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香艳桃花村

正文 第九十章看我少林奶抓手,我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九十章看我少林奶抓手,我抓!

    “小强?小强不是蟑螂吗,我可不是蟑螂,我是跳蚤,专门跳到你身上吸食人血,顺便揩揩油,嘴里还得哼着,人生多美妙,生活多美好,早上来梳妆,晚上喝人血。舒悫鹉琻”

    “去,一边去,恶不恶心做跳蚤,还要吸食姑奶奶的血,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蚊子才叫拍,蟑螂用脚踩,用脚…”强子才说着,顿时就有一种警惕感,果然脚跟传来一阵剧烈疼痛,比这女人来了大姨妈还痛得厉害。“我就用脚踩,怨不得我,这是你自己说的,蟑螂就得用脚踩!嘻嘻…”

    “你踩了我你要补偿我,不然我要做坏事,我要…”强子还没说完,小巧挺胸来迎,正瞅着低胸袖口里一条深沟绵延到更深处。面对强势的女人挑衅,强子只有更加强势,采取更加雷霆手段才能在男女博弈中获得优胜。“我擦,看我少林龙抓手,我抓!”强子色淫淫笑着,变手掌为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抓住那两只没毛兔子,没毛的兔子比真兔子摸起来还柔软还舒爽,那手感能说第一,没人能说第二猷。

    “你抓得人家咪咪好疼,快…快松手…人家要来了哇!”小巧尴尬推着强子,强子不仅没放手,反而直捣龙潭虎穴,让小巧穴中水花乱溅,像下了一场咸雨,还带***味,味道怪异。

    “你这个臭蟑螂弄得人家妹妹都是水,我也要,我也要弄得你弟弟口吐白沫,脚底生疮!”

    “话说妹子谁家弟弟脚底能生疮的?旷古奇闻啊,那你妹妹能长花吗?湛”

    “能,谁说不能,你们男人弟弟能生疮,为何我们女人妹妹不能生花?这叫歧视,看不起的女人悲剧下场就是你们全被阉割,做太监!公公来叫两句我听听!”

    “阉了?我包括在内吗?我可是被你欺负,何尝欺负你们?姑奶奶,饶命啊,奴婢不敢了!”

    强子摸着喉咙,尖着嗓音恶搞道,逗得小巧花枝怒放,胸前两个大疙瘩此起彼伏,完美的波浪线在眼前晃荡。

    “哎呀,我们可真背时,老大坐在轿子里只顾着***,把苦力劳力费力都扔给我们兄弟,实在是天理难容。你说***就***吧,还动静闹那么大,唯恐我们不知啊!”一个长着尖嘴猴腮的后生神神叨叨,说得人耳根起茧子。

    “喂,臭小子你抱怨啥呢?等你做了老大,兄弟们也得这样伺候你,可是看你那熊样,做得了人家老大吗?”虎子可丝毫没把这个叫腰子的小弟放在眼里。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是,现在的小腰子竟然是后来威名赫赫的黑帮老大,如今这对话更是坚定了小腰子日后要做老大的决心。

    强子抢了亲回桃花村暂且不提,单说小巧的送亲队伍到了新郎家里,新郎正是王家兄弟的外甥,名叫大炮,大炮这个雅称跟他的小枪可不对应,小枪对大炮有点滑稽。大炮这个人虚荣心极强,又好面子。见几个抬轿的低头不语,便阴沉了脸,“新娘子在哪儿?在轿子里面吗?”

    连问了三遍无人回答,大炮怒从心起,一脚踹倒一名汉子,“养你们干嘛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这尼玛一群饭桶,一群废物!”

    “大哥,我们的亲给人抢了,是桃花村人干的!他们把嫂子掳走…走了,连礼金也带走了。一寸地儿也没留给咱们…还有…”

    “还有什么,说!别他娘像拉屎一样,拉一下又停下,涮了口又继续拉,快说,谁干的!”大炮脸更阴沉了,甚至面目变得狰狞起来,这是大发雷霆之前的征兆,出人意外的是大炮抚平心中的怨恨,竟然冷笑道,“好,干得好!拉屎撒尿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有种!”

    “是强子一伙人!他们把媒婆绑起来扔在了轿子里,还用臭袜子塞了媒婆的嘴,最可恶的是他们把聘礼都拿走了,让我们抬着一箱石子回来交差,说您看了就会懂,不会责罚小弟我们!”

    大炮一听更是火上添油,“操你妈的,你听他的还是听我的,叫你妈的吃屎你也吃屎吗?叫你抬石子,你们就都抬石子,那我叫你们去死,你们去不去啊?”

    “只要老大要我们死我们不敢活,老大要我们三更死,我们绝不敢拖到五更!”

    “够讲义气的哈,好,媒婆在哪里?”大炮掀开轿子差点晕倒,实在太臭了,都说懒婆娘的裹脚布越裹越臭,果真如此。“我说王婆,不是我大炮说你,你这矫气(脚气的另一种说法,带调侃戏谑的味道?)实在太熏人了,多久没洗脚了?”

