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香艳桃花村

正文 第七十五章许黑子审案(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七十五章许黑子审案

    一直亮着的灯突然说灭就灭了,眼下漆黑一片,只留十几支蜡烛跳动着焰火,可是焰火也莫名奇妙变成绿色的鬼火。舒悫鹉琻这可把曹节两人吓坏了,战战兢兢相拥着,大气不敢喘。

    窗子是关着的,按理说没风才对,可是这时节狂风四起,花圈架子咯吱咯吱作响,两只竹架子来回移动,与地面磕碰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烛火闪烁不定眼看一只只熄灭了,曹节赶紧背着风挡住最后一根蜡烛,不让它熄灭。

    可是当他看那只拼命保护的蜡烛时,绿火跳动,就像精灵可怕的眼睛,吓得他连连倒退几步,一不小心像是踩到了什么,噗嗤爆响,滚热的液体溅得两人脸上身上都是。

    曹节把烛光一照,差点失手让蜡烛落地,一把火烧了灵堂。“鬼啊,鬼啊!”原来四处飞溅的液体竟然是红色液体,看起来跟血液一般无二。王寡妇借着烛光也看清了曹节脸上都是血液,见血可不是好兆头,有民俗言,无故见血,定有血光之灾,大难临头峥。

    “天啊,见血啦!难道我真的有血光之灾?”曹节紧绷的神经立刻崩溃了,垂头丧气跌坐地上。突然感觉背后冰凉冰凉的,不回头不要紧,回头看时,他差点眼珠子掉下来。竟然是一颗人头从背后一闪而过,他分明看见了那颗人头血红的眼睛,那是杀戮,是仇恨,杀戮和仇恨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干嘛,你掐我脖子干什么?”王寡妇只觉脖颈一紧,呼吸已然困难,见他还不放手,心里以为他要杀人灭口。毕竟作为曹家少爷的情人,知道一些秘密是很正常的。曹节还没意识到王寡妇快要被他勒断脖子了。不管王寡妇怎么反抗,怎么抓伤他的双手,他始终死死掐住王寡妇的脖子。

    强子一看这情形,要闹出人命了,那还了得?“迷魂散好了没?快点,不然要出人命了!客”

    “马上好了!”老三见那熄灭的药台还残存着迷魂散,便一把点着了。“快戴上口罩,不然我们就要反受其害了!”

    原来这迷魂散除了提神,让人产生幻觉外还可以导致人昏迷不醒。虽然药效有限,但让对方昏迷半个钟头还是可能的。迷香的香味让曹节紧握的双手慢慢松开,两眼渐觉疲惫,缓缓入睡。王寡妇才得解脱,不然今日她就会活活勒死,香陨九泉了。

    当二人稍微苏醒过来时,朦胧眼中只见到了一处好地方,是如何一个去处?原来是阴界判司,万鬼轮回地的幽冥地府。

    大殿两旁先后排着刑罚大阵,第一阵叫油锅阵,直径一米五的大油锅,黑油滚烫,锅子下面燃烧着熊熊大火,凡是卖淫嫖g,盗贼抢劫,欺善凌弱,拐骗妇女儿童,谋占他人财产,妻室之人,皆下此狱;第二阵拔舌阵,凡在世时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之人均入此狱。小鬼掰开犯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第三阵剥皮阵,也叫铁树阵,树上皆利刃,自来人后背皮下挑入,吊于铁树之上。生生将犯人周皮剥下来,入此阵者皆是不孝父母,夫妻不和之人;第四第五阵分别为石磨刀锯阵,石磨刀锯的是偷工减料,欺上瞒下,贪官污吏,欺压百姓之人。

    这一座座刑罚大阵着实让人心惊胆寒,再作恶多端的人看到这些残酷的刑罚,两腿都要发软,心魂皆要惊惧。曹节和王寡妇万分恐惧看着那一座座铁架,一副副刑具,魂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口里直呼,“各位鬼差大人,饶命饶命!我等诚惶诚恐,我等心存敬畏!”

    大殿上坐着一位长官,生得凶神恶煞,头戴帝王冠冕,身着乌龙袍,脸黑如炭,额上生来一轮日月垂旋。正是阴司活阎王,包公包黑炭,不过既是强子假扮,不妨唤作许黑子。右手边站着一位手持判官笔的僚佐。不用说此人便是阴间判官了。

    大堂两边鬼差罗列,一副副狰狞凶恶的样子,四处幽冥之火不断闪烁跳动,丝丝寒气透彻心扉。“堂下跪的何人?报上名来!”阎王爷发话,一拍惊堂木,惊堂巨响犹如炸雷振聋发聩至极。

    “大王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姓谁名谁,快快报上名来!”判官吹鼻子瞪眼,面相凶恶。

    “小人是阳界桃花村人氏,不知大王因何捉我前来,还请大王通融,我上有九十岁老祖宗,下有嗷嗷待哺之婴啼,望大王垂怜,望乞方便一二!”曹节吓得六魂无主,以为自己莫名奇妙死了,来到了阴界。

    “大胆狂徒,休得胡言!我给你方便,谁与我方便?你当吾阴司是何地方,任由你胡闹!”阎王许黑子再拍惊堂木,“再敢胡说,让你受剥皮抽筋?之苦!那厮又是谁?你与他可有何关系?”

