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香艳桃花村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坑爹的妇联主任(来晚了,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一百七十九章坑爹的妇联主任(来晚了,两更)

    强子在办公室门口就愣住了,这就是他堂堂妇联主任的办公场所?这不是开玩笑吧,我勒个去!瞬间脸呈腊肠色,这哪里是办公的地方,这分明就是人家自家的住所嘛,旁边就是茅厕和猪棚,开什么玩笑?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倒也幽默,万一尿频尿急上茅厕就方便多了,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去调戏猪棚里的同志。舒悫鹉琻强子颇有些自嘲,也不管欧阳小龙那讶然的眼神,径直进了临时办公场所。

    这就是普通村民泥砖瓦房,不开灯里面晦暗一片,伸手摸不着黑。“这太夸张了吧?老曹可是说的好好啊,分明说是平房,没想到...这成啥样了,要是堂堂政府公职人员住这种地方,我跟乡长都不好交代,回头我就跟老曹说说,让他重新安排。开什么玩笑,这地方是人呆的吗?”

    欧阳小龙没等强子说话,就抱怨开了,仿佛受到不公正待遇是他本人,抬腿就要往外走。其实不是他想给强子一个台阶下,而是因为忍受不了里面酸腐霉味,找个借口要走龛。

    强子开了灯。地面虽然不算平整,但还算干净,看样子他来之前是有人专门为他打扫了一番。

    再四处看看,桌椅板凳倒也齐全,正诧异这家屋子的主人是谁,就听到一个让人顿觉精神爽快的声音说道,“主任同志是你到了?屋里已经收拾好了,你权且在此办公,我暂时去我小姨家住住。”

    强子才看清了来人,身材饱满,面带桃花,尤其是半露的肌肤犹如羊脂美玉,看得强子心猿意马庆。

    “忘了给老弟介绍,这是留珠嫂子,长得真是可人,可惜如此玉人,命却不好,年纪轻轻守了活寡!”听欧阳小龙说话的语气似乎跟这年轻寡妇有过交往,当然也有可能是通过曹家人解说才知晓,因此也支会他一句。

    寡男寡女,说不定就出问题,因而留珠嫂子才说要去小姨家走亲戚。强子只说了感谢,倒也没想太多,如今已是有家室的人,浪子心怀该收一收了。更何况,马上要做父亲了,为人父可要做好榜样,不然上梁不正,这小的料不定就长成歪瓜裂枣。

    留珠嫂子很有深意望了他一眼,心里充满了困惑,强子小霸王之名他早已耳闻,本想此人应该是浪登之徒,没想到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那一抹惊艳。

    留珠自认为凭美貌是没有男人能够抗拒的,更别说那些色徒浪子。强子的表现反而激起了留珠心里极大的渴望,那种想要被征服的感觉像涌泉一样溢出。

    “愣着干嘛,送嫂子出门,这点小事还用我教你吗?”欧阳乡长也感到此时的氛围很古怪,可是又说不出这一男一女哪里不对劲。强子一愣,赶紧回报一个歉意的微笑,“我送嫂子,嫂子慢走!”

    嫂子?留珠对这称呼很不以为然,也没把这事放心上。迈着漂亮的步子走出门槛,强子第一次见女人走路走得如此优美,简直可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了。

    “看傻了吧?我啊一看就知道你小子是故作镇定,心里早就小鹿乱撞了是与不是?泡妞可是你专业和强项,现在反而畏畏缩缩,不像你金枪小霸王啊!”

    “还是哥懂我,可小弟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以前那些荒唐事还是休要再提。”强子说笑着,把用得到的东西留着,把没用的物什家伙搬进旁边的小杂物。欧阳小龙鼓励了他一番,就抬腿要走。

    这地儿味道他实在受不了,隐约间还能闻到一股只属于女人特有的气味。真难为留珠,一个人守着日子,寂寞难耐苦煎熬啊!摇了摇头,叹口气出去了。

    强子随手推来一张长凳,一屁股墩儿坐了,方瞅见桌上堆着厚厚一摞文件书本,就不由倒吸凉气,“这坑爹的主任啊,明知道老子不认识多少字,还把这么多文件扔给我,这是哪个臭小子在整我,难道是曹节那混小子?”