    媒婆好不容易喘口气,差点都要臭死了,“强子这兔崽子,我老婆子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此仇不报,妄为媒婆!”

    “弟兄们操家伙,跟强子一伙人拼了!”不知哪个愣头青率先举起义旗,却被大炮骂得狗血喷头。“操你娘的,你个傻啦吧唧的蠢货,你去桃花村找死吗?想死,哥不拦你,你死后家人和老婆孩子我给照顾,你们去吧!”

    “哪敢劳您费心,那您说怎么办?”这些小弟都知道最近老大最好这一口,黄花大闺女他不热衷,专门勾搭少妇寡妇,谁不知道大炮没那功能,还色心不死。要是把老婆孩子都交给了他,谁敢安心?

    “都说强子有胆有魄,是个做大事的人,我请他来吃酒,你们就这样…听清楚了吗?”大炮对着一帮小弟窃窃细语,众小弟都觉此计甚妙,点头赞成。

    三天过后,强子收到大炮邀请,要他单刀赴会,说是请他吃酒,给他赔礼道歉。众人都劝阻,说是龙潭虎穴,一旦陷入凶多吉少,惟有老三沉默不语。问之三遍,才缓缓开口,“我们抢亲,理亏在我,不去会给人落下口实,还会影响老大的声望,对老大日后不利。去,得去,只是我们要有万全的法子才行。我看我们人去多了于事无补,反而会遭猜忌,索性让我和虎子两人陪老大走一趟,你们只在指定地点周应我们即可。”

    “不行,我不赞同,老大去冒险也得带上我们弟兄,你是后来的兄弟,论身份,论和老大的关系,谁更应该为老大分忧?”老三的建议立刻遭到胖子,二狗子等这些强子的嫡系派的反对,在胖子他们看来,老大对后来的老三和虎子太过器重了,有时候倒把他们弟兄给抛却脑后。这种微妙的心理把强子弟兄分割成了两派,一派是胖子,二狗子,后山这样的嫡系;另一派是外来的老三虎子支系,谁亲谁贵,必然会引起两方的争吵不休。

    强子也感受到了两派逐渐对立起来的趋势,心里担忧,倒想起老三的话,或者这次鸿门宴能让兄弟们齐心也说不定。如果真能如此,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上一闯,这是唯一的机会。错过这次机会,也许他的人真要分裂成对立的两派,倘若如此,不用敌人分割离间,就会土崩瓦解。

    “弟兄们别吵了,听我说两句,不管是谁,只要是我强子的兄弟都要一视同仁对不对?那既然要一视同仁,那大家还是不是好哥们,好兄弟?既然是好兄弟就应该同甘共苦,同舟共济,而不是关键时候自己先乱了,自家人给自家人吵起来有意思么?我决定了,老三和虎子跟我一起去,胖子和二狗子带上所有弟兄埋伏在林子里。若是他们还不死心,敢追杀过来,我们就打他埋伏,叫他全军覆没!”

    “好,好,好!”弟兄们群情激愤,连叫了三声好,可以说声势气贯长虹,动人心魄。

    强子让人先埋伏在东头村分隔两头的林子里,自己和老三三人到了大炮的宅子,这时的大炮住宅俨然成了最高统帅府,门口守卫森严,有专人把守。强子两手空空,啥也没带,这往里面走,被把守给拦住,“你是谁,我给你通报!闲杂人等是不准踏入半寸,否则乱棍打死尔等!”

    果然是鸿门宴,没进门只在门口就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不用说房屋两边必然都埋伏着刀斧手。只要强子稍微不称他们意,恐怕就要身首异处,有的来没得回,领回去只能是一具死尸。

    “你俩在门口等,我们老大只请了他一个人!”把守把虎子两人拦在屋外,倒领着强子一人进了里屋。原本他以为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宅子,进了内院才知道,是一座硕大的花园,道路弯弯曲曲,到处是假山树木花草,果然是神仙逍遥的好住处!

    走过红色长廊,才见一座大宅子,大门敞开着,仿佛随时准备迎客似的。“老大就在里面,你自己去找他!”把守说着就离开了。

    强子摸了摸门梁柱子,都是上好的木材,这种木材至少是百年以上松木或者樟木,可谓珍稀异常。“没想到堂堂村霸大炮竟然这么奢侈铺排,这老大做的可真会享受!”

    再看看梁柱之上到处雕龙画凤,岂止是奢华,简直就像王公贵族豪绅人家!

    进了大宅门,便见大堂中央搁着一个大笼子,笼里装了一只吊睛白额大虫,老虎身长两米有余,血盆大口,尖牙利嘴,一双虎目眈眈,当真唬人!强子也算见多识广,从没见人有这癖好,专养猛兽凶禽,养这些凶物干啥?吃人杀人,玩人,或者自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