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届魔妃不好当

正文 第64章 不用考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对夜白有着一种熟悉感可是她却从自己的印象里还有小七的记忆里都无法找到夜白这个人的存在。

    白发的人,她只记得上次修紫墨和她说的老太太可是那个是个女的而面前这个是一个男的,她根本就不会把她认为是那个给修紫墨临月纸扇的老夫人。

    安静了一下,她冷漠地看着他,“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我的身份,现在你是想要杀我的?”

    在异世人们最想的就是杀强来证明自己的强再取代他的地位,之前谢绾也遇到过几次追杀自然不会认为是有人来保护她的。

    就像是说的,这个世界保护你的人很少但是真正想要杀了你夺取你身后的权利还有地位的人却源源不竭。

    夜白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怎么就把人心想得那么坏?”

    谢绾嗤笑一声,她见过太多肮脏险恶的人心,当然不会再轻信任何人。

    无论是在华夏大陆的时候还是在异世,无论是慕容音还是那个把小七害了的神秘男子,都不是好人。

    “你我非亲非故,你出手相助,难道不是有目的吗?”

    “我是有目的。”夜白勾起唇角,“因为我喜欢你。”

    谢绾怔了下,像是听见笑话似的轻笑了几声。

    “第一次见面你就说喜欢我,看来你的目的还真的不是一般般的大。”

    “第一次见面就不代表我不能喜欢你吧,一见钟情你知道的。”他将衣袍披上,缓缓迈步朝她走来,“而且我喜欢的,是你的灵魂。

    话音落下,他站在了她的面前,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的眼睛。

    莫名的,谢绾慌了下。

    他的眼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像是一片汪洋大海,里面似乎承载着浓厚得让她看不懂的深情,那种深情铺天盖地的朝她席卷而来,竟让她感到压迫不已。

    但是她的慌张不是容衍给她的感觉,她知道这种感觉不是爱情,却也分不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情。

    她移开视线,往后退了一步,“我没时间听你闲扯。”

    转身要走,却又听他说道:“小七,我可以帮你解除一切麻烦。”

    她嗤笑一声,“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

    无论是华夏大陆那个曾经背叛过她的男人还是现在的夜白,她都不喜欢依靠别人,只想要自己一个人努力,努力走自己的路。

    而且,就算不是一个人,那么那个人也不会是夜白只能是一个人,而那个人只会是容衍。

    他迈出一步,贴近她的身前,“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我可以护你一世安宁。”

    谢绾又笑了。

    多么熟悉的话。

    曾经那个男人也这样子和自己说过,那是她生命中最看重的一个男人,最后还不是离开了自己么?

    现在看到夜白,她隐约感觉到了曾经那个人带给她的感受,对夜白的熟悉感和一些好感也就莫名的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冷意,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对别人的情绪加在夜白身上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看着夜白,脸上露出一抹冷艳孤绝的笑,“可惜,我要的永远和你没有关系。”

    夜白站在门前,看着谢绾白色倩影的身影消失在了黑夜里,微微失神。

    之前她也是这样子和她说的,曾经的她笑容满面,每天对着他笑喜欢追在他身后喊他夜白哥哥,那时候的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后来,那件事情之后她逐渐变得冷漠,对他的态度变得越发的糟糕,那时候他以为她会明白他的心的。

    可是,他还是错了,就在他即将告诉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子冷漠的说着她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更加不希望他再出现在她的身边……

    那时候,他不希望她在她身边他便默默的关心她,默默关注她的一切,为了她,他可以把所有事情都抛弃。

    这一次,他不愿意在她背后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的保护着她,他开始贪心了,看见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开心的笑时,他希望她的笑可以给自己。

    这次他明明知道她可以解决好那些人可是还是忍不住想出现在她面前,和她说说话,就算是最后的结果是这样子。

    她离去,他还在这里……

    只要你愿意回头,我一直都在,可是你却从未想过回头。

    直到白狐出现在他身边,他才收回视线。

    “主人。”白狐心疼地看着他,“你身份尊贵,怎能用伤害自己的方法去讨好她?”

    “你没有爱过一个人是不会懂得这种感受的,有时候爱情会让人显得卑微。”

    人也愿意为爱情卑微到底,无论对与错,爱情本就没有对于错,只有爱与不爱。

    就比如,他爱她,而她始终没有爱过他。

    白狐看向夜白的侧脸,脸上露出一丝的苦笑。

    没有爱过一个人吗?她在他身边守了千年,比他心中之人还要久,她对他的心意,只有他看不懂。

    时间真的不是一个良药,它不能让他忘记她爱上自己。

    “主人是打算在这里待着吗?”白狐脸色微微一笑,又问道。

    他不答,只说道:“这几天你先回去,不用跟在我身边。”

    他还不能回去,如今在她面前露了脸,怎么会轻易又离开她呢?