    王寡妇请了万福,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大王,小女子乃是阳界桃花村人氏,我和他并无任何关系,还请大王明察!”

    “在大王面前还敢胡言乱语,真不怕阿修罗地狱,不怕刀山火海吗?”判官面无表情,仿佛生来就不会笑,“别都看着我,我生来不会笑!”

    “你们这对狗男女在本王面前还敢说慌,来人啊,大刑伺候!”许黑子大怒不止,要给二人行刑。曹节等人赶紧磕头请饶,一五一十道出两人那些年所做过的勾当。

    “纵然是对奸夫淫妇,本王也绝不轻饶!本王平身最恨对爱情不忠之人,来人给我上刑具,大刑伺候!”

    “听到没有,大刑伺候,你们聋了!”判官对着众鬼差敕令道,那些鬼差一副阳痿不振的样子。曹节趁这空当赶紧喊冤,大呼自己冤枉。然后编造各种谎言,一时半会儿把那些鬼差搞晕了头。

    强子偶尔瞥了一下灵台旁的铜镜,镜中的自己刚猛威武,要说还真与阎王七分神似,难怪把这些蠢货骗得晕头转向。

    “你如何请饶?拿出你的诚意来,我可以在阎王面前替你们美言几句!”判官悄悄给他们捎话,强子充耳不闻,当作什么都没听到。

    “判官大人救我,判官大人救我!我有万贯家财,只要大人救我一命,我愿悉数奉上,聊表心意!”曹节真是求命心切,想出了私钱贿赂判官等人的挫计,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说的就是这个理!

    “你堂堂阴界判官,岂敢阴天花月之下收受贿赂?那厮与你所说,快快道来!”

    “启禀大人,这厮告知于我房产不下十余,家财数万,正要私自贿赂下官,请大人明察!”

    “大胆狂徒,你阳界之人大多欺诈凶煞之辈,再有杀人越货,奸淫掳掠,与人有约,却不守承诺的无耻之徒,可是事实?把账本与我看,本王可酌情从轻办理!不然种种刑罚大阵让你吃尽苦头,做鬼都不易!”

    “大王明察,句句属实!”

    “既然如此,你还不快束手认罪,我好与你减刑,饶你一命!”

    “谢大王仁慈!我说,全都说!当初桃花村建学校之时,省里拨了十万款项,望大王明鉴,修学校哪里用得着十万巨款?自然是他曹家与县乡的一些干部私吞了剩余拨款金额,数额巨大。贪赃枉法挪用公款已是大罪,奈何他们不思悔改又联合东头村等几个村子挑起村与村之间的纷争,从中争夺蕴含金矿宝地的十里地。多亏黄天有眼,没让这伙贼人得逞。最后就是当初曹家跟乡里村里达成协议,只要曹家出钱给大伙建礼堂,修公路,开水渠,一旦转为私有,所得钱财与曹家同分,是也不是?因此曹家少爷在他们的扶持下,坐上了生产队队长的宝座,从此大权独揽,一人专断。等新礼堂建好了,曹家按照私下议定规矩,将按人头收取场地费,其中大小官员皆得分红是也不是?小女子但求大王秉公执法,缉拿恶人,宽恕小女子无知之罪!”王寡妇顾不了那么多,保命要紧,再者曹节方才要置他于死地,如今只有豁出去才能活命。

    “你这贱人,敢出卖我?我杀了你!”曹节面露狰狞,要活活掐死王寡妇,众鬼差赶紧挪开他的双手,从恶魔手中救下了惊吓过度的王寡妇。

    “你说,我命判官作记录,那厮再不安分守己,我便令人打你皮开肉绽!”阎王一声令下,众鬼差将曹节摁倒在地,噼噼啪啪的板子见血肉。曹节正挣扎着之际,忽见地上人影跟他一般呼号大走,这影子不正是他自己吗?便知他非鬼魅。再往铜镜看去,镜中之人不正是那十殿阎王,竟然是鬼王怎么会有影像?所以当时心里就亮堂,这些鬼王鬼差皆是假扮。那铜镜是最大的败笔,阴曹地府哪需要什么铜镜?分明是灵堂里用来给客人整理衣装容颜用的镜子,以表对死去之人的尊敬。

    就在最紧要之时,一个小厮不小心跌倒在地,原本凶神恶煞的鬼差现出了原形,竟然是人为的恶作局。曹节发疯似的要找强子报仇,强子带着王寡妇迅速离开了此地,方才判官已记录下他大多罪行,而且证据确凿。保护证人的安全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曹节揍翻一名假扮鬼差,正欲上前拦阻,奈何强子人多势众,围了上来。很快曹节被人用木头砸中后脑勺昏厥过去,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