    真是阴魂不散,这么久不见此人,可人家心里还惦记着咱,因而摆好了局等他入围呢。

    既来之则安之,可头疼的还是这堆文件,怎么办呢?来趟这浑水是吃饱了撑着还是闲着没事做,反正两者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自己找虐,这下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捧着脑袋,装模作样看起书来,刚开始还来点精神,越到后来越觉困乏,眼睛睁着睁着就慢慢合上了。

    “小芳,你等着我啊,走那么快干嘛?”强子跟在一个靓丽背影身后,不管怎?么追逐,只能更近,但永远无法近距离接触。

    缤纷小路通向光亮的世界,两旁的桃花落英嫣红,铺在小芳前行的道路上。花瓣抽在强子脸上,就像棉絮包裹一样轻柔而温暖。

    眼前那身影还在向着光亮处跑去,强子接近才知道路的尽头是一棵百年樱花树,而那身影也如樱花一般美丽妖娆。

    “小芳,我等你好久了?”就在小芳即将消失的那一刻,强子深情呼喊她的名字,希望对方能够回头,就算只是回头看他一眼也心满意足。

    “你真的在等我么?”美丽身影停住了步伐,但她依然没转过身,只有那完美声音弧线在强子耳里犹如最美的乐符。

    “我一直都在!”强子很激动,以为她会回心转意,可是她蓦然转过身让强子大吃一惊,竟然形似小芳,而模样却是...没错是那年轻寡妇的哀怨表情,这一回眸让强子瞬间从梦中惊醒,口里喃喃自语,“怎么会是她,怎么可能?难道你我注定无缘?”

    强子自己都不知道后面那句话是说给谁的,或者他跟小芳无缘,或者跟眼前那位留珠嫂子无缘,奈何情深缘浅,谁知我心?这是那个背影留下最后的一句话。

    “奈何情深缘浅,奈何情深缘浅?”强子痴了,久久望着坑坑洼洼的泥砖墙面。真的注定无缘么?

    “咳咳,许主任可在?”地地道道外地口音让强子从傻愣中惊醒,看对方操着外地方言,再看此人长得歪瓜裂枣,看了第一眼就不想看下去了。“你是?”

    “我是你的助手,我叫二流子,今年四十五岁,男,未婚,邻县乌龙村人,职业在家务农,来到妇联处报个啥名...”自称二流子的干瘦男子唠唠叨叨说了大通,直到强子皱眉,心里骂道安排这样的人来做我的助手,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强子是恼了,本以为只是妇联主任不好当那么简单,没想到这曹家到处玩弄心计,到处让他难堪,这是真把他当软柿子来捏啊。我强子是什么人,以前可是远近闻名的混混,吃喝嫖赌样样全有,如今改了邪归了正,反而让人骑在头上,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

    遇到我,你就是龙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也要看功夫过不过硬,虎鞭够不够结实,弄个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曹家人走着瞧,这事我先记着!

    “你可认识字?我可不收闲人,你做得来就留下,做不来就走人!”强子可不是会讲客气的人,曹家的狗腿子,用不着讲情面。“识字?曹组长没说识字,他要我来我就来了,其他的可什么都没说。”

    “那你会干嘛?”强子这才语气缓和些,听二流子这人说话,似乎暗指他不是曹家的人,这曹家行事方式让他有些琢磨不透了,随便就找个人来,他爷爷的奶奶的爷爷这得多随便?

    不是曹家的亲信,居然随便让个二流子来当这个助手是什么用意?“你真名叫什么,公共场合叫二流子难听,改了!”

    “是是是,我改,我叫黄五,姓黄的黄,一二三四五的五,今年四十六岁...”

    “打住,谁问你年龄了?再说你方才不是说自己四十五,怎么一转眼又长了一岁?也没看你怎么长高,前言不搭后语的。”

    “我说的是虚岁四十六,吃四十六的饭。”

    强子也不愿在年龄跟他较真,“那你具体能干嘛?”

    “我会刨地,种庄稼,种的一手好果树,人家都管我叫自成才。”

    “什么是自成才?”

    “自己摸索成为天才,我靠的是自己勤劳的双手和致富的大脑...”

    强子倒觉得黄五挺有趣的,反正身边也需要一个跑跑腿,有免费的劳力不用是傻子,反正工钱又不管他要,管他呢!

    “会做木工吗?我需要一块牌子,你把计生办公处这几个字镌刻在木板上,好歹也要撑起乡政府的门面。”强子交代任务下去,黄五听说做木工,这个他擅长,家里邻坊木柜家具都是他一手制作的。

    刻几字而已,小菜一碟,不用半刻钟,就把木牌做好了。用铁钉固着在门板高处,让人见了就知道计生办临时办公场所是在此处,方便人民群众。

    “做的挺好的,看不出来黄师傅不仅木工做得好,连刻字也讲究,好苍劲的笔锋,大气而内敛。”

    “许主任好眼?光,我老黄的笔锋可是花了些许功夫的,多少还有点名气。看不出来许主任不仅能做大事,还很有学问呢!”

    “哪里,哪里当得起有学问这句话,瞎说的!”

    “领导谦虚了,我要多向领导学习,做一个优秀助手!时刻牢记着毛主席的教诲,跟着党走!”

    “说得好,就凭你这份觉悟,我要你了!”

    “谢领导!”

    好端端的对话,变成了领导和下属之间相互吹捧。吹捧中敲定了二流子的去留问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