    红衣少年姓舒名扬,和原主是表亲关系。

    原主的姑姑咸宁大长公主嫁给了燕北王舒凡,他们的次子就是舒扬,而咸宁大长公主的长子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主,燕北王世子,舒振。

    沈安是这个世界的反派,对原主忠心职耿,最后在原主死前被乱箭射死,那箭抹有触之两个时辰内就会死亡的剧毒,名日断肠。

    谢绾的思绪飘向远方,系统提示音将她拉了回来

    谢绾:“这有什么好触发的呢?他不是淮南王的儿子吗?随便派个暗卫证实一下就好了。”

    小统子:“呵天真。”

    沈安一直看着对面的红衣女子不知在想什么,突然有些好奇,陛下她在想些什么?

    早膳很快就用完了。

    谢绾以后宫不得干政的理由花了千言万语才将某祖宗送走。

    “沈爱卿有何要事?”

    谢绾问的不冷不淡。

    原剧情中也有这一幕,不过沈安是在原主吃用完膳后,才来的。

    “陛下,燕北王世子三年孝期已过,是否应该为他准备晋封燕北王位的仪式了?”

    沈安的询问不无道理。

    藩王嫡长子世子大约都是成婚之日并册封礼,然后入朝为官,待他有了世子后举家迁往藩地。若是藩王不幸早逝,世子需守三年孝,然后举行册封礼,再是一样的流程。

    如今燕北王世子孝期已过,按礼来说,朝廷是应该为他举行册封仪式的。

    可北方雪灾连绵国库空虚,这件事情只能暂压拖置。

    谢绾从书架上拿下一叠画卷。

    皆是女子的画像。

    她出声道:“这是礼部从五品宫员世家贵女中层层挑选出来的,舒振已经二十有四,不小了,来沈世子,你看看,哪个女子配得上他。”

    沈安挑了挑眉,眼中划过一抹兴味看了过去。

    第一张画像上的美人儿就是原主的好姐姐忆愉郡主。

    画中女子温婉贤淑,安静乖巧得个像是一副画儿。

    谢绾去看沈安的反应,面无表情,黑眸无波好似古井。

    谢绾有些惊讶:难道女主光环对反派boss不起作用?

    剧情里的反派沈安的确不是因为喜欢女主而一直和男主舒振针锋相对,那沈安的目的是什么?

    谢绾不死心的出声询问,“沈世子以为忆愉郡主如何?”

    沈安眉眼疏淡:“郡主凤仪,自是极好的。”

    他说的模棱两可。

    谢绾将李愉的画卷拿走,第二张画卷上的人是裴家的小姐。

    贤良淑德慧质兰心。

    更是太皇贵君的侄女。

    ”安世子年纪也不小了,可有什么中意的女子?”谢绾见迂回战术不好用,直接开门见山。

    不过就算沈安真有意中人。

    她也不会给他们赐婚。

    她的任务对象,怎么能飞到别人家。

    沈安眸光微黯,只听见她道:“回陛下,臣暂无娶妻之意。”

    谢绾眨眨眼,终于笑了:“嗯,这种事也急不来。”如此,她就放心了。

    沈安:……也不知谁张罗着给舒振选妻。

    沈安和谢绾一同看完了画卷。

    “利用”完沈安的谢绾准备赶人:“沈世子若是无事的话,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沈安弯腰拱手:“回陛下,臣还有一事。”

    谢绾懒懒的开口:“说吧。”

    “臣怀疑薛氏一族有二心,陛下可否要将他们斩首示众。”

    直接斩首示众?可以,这很原主。

    剧情里也有此事,原主因为李愉,也就是忆愉郡主“苦苦”劝阻的原因并没有动他们。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与忆愉郡主可没有关系,更何况,薛氏一族的确有二心,她想了想:“只是怀疑?世子可有证据。”

    “请陛下给臣三天时间,臣一定给陛下一个满意的答案。”

    沈安并没有气馁,去找人证物证去了。

    谢绾注视着他的背影,沉默不语。

    她早晨刚醒来时就派暗卫去查他小时候的事情了,说来这皇室暗卫的实力真不是盖的,而且还忠心耿耿说一不二。

    十岁做《瑶琴赋》,长安一时洛阳纸贵,进国子监求学。

    十三岁乡试第一名解元。

    十六岁会试第一名会元。

    十七岁殿试第一名鼎元。

    连中三元。

    因两年疾病缠身,赋闲在家。

    十九岁被派往地方出任一七品官。半年后觐为刺史郡守。

    二十岁入京进兵部军器监,又升兵部左侍郎,户部左侍郎。

    二十一岁任户部尚书,又升中书令三省长官位同丞相。

    九岁之前资料?

    无???

    身世的调查一片空白,让她人从何查起啊?

    于是她又派暗卫暗中赶去了大雍、大楚的边境。

    她刚到这个世界,也不能急于求成,打草惊蛇。

    系统悠悠的开口:“宿主,这个支线任务是隐藏剧情哟。”

    “也就是说你给我的世界剧情不完整?”

    “连个剧情都给不全,要你何用?”