    白狐蹙起柳叶眉,“可是你受伤了,我走了谁照顾你。”

    他又看了一眼谢绾离去的方向,唇角微微扬起,“她会再出现的。”

    白狐看着他坚定的表情,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微的一应便离开了。

    夜白看白狐已经离开了,目光又看着远处的地方。

    他脸上白色的面具依然还在,把手轻微的伸向那道伤口,伤口周围瞬间多了一些黑色的烟雾。

    “呵呵,为了她,你还真的下得去手,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黑暗中的声音冷冷的嘲笑道。

    夜白的手顿了一下,收回自己的手看向离自己不远处的黑色身影。

    “看来你是被他伤的不严重了,现在还能出现在我的面前,你难道就不怕我出手吗?”

    夜白脸上的神色在看见他之后冷了许多,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虽然我被那个伤得严重了可是他不也一样被我伤了,就算是逃了又如何,两人之间还是我占了上风。”

    顿了顿他又说“可是你呢,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甘愿受伤还故意把自己的伤加重为得就是博取她的同情心。我是应该说你情根深种呢?还是说你明明知道她不喜欢你却偏偏用这种低级的手段去接近她呢?”

    他越说,脸上的笑意越重了,冷冷的嘲讽。

    虽然是实话但是夜白的脸色还是微惨白了,无论过了多久能让他生气的只有关于灵儿的事情。

    现在被自己的死对头说出来,心情自然不好受了。毕竟这个死对头做事情从来不是自己的对手。

    “我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夜白手回手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说“还有,你以为你伤得他很重吗?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的实力了,就凭你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又怎么可能伤得了他多么的严重。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你有那个女人和那个小女孩在手你以为你伤得了他一分一毫吗?”

    “而且不巧的是,你再飞越国所密谋了几年的事情已经彻底被他们给摧毁了。你这次不仅仅是自己受伤了还让任务失败了。”

    夜白抬起自己的头冷笑说“你觉得,像你这样子没有什么用处的人他会放过你吗?”

    那人站在那里表情僵硬住了,夜白说的没错。

    自己虽然把他打伤了可是他的伤却没有自己严重,而且自己一直以来都胸有成竹的事情也被那个男人轻易就破坏了。

    “哼!你好自为之吧。”

    为了不在夜白面前露出输的表情,他冷哼一声便离开了。

    夜白看着他离去了,神情恍惚。

    他说的没有错,他说的也没有错……

    谢绾自从那夜离开了那个地方之后便一路走,找了一个客栈休息了一下。

    夜晚她睡不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感觉脑子特别乱。

    最近的事情太多了,丞相府的事情容衍早就替她安排好了,三小姐这个人有与没有没有什么关系了,她也自由的在这里休息了。

    可是,容衍那几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小小现在又是在哪里过得如何?而容衍和关辰又是为什么会受伤?

    容衍和关辰离开她知道是不想连累她,但是如果她的存在只是为了和他一起甜蜜而没有经历一些苦难,那她也不愿意存在在他的生命里,不愿意成为他的负担。

    现在的她是要去寻找消息也是去寻找一个答案,她觉得有些事情似乎要渐渐浮出水面但是她却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今天晚上遇见的夜白……

    他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受就像是大哥哥的一种亲切甚至比自己六个哥哥还要亲切的感觉。

    可是她又没有见过他,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印象。今晚的那些人想要把她抓去做什么她不知道,而且直觉告诉她,那些人和那个残叶的组织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又是谁想要抓自己呢?她实在是想不通,也不太想去纠结这个问题因为在小七的印象里面。

    想要混混之首小七性命的人不少,想要陌姑娘性命的人也不少,想要花溪谷七小姐的性命也不少……

    差不多每个人都有想要她性命的理由,现在看来见过小七样子的人应该不少,她明天出去的时候有必要戴一个面纱以免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今晚的夜白还是让她有些好奇,这个夜白本就身手不凡,为何会出现在那条树林里又为何出手救她。

    这些如果说是巧合的话,那为何夜白会故意受伤不躲开那个人的攻击。

    如果说他是喜欢自己的话,她还真的不相信自己又有如此大的魅力。

    毕竟第一次见面还是在黑灯瞎火的夜晚看都看不清她的样子,她怎么可能会相信夜白会喜欢上自己。

    而且论夜白的实力还有样貌应该不会缺乏别人喜欢的,但她却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恶意,难道是装的?

    谢绾在心底里否认了这个想法,毕竟可以在她面前装的人几乎还没有出现。

    那么他到底是谁?接近她到底有何目的?

    谢绾认为不会有人做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的,所以夜白到想要做什么。

    脑海里浮现出夜白的伤口,谢绾瞬间感觉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毕竟他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她这样子丢下他真的好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