    “人家还没有这种权限嘛”。

    忆愉郡主是原主二叔荣亲王的长女姓李名愉。

    薛家的确被李愉收为已用,所以哪怕没有查出证据,谢绾也准备制造证据扔进薜府。

    剧情里原主被害可是有薛家的落井下石,只有李憬和舒扬、苏信、沈安忠实的站在原主身后。

    李憬的父亲也是荣亲王,母亲是荣亲王的平妻。

    李愉母亲是荣亲王妃,荣亲王英年早逝,荣亲王妃在打理王府,在朝中担任要职,同时还不忘打压李憬这个忆憬郡主,所以说李愉李憬是原主的堂姐妹。

    而原主姑姑咸宁大长公主嫁给了燕北王舒凡生下舒振舒扬二子。

    所以舒振舒扬是原主的姑表兄弟,而如今舒振为其父守孝期已过,是应该封爵的。

    沈安是准南王将军的独子,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因为当时原主登基,舒振又在守孝期间,先帝破格准许还未婚未袭爵的沈安入朝辅政。

    沈安也不负众望,三年时间从七品官员成为了当朝左相。

    其实先帝如此作为还有一个原因,淮南王远在边疆,是大雍惟一的异姓王。

    最宝贵的就是这个独子,让这个独子在朝作官,一方面表示皇恩浩荡不可辜负,另一方面就是作为人质的存在。

    若不是沈安是淮南王的独子,且沈安不止一次的干脆拒绝,原主早就想将沈安也收入皇官了。

    原主并不是喜欢美男,而是收入皇宫做质子更好。

    比如说裴家长子,薛家长子次子,还有燕北王府二公子舒扬,原主的表弟。

    原主并没有碰过他们,只给出了相应的位分。如今朝廷格局是原主沈安一派为保皇派,而原主叔母荣亲王妃一派,称亲王党,苏信是清流派的领袖。

    三党相互制约,总体上还是保皇派占优势。

    但是男主舒振再入朝后就不一定了,男主是燕北王世子,朝中有不少他父亲的故朋亲友,他一入朝,这种三党平衡的朝廷局面就会被打破。

    剧情里男主带着不少大臣加入亲王党。

    出现了亲王党一家独大的情况。

    所以,谢绾要去破坏剧情了。没错,今天是女主李愉,被男主使用内力使她落水然后再去见义勇为,装作无意看见她,然后救她上来的日子。

    而谢绾打算取代男主去救女主。

    男主接近女主自是别有目的。

    或许是因为女主的身份,亦或许是图女主背后整个亲王党,但不管是什么,只要能不让这几人联手就好了啊。

    北方虽是有雪,但偏南的北方就温和多了,湖水开始融化,莲池湖水波荡漾,春意融融。

    一辆低调的玄色马车缓缓停下。

    众人只见一位俊气秀逸的小公子从马车上下来,优雅举止中还带着潇洒。

    下了马车后,就围着莲池湖绕了一圈。

    果然见到了男主舒振,他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好,以以文会友的方法,将一些书生邀到这里参加赋诗会,到时他自己众目睽睽之下与李愉有了肌肤之亲,哪怕是皇家也不能赖了这门亲事。

    只能将李愉,许配给他。

    这般想着,谢绾的脸色更冷了。不管女主是好是坏,都是她皇室的郡主,舒振敢打这种祝主意,她胆子倒是不小。

    沈安约了一些官员在茗香楼饮茶,这官员中有几个是最近和薜家来往密切的。

    沈安和官员们正谈着一些事情。

    他目光不由地飘向窗门,就见到一个月眉星目的白衣少年从一辆低调简约的马车缓缓而下。

    宛如一块上好的璞玉一般,纯洁无瑕,阳光酒在他身上熠熠生辉。

    沈安向来喜欢穿白衣,先帝更是特允他可以在朝堂上不穿朝服,而是着白衣。

    他第一次见有人能将白衣穿得像他一般如此矜贵出尘,风华无双……

    他临窗而坐,静静地看着那白衣少年一步一步进入他的视线。

    他也就看得更清晰了,将手中水杯轻放,却是仍发出了不小的声音,怎么会?

    是她?

    尽管谢绾将自己的面部轮廓硬化了,但沈安就是准确无误的认出了来人。

    是宫中那位。

    众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浓安举动有异,也纷纷地朝窗户外看。

    谢绾似有所感,抬起头来,就看见了自己的任务对象,沈安。

    二人对视一眼,心中思绪各异,朝着沈安点了点头,就移开了目光,她还是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不能耽搁。

    沈安也不知为什么,心中竟有些难以言喻的失落。

    众位大臣们大多数到底是没看出什么名堂,只有一个白胡子文臣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目光不明意味的在谢绾和沈安二人之间来回转了几圈。

    谢绾为了准备这件事,特意让她的贴身婢女楚儿多带了几件狐裘。

    毕竟原主内力虽然深厚,武功在长安城内也排得上是前五,但也要防止意外。若是女主太弱了怎么办。

    要不是小统子哭看求着说没必要,谢绾还想着把太医院的院正也带上。

    原主不会医术。她的人设十天内不能崩。

    不过原主会泅水倒是众所周知的。

    谢绾要下水救人就可能会弄湿脸,脸上的伪装就没有了,若是被人认出来也好解释。

    不一会李愉来了。一脸焦急姗姗来迟的东张西望。

    不久后李憬也来了。

    谢绾惊诧了一瞬,原剧情中李憬可没来。

    不管了,女主来了,男主就开始行动了。

    只见他手中一道劲气打出,李偷李憬站在一起,男主劲气打来时,女主不知是凑巧还是什么。

    微一侧身。

    劲气打中了李憬。

    “嘭”的一声,李憬掉进了莲